第45章好戏终散场

更新时间:2018-11-20 19:42:13 作者:南窗下 字数:1271

月落星沉,晨光微熹。

  天空从静谧的黑变成了深沉的蓝,然后泛起了鱼肚白。

  下了一夜的雨终于消停,窗前的树枝随着清风飘荡,叶上还有水珠滚落下来。

  好戏散场了,回到清晖院,我就发起了高烧。

  许是看到太多,负荷不了。

  许是心里压着太多东西,终于垮了。

  我不停地做光怪陆离的梦。

  我梦见了躺在产床上的母亲,梦见了刁钻刻薄的叔婶和奶奶,梦见了明月楼里严厉的教习先生们,梦见了朝我一脸淫笑的刘员外……

  忍冬说我浑身滚烫,不停地说让人听不懂的胡话。

  她们吓得赶紧把刘大夫寻来。

  刘大夫说:“表面看上去强健的像头牛一般,实际上底子很差,内里虚损,再加上平日里忧思过重,更是雪上加霜。这身子要好好调理,否则早晚得废掉。”

  然后虎着脸问:“我之前给她开的调理药是不是偷懒没喝,要不然这脉象也不至于没什么起色啊。”

  迎春好几回都撞见我偷偷把味道难以言说的腰偷偷地倒到花盆里,忍住了没把我供出来。

  “这次得盯着她好好吃药,否则我就不管她了。”开了药方,就大步流星地走了。

  忍冬她们轮流给我擦身降温。

  折腾到天快亮的时候,烧才退下去些。

  说来也怪,我已经很好几年没有大病过了。

  在明月楼那么艰难的三年,我硬是挺住了。

  我缓缓醒来,发现自己正趴在三郎的怀里,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来的。

  府里面乱成一锅粥,事事需要他去处理,他的眼底隐隐约约有了青影。

  我什么忙都帮不上,还需要他照顾。

  我动了一下,他感觉到我醒了。

  “你醒了,生病了怎么也没让人去通传我一声?”他问。

  “我想昨天事情那么多,你已经忙得脚不沾地了,而且也不是大病,没在意就没说了。”我仰头望着他,他的眼睛里都是我的倒影,楚楚可怜的模样。

  果然,他马上心软了,良久无言,只是将我搂紧。“傻瓜。以后可不许这样了。”

  “嗯。”我应声道。

  “三郎,我是不是让你蒙羞了?”我犹豫了半天,还是问出口:”我从青楼里待过这件事,已经有越来越多人知道了,盖也盖不住。别人会在背后笑话你。”

  “别瞎想,我从一开始就是在明月楼里遇到你的。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别人怎么说跟我又有什么关系,何须在意?”他轻轻地摩挲着我的背,安慰我。

  可是我在意,我不想别人在背后笑你,我心里想着。

  “你好好养病。”三郎正色道。

  他拉了拉帐边的金玲。

  逢秋进来了:“少爷,姑娘的药已经煎好了。”

  “药端过来吧。”

  不知道刘大夫是不是惩罚我,这个药味道十分可怕,闻着都有点让人作呕。

  我整张脸都纠结在一起,他看了忍不住笑出来。

  他马上绷住脸:“你是要自己喝,还是我喂你喝?”

  我马上把药一滴不剩地灌下去。

  逢秋机灵,已经准备了蜜饯。

  我连吃了好几个都没压下那股苦味和怪味。

  一整个晚上高烧,虽然有擦身,可我出了很多汗,一身黏腻,难受得紧,便起身去洗漱沐浴了。

  从净房出来,我坐在镜前梳发。

  “要不你把我送走吧。”我忍不住出声。

  他本是斜倚在床榻之上,听到我这话,默不作声。

  走到我身后,接过我手中的玉梳。

  “无论何时何地,我是不会放你走的。”语毕,他给我梳起长发。

  我从镜中看着他。

  四目相对。

  他突然展颜一笑,如同冰雪初融的暖阳般。

  “好好的留在我身边,什么都不要想,我会处理好的。”

  我唇角微动,半晌才吐出一个“好”字。

  这事情,始终是梗在我心上的一根刺。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