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好个环中环

更新时间:2018-11-19 12:06:00 作者:南窗下 字数:1098

“贱人,你血口喷人!”程域回骂道,“是谁主动写信约我山洞里见的?是谁说自己跟寡妇似的独守空房,长夜漫漫,寂寞难耐的?”

  狗咬狗,一嘴毛。

  厅里面已经炸开锅了。

  “哎呀,真是伤风败俗啊……”

  “夫人这也太不守妇道里……”

  “四少爷本来就风流惯了,没想到手都伸到三少爷房里,啧啧啧……”

  “这在我们那得浸猪笼,造孽啊!”

  三郎抬起手来示意。

  厅里瞬间安静下来。

  “那么,吴氏,我们好歹夫妻一场,我给你两个选择,一是浸猪笼淹死了事,二是给你封休书。”三郎又坐回原来的作为,食指在桌上轻叩:“你选哪一个?”

  吴氏恨恨地说:“事到如今,我还有选择吗?”

  她死死盯着三郎,想在他脸上盯出一个窟窿,“程池,这都是你逼的。自成婚那日起你就没有碰我,还一出门就五年不回来。你当我是死人吗?我凭什么给你守活寡,活该你当千年王八戴绿帽子!”

  “我声败名裂了也要拉你下水,让全天下的人都耻笑你,在背地里戳脊梁骨,呸!”

  说罢,吴氏朝三郎吐了一口口水,奈何离目标太远,没中。

  三郎连表情都没有变过:“你以为我在乎吗?从你伪造画像的那一刻起就应该想到会有这么一天。”

  “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把吴氏拉出去打五十大板,打完板子后让她带着休书滚回吴家,她从吴家带来的任何人和物,全部扔回去!”

  吴氏嘴里还在不干不净地叫骂着,拖走她的家丁索性拿了地上的布团往她嘴里一塞拉走。

  “哦,现在该轮到你们俩了。”三郎饶有兴致地看着跪在地上的母子俩。

  陈姨娘嘴被塞住,只能发出“呜呜呜“的声音。

  程安示意人上去拿出布团。

  “三少爷,我跟你素来井水不犯河水,你又何必为难我们,域儿和我是有不对,但是已经被你打成这样,你也该消气了,就放过我们吧。“陈姨娘嘴巴红肿,说话还是不大利索。

  “陈姨娘,我们今天要说的可不止这个事情。”

  “你什么意思?”

  “我们今天有的是时间,有新账旧账慢慢算,程安,把人带上来。”

  上来的是一个五、六十岁模样的老妇人。

  “陈姨娘,你还认得这是谁吗?”

  陈姨娘盯着来人看了好久,没有分辨出来。

  “让我来提醒你一下,这是二十五年前给你接生的王氏。”

  “是你,怎么是你,你不是已经死了吗?!”陈姨娘惊叫起来。

  “李氏,你跟我说说当年发生了什么事。”

  “是,大人。老妇人我三十年前在柳城以给妇人看诊、接生为营生,也就是医婆和稳婆。”王氏福了身后开始讲起:“有一日,有个打扮富贵、身怀六甲的夫人找到我,她给了我一百两还有一些金银细软让我定期去给她诊脉直到生产,我有些纳闷,寻常看诊和接生哪里需要这么多银钱。她这才说出要求,她要我帮着篡改腹中胎儿的月份,怀胎七个月要说成五个月的,需要提前两个月。老妇人那时候被银钱诱惑,鬼使神差地就答应了。”

  三郎指了指陈姨娘,“那这妇人腹中胎儿后来如何了?”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