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堂上且休妻

更新时间:2018-11-18 12:00:00 作者:南窗下 字数:1144

已经入秋了,秋老虎也只会在中午蛰伏,黄昏已至,秋风都带着一股寒意。

  夜带着潮气,浸润着空气。吸一口,有些沁凉的感觉。

  星星扯破了夜幕,三三两两地钻了出来。

  这程府暗藏的污秽也要钻出来了。

  我们一行人来到前厅。

  此时,灯火通明,亮如白昼。

  而吴氏已经被带到了。

  看得出来,她被罚禁足的这一个月不好过。

  她比之前苍白了几分。

  来的路上估计她已经听到了一些只言片语,大感不妙,脸上带着一丝慌乱。

  前厅外,围了一群的下人。

  人太多了,挤得水泄不通的。

  看到我们来了,马上让出一条道让我们进去。

  我不好上最前沿看,就找了比较隐蔽的角落。

  可谁曾想,三郎大喇喇地把自己戴绿帽的事情昭告天下啊。

  他不嫌丢人吗?

  还是他本意,就是要把事情搞大?

  其他的当事人吴氏、程域、陈姨娘都到齐了。

  只不过,后两个人被捆起来,嘴巴被布团塞住。

  好戏该开场了。

  他们三个跪坐在地上,想要爬起来,却被身后的家丁压住了。

  三郎很悠闲地端坐在上首,手里端着一盏茶,慢慢地饮着。

  “吴氏,你可知道今天为什么要找你吗?”

  “夫君,我这一个月被你禁足在祠堂罚跪,还抄写佛经,一直安分守己,没有出来惹事。淑贞实在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过错。”吴氏道。

  “哦,今天不巧在你房里发现了一些有意思的东西,想给你看看,你跟我们讲讲那些的都是什么东西。”三郎人畜无害地笑起来。

  程安立马遣人把搜罗出来的东西全都搬上来。

  当吴氏看到这些东西之时,如同跟见了鬼一样。

  她大声叫了起来:“这些女人家用的东西都是我自己添置的,并没有什么问题啊。”

  “哦,这样,那这个也是你自己写的吗?”三郎指了下程安手上的一叠书信。“据我所知,你的字都认不全,字写得更是不能入眼,怎么会写得出这些句子?”

  “你来念一段怎样?四弟?”三郎放下手中的茶盏,站起身来,慢条斯理地走向程域。

  程域吓得直哆嗦。

  “程安,还是你给大家念一段听听,好让夫人和四弟回忆回忆到底是谁写的。”三郎说。

  “是,少爷。”说完,程安一本正经地开始念起其中一首诗:“浅酒人前共,软玉灯边拥。回眸入抱总合情,痛痛痛。轻把郎推。渐闻声颤,微惊红涌。试与更番纵,全没些儿缝,这回风味成颠狂,动动动,臂儿相兜,唇儿相凑,舌儿相弄……”

  我的天,这艳词尺度也太大了,我们听得目瞪口呆,面红耳赤。

  “我不在程府的这五年,真是辛苦你了四弟,帮我照顾你嫂子,都照顾到床上去了。”三郎走到程域身前,拔出塞在他嘴里的布团。

  周围一片哗然。

  程域嘴巴一得到自由,看铁证如山,通奸的罪名已经无法坐实,赶紧认错道:“三哥,三哥,我错了,我错了,你饶了我吧。都是这个贱人主动勾引我的,都是这个贱人的错,不关我的事。”

  “程域,你这个浑货居然敢过河拆桥,我撕了你这张臭嘴。是谁先给我送礼物,给我写诗,跟我偶遇的,是谁半夜爬上我的床的?!”吴氏状若疯癫般急促辩解着,同时大声斥骂着。

  这套路怎么这么耳熟……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