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阻他人前程

更新时间:2018-11-15 12:29:00 作者:南窗下 字数:1109

这里离庆城有千里之遥,除了程安知道我的底细外,没有任何人知道我的过去。

  那陈姨娘是怎么知道的?

  清晖院一到夜间,向来都是门锁紧闭的,程域是怎么进来的?

  院墙这么高,墙角也没有爬行的痕迹,这么说,清晖院有内奸?

  那到底谁是内奸?

  没多久,程安就来回复了。

  他一脸纠结。

  是伴夏!

  程安喜欢伴夏,素来交好,有一次不小心说漏嘴了,说出我是被三郎从明月楼带出来的。

  虽然,后来伴夏再问明月楼是什么地方,程安三缄其口。

  聪明的伴夏思来想去,就猜到了这是个什么地方。

  她看程域这个浪荡子与我相识,便更是自动脑补出一段狗血的过往。

  看我更是鄙夷。

  将我的来处,看似漫不经心,如此巧妙地透露给程域。

  程域知道了,他老娘陈姨娘自然就知道了,剩下的不知道还有多少人知道这事。

  更是在后续的事情中,好一个推波助澜。

  后花园摘桂花那一次,就是她向程域通风报信的。

  她见我安然无恙地回到清晖院,心有不甘。

  又和程域里应外合。

  到二更时,伴夏就偷偷把角门打开,把程域放进来。

  不巧,前半夜下了一场小雨,地面微湿。可,后半夜早就干了。

  她的绣花鞋上就沾了些泥土。

  我的房门是从里头锁好的,没有钥匙的情况下不用暴力是打不开的,我怎么会睡那么死没有察觉。

  原来,她居然在我的红枣茶里放了迷.药。

  还好我当天晚上喝了药后有些腹胀,红枣茶只饮了两口就不喝了。

  要不然,都不知道事态会有多严重。

  我想想都后怕。

  伴夏被扯出来,披头散发地跪坐在地上。

  然而,我内心实在是不愿意相信是她。

  可这些天,突然发生的事情又都可以理解了。

  “伴夏,为什么是你?为什么?我与你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啊,你为什么要害我。”

  伴夏抬起头,盯着我,眼睛就像淬了毒一样,“哼,事到如今,被你们抓到了,我也无话可说。”

  伴夏在程府的一众丫鬟中,算姿色最佳。

  “我平日里待你不薄,也没有苛待你,自问也没有得罪你的地方,你为什么要伙同他人这样对我?”我追问道,我想得到答案。

  “我六岁就被郡主安排过来伺候少爷,从小就认定自己是少爷的人。即便少爷成亲了,即便少爷五年不归家,我也一心一意的等待着。”

  “吴氏不过是个作为摆设的无盐女,少爷对她根本不上心。我是程府里最齐整的丫鬟,总有一天少爷会看到我的。”

  “可是我好不容易等回了少爷,却也等到你。自从有了你,少爷更不会看我一眼。”

  “你要是个名门闺秀我也就认了。可你算是什么,不过是娼门出来的窑姐,靠着一张脸和娼门里学到的狐媚手段,怎么配的上少爷这般珠玉一样的人儿?”

  “只有毁了你,我才有机会。如果你被少爷最讨厌的四少爷糟蹋了,你成了残花败柳,少爷还会要你吗?”伴夏许是憋太狠了,有了机会就把心中恨意一五一十地都说了出来。

  “原来是这样,又是这样。”我终于明白了。

  继而问她,“伴夏,你说这个世上会有女子甘愿沦落风尘吗?”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