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不过是个妾

更新时间:2018-11-14 12:29:00 作者:南窗下 字数:1331

三爷回来了!

  陈姨娘就像只被人掐住脖子的鸡一样,顿时没了声音。

  一股寒意从脚底窜起,我瞬间整个人都开始发冷。

  我感觉到周围的人开始指指点点了。

  他们好像隔着一层水幕说话,说得内容我已经听得不太真切。

  我能猜到他们说什么。

  我本来就习惯的。

  我应该已经习惯的。

  习惯被人指指点点会,习惯被人骂,习惯将尊严放得很低,习惯假装很多事情没听见……

  可是为什么会这么难受?

  那不光彩的过去,我是抹不掉的。

  我本来假装那一切都只是一场梦,一切都不曾发生过。

  但它确实存在过。

  我无法回避。

  即使,我不在意比人怎么看我,但我在意别人怎么看他。我不想让他蒙羞。

  我们之间隔着一层看不见的膜,他不愿进来,我也不能过去,关系如此岌岌可危。

  我和他之间,虽然有不信任,虽然有无法承诺,虽然有不可触碰的地方,可并不妨碍我喜欢他,我有种患得患失的感觉……

  我如同穿着华丽的衣服,等待在沼泽地里。

  明知最后是万劫不复,却依然那样执着,那样贪恋他带给我的一切,短暂的温暖。

  真真是低到尘埃里。

  直到他开口说话,我的意识才慢慢回笼。

  “程安,搬弄是非,辱骂主子,应当如何处置?”

  对了,这种高门大户里,姨娘在嫡长子面前只是个奴才。

  “回少爷,搬弄是非掌嘴十下,辱骂主子掌嘴三十,可酌情发卖或杖毙。”

  “先掌嘴吧,打完再清算。”

  “三少爷,我再不济也是你爹的姨娘,你不能发落我。”陈姨娘嘴硬道。

  “不过是个妾。”三郎轻“哼”来一下,一脸寒意。

  行刑的人得了命令,下死力,左右开弓,四十个巴掌扇得陈姨娘的脸颊都肿了,嘴角还在渗血。

  “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三郎问我。

  我张了张口,发不出声音。

  忍冬看我失魂落魄的样子,有些不忍。

  就把所有情况一五一十地都说了。

  三郎听着听着,面色越来越难看。

  “程域在哪里?”

  “回少爷,在柴房关着呐。”程平赶紧答道。

  “把那个混账给我带上来。”三郎的脸色已经黑得可以滴出水来了。

  程域被解开绳索扔到地上,嘴里塞着的布被扯了出来。

  他的眼睛肿得只剩下两条缝的,视线也不大开阔,没有看到站在一旁的程池,开始大叫:“你们这群狗奴才居然不认识爷是谁?还不赶紧把我放开!”

  他挣扎着爬起来,眼一瞥,看见自己老娘捂住嘴“呜呜呜”地叫,冲他拼命摇头。

  “娘,你怎么了,你说清楚一些啊?我听不清。”

  “真是死到临头都不知道啊,我的好弟弟。”三爷双手抱胸,嗤笑了一声。

  程域一听这声音,不自觉地打了个寒颤。

  他以前就没少挨程池的痛揍,看到程池就跟老鼠见了猫一样。

  过了五六年,他见到程池还是有点条件反射。

  “啊,三哥,你怎么回来了?!我……我是冤枉的,别听这些贱人栽赃,都是这个贱人勾引我的。”程域慌不择路,赶紧甩锅,往我身上泼脏水。

  隐藏在三郎身上的戾气终于爆发了,冲上去就是对着程域踹了一脚。

  一脚把程域踹地直接飞出几步远,然后倒在地上,“哇”地一下吐出一口血。

  “三哥,三哥,别……别打我,我错了,我错了。”程域痛得直打滚,还不忘求饶。

  院子里的人都吓傻了。

  我从来没见过温润如玉的三爷,这么暴力的一面。

  也就那么一瞬,三爷立刻又变回来原来的那个三爷,慢条斯理地走到程域面前,蹲下,轻轻地拍拍程域的脸。

  “你舒服太久,都忘记怎么做人了,那我来好好教教你。”

  程域听了这话,身子如筛糠般抖了起来。

  说完,转身吩咐程安。

  “程安、程平,你们两个去查查整个事情是怎么回事?”

  “是,少爷。”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