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风雨欲来前

更新时间:2018-11-11 12:23:00 作者:南窗下 字数:976

府里的仆役们听到呼救声,赶紧跑出来救人。

  我躲在假山边上,看到程域被捞起来,就放心的回去。

  这算是给以小惩大诫。

  回清晖院后,我看到伴夏一副闲适的模样,站在庭院里跟程安在说话。

  我不禁心里还有些纳闷。

  “伴夏,你不是回来叫人去后花园摘桂花的吗?人呢?工具呢?”

  “姑娘,你怎么回来了?”伴夏的脸上闪过一丝慌乱。

  不知道是不是我看错了,但是她的表情很快就恢复了平静。

  我的眼角瞥见她捏了捏自己的衣袖,然后清清嗓子说,“姑娘,我这刚要让程安哥帮我安排人手呐,是不是啊程安哥?

  程安一头雾水地看着伴夏,随即好像突然间想起来了一样,”哦,对对对,伴夏正和我说这事呢。”

  我眼睛不瞎,很明显程安根本只是想帮伴夏圆过去。

  算了,我不想在这事上多纠缠,只会徒增麻烦。我摆摆手,“不用了,我也只是一时兴起,现在也不想吃桂花糕了,就不折腾大家了。”

  说罢,我就往正厅里走去。

  跨门槛的时候,我扶着门框,看到程安拉着伴夏问。

  说什么听不真切,看嘴型好像是“你在做什么”。

  心累。

  清晖院看似平静,实则开始暗流涌动。

  三郎去邺城打理手下的生意,已经十日了,还没回来。

  就短短几日,我已经开始有点“老大嫁作商人妇,商人重利轻别离”的怨妇感了。

  天啦,这不是好兆头。

  程域自从上次荷花池一役后,好像消停了。

  吴氏被禁足在祠堂里最近也很老实。

  太平静了,有种风雨欲来前的平静之感。

  这么多年,我在糟糕的生存环境下训练出来的直觉是非常准确。

  此刻,心里开始隐隐不安起来。

  我一个人觉得房间空荡荡的,就早早的熄灯睡觉去了。

  夜间,迷迷糊糊地睡梦之中,我莫名地感觉有人在看我。

  谁在看我呢?

  在自己房里,应该没有人会看见自己,所以我应该只是在做梦。

  昏暗中,有人伫立在月光照不到的阴影里,只有猩红的双眼格外显眼。

  他看着榻上的人,薄薄而服帖的寝衣让其下的躯体曲线毕现。收紧的是腰,翘起的是臀。

  他第一次见到女人可以睡成这样。

  没想到美人春睡的这副画面这么美……

  他不由自主地走上前,抱住我……

  我瞬间醒了,若是再不醒该完了。

  我感觉到紧紧地拥住我的是个男人,身体炙热,力道很大,推都推不开。

  我吓得脸都白了,就想叫人。

  可我实在被人压得太紧了,呼吸都有点困难。

  他察觉都我醒了,用力捂住我刚想张的嘴。

  我怎么也想不到府里竟然会有这种胆大贼人闯入,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吗?还偏偏闯入了我的房里。

  我该怎么办?

  “别叫,小嫂子,小美人,是我。”

  这声音……如此耳熟!

  怎么是他?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