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礼尚需往来

更新时间:2018-11-02 23:26:39 作者:南窗下 字数:1618

晚上,我却没有胃口,没吃几口就歇息。

  内心很明白,无论是蜂,是蝶,还是苍蝇,在某种本质上的属性是一致的。

  目的使然,动机不纯。

  .

  随后几日,那个浪荡子程域像苍蝇一样烦人。

  不停地在我附近嗡嗡乱叫。

  这不,早上又让人送了时下最流行的脂粉还有一些裙衫。

  美其名曰,“一点薄礼,孝敬给小嫂子,不成敬意。”

  过一会儿,又让人送了一些最近大热的话本。

  许是打听到我的喜好,平日喜欢看这些东西打发时间。

  昨天,还送来些金银头面。

  说是在铺子里看到,觉得特别适合我。

  真是让人不胜其烦。

  这种烂到大街勾搭人的招数,我在明月楼见多了。

  论勾搭人我还是你祖师爷,不对,是祖师婆婆。

  送的东西在耳房里,已经能堆成一座小山了。

  忍冬她们都已经无语了,对这个四少爷的厚脸皮叹为观止。

  送东西还不算,开始搞偶遇。

  这不,我刚带着伴夏去后花园赏桂花。

  “伴夏,你闻,这个桂花好香啊,我们要不一会儿采些回去让厨房做桂花糕?”

  “好啊,姑娘,那你在这里等着,我去叫人拿工具过来帮忙。”伴夏刚说罢就不见人影了,动作可真快。

  我全神贯注地研究着桂花树,琢磨着要从那边下手。

  “桂花香,但是桂花哪有小嫂子你香。”程域就像从地底下冒出来的一样,悄无声息的。

  我吓了一跳,拍拍胸脯。

  “四少爷你怎么在这?”要是早知道你在这,我就不来了。

  “我想你想得紧,就出来走走,没想到上天怜我,让我们相遇,我们真是有缘。”程域一脸深情。

  有缘你个大头鬼,明明就是你跟着我,我听了这些话都快恶心吐了。

  面上不显。

  “四少爷你可真会开玩笑。”我想绕过他。

  他往左一晃,挡住了我的去处。

  “小嫂子别走啊,我送你的那些东西你可喜欢?”他穷追不舍。

  “哦,那些礼物是送的啊,真是劳烦你费心了,三郎已经给我买了好多,一整年都用不完,以后就不劳你费心了。让你破费我也实在是不好意思。”我瞧见他右边的空档,想钻过去。

  他又往右一挡,挡住我。

  “小嫂子这么美的人物,就应该用金玉堆砌才行,才不算辱没了你,我那群芳院别的没有,就是不缺宝贝呐,小嫂子想不想跟我去瞧一瞧?”

  我的无名火马上冒了上来,这几日憋了一口气,没地方出。

  这有个送上门来找打的,我就不客气了。

  眼珠子一转,计上心来。

  “四少爷那都有什么宝贝啊?说来让我听听,别不是诓我。”

  我装作一副非常感兴趣的样子,不动声色地往荷花池边上走,已进入初秋时节了,池塘里的荷花都谢了,只剩下一些残荷在浅浅的水面上耷拉着,水下是厚重的淤泥了。

  “哪能啊,我骗我亲娘也不会骗小嫂子你。别的不提,我那南海的夜明珠,在外头这可是一珠难求的,我那多得跟米一样,给小嫂子送一匣子,缀在绣鞋上或是做耳珰都是极好的……”他以为我上钩了,便开始絮絮叨叨吹他的宝贝。

  “我听说南海的夜明珠可是又小孩的拳头那么大的啊,可是真的吗?”我一脸惊奇地问。

  “那是自然,小嫂子喜欢,尽管跟我去取。”程域地嘴都笑得咧开了。

  “哎呀,我的帕子掉下去了。”我扶了扶我的发髻,手一松,锦帕飘进了荷花池,挂在了残荷上。

  突然一跺脚,趴在荷花池边上急得不行,手暗暗地往腋下下死力掐了一把。

  痛得眼泪马上飙出来。

  “什么帕子?”程域问。

  “就是那张帕子啊。”我拭了拭泪水,指了指池子。“全柳城可就这么一面缂丝凤穿牡丹帕子啊,这可是我最心爱的帕子。。”

  “四少爷,你身高体壮的帮我去捡一下吧。”我一脸期待,央求着他。

  “这……我去叫人来帮你捡吧。”他不想去。

  “哎呀,帕子就在岸边,你手这么修长,一伸就能够着。这么点小事都不愿意亲自做,刚才说得都是骗我的吗啊?”我佯装生气。

  程域一看刚哄好还没到手的鸭子快飞了,“好好好,我去还不成嘛。”

  说完,他趴在荷花池上去捞帕子。

  荷花池没有护栏,就是用到人膝盖处的太湖石围了一圈做装饰。

  前些日子下了几场秋雨,上面有些青苔。

  我假意一手按在程域背上,急声催他:“快了快了,你再往前谈一些就能够着了。”

  随后,手稍微一施力,如我所愿。

  “扑通”一声,程域滑下去了。

  我心里暗笑。

  赶紧大叫起来,“哎呀,快来人,四少爷掉下荷花池了!”

  我边叫边跑开,留下被淤泥糊成泥鬼的程域。

  活该!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