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骑马迎轻风

更新时间:2018-11-02 23:15:59 作者:南窗下 字数:1301

三郎是骑马来的。

  因为我们只有一辆马车,春夏秋冬四人都不会骑马。

  若我和三郎两个要是坐了马车,她们就得走着回去了。

  还在考虑这个问题,突然身体一轻,我就被他拦腰举起。

  我这声尖叫还没出声,就被放在了马背上,继而他也上马坐在身后搂着我。

  “程平,你带着她们回去,不用跟着我。”说完,他就打马绝尘而去。

  “少爷,少爷你要去哪里啊?”程平的呼喊声,远远地被甩到身后。

  我的帷帽掉到了地上。

  从来没骑过马的我,吓得直往他怀里钻,死死的攥着他环抱着我腰的双手。

  这匹马通体乌黑,油光水滑,额顶上一个白点,膘肥体壮的,一看就是匹良驹。

  我本想开口问他。

  不想一张嘴就呛了口风,只能赶紧闭紧嘴巴。

  渐渐地马速慢了下来,我也适应了马的节奏。

  “三郎,你怎么来了啊?”我侧过头来问他。

  “小妖精,你就不想见到我么?”他的唇贴在我的脸颊,轻轻地啄了一下。

  “嗯,想啊。”我有些不好意思。“这马真漂亮!”

  “它叫追风,来自大宛的宝马良驹。”他收紧了抱住我的手,“坐稳了,追风可是很快的。”

  “我回府的时候,门房告诉我你们去万佛寺进香了,我想见你,一刻都不想耽误,就来接你了。”他直接叼住了我的耳垂。

  我开始感觉到有点不对味。

  “三郎,这好像不是回城的路啊?”

  “你还有心思想这个。”突然感觉身下有些异样。

  我又不是没经过人事,自然知道那异样的东西是什么,可让我比较惊诧的是,这种情况下他也能情动。

  夏裳本来就轻薄,能清楚地感觉到永高于天气的炙热。

  虽然黄昏已过,可是羞耻感还是不可控制地冒了上来。

  我面红耳赤,都不知道说什么好缓解着尴尬又暧昧的气氛,只能硬生生地受着那戳刺。

  追风还在快速奔驰着,我们的身体随着马的奔驰上下起伏颠簸。

  我的身体不自觉地往上颠,落下的时候坐在了他的大腿上……

  我一缩想要慢慢移下去,却被他拉回来了了。把我钉在了他的腿上,更加密合了。

  “动什么啊,速度这么快,坐着不要动,掉下去可就不妙了。”

  明明这话没有什么歧义,可偏偏我就是感觉出他的不怀好意。

  我浑身就像烧着了一样。

  那羞人的物事一点也不听话,随着冲力往那地方钻,钻着钻着,我就酥软了身子。

  不知何时,追风的速度慢了下来。

  我并没有察觉,无意识地问着心中的疑问:“三郎,我们要去哪里啊?”

  他喘着粗气,没有说话。

  可他那握着马缰的手,借着起伏地动作一下一下蹭着我的胸口。

  又麻又痒。

  我底下一凉,他一下子就冲进来,前未有过的狠,我一口气儿差点没提上来。

  在马上摇晃了下,我生怕自己会掉下去。

  我下意识往后缩,却入得更深了,身后传来他不显的闷哼声。

  而我,紧紧掐住三郎的胳膊,有史以来第一次忘了身份,尖叫了出来。

  一出声,马上压下声音,怕招来人。

  浑身颤抖起来,眼泪控制不住往下掉,红艳艳地嘴唇抖着:“三郎,会有人看见的,这样太羞人了,我们回去罢,我们回去罢……”

  我声音越来越小,喘了起来,生怕有什么声音滑出了嗓子。

  他将身上的披风往前一裹活,把我包了起来。

  “这样就不怕人看见了。”他轻喘,“等会儿我们就回去……”

  然后,追风又开始加速起来。

  回到程府的时候,马车已经停在门口,程平他们一行人早就到了。

  三郎一把抱起我跃下马,我脚刚下地,差点没软倒在地上。

  他一把捞住我,“出息”。

  然后,他抱起我径直往里面走。

  我把头埋在他怀里,装鹌鹑。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