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真怒为红颜

更新时间:2018-11-02 23:49:44 作者:南窗下 字数:1420

三郎安排春夏秋三人好生照顾我,把忍冬叫到前厅。

  “忍冬,把刚才发生的事情的来龙去脉都跟我说一说。”他强调道,“事无巨细的说。”

  “是,少爷。”

  忍冬说完,三郎的脸更黑了。

  .

  在一片刺痛中,我悠悠地醒转过来。

  “姑娘,你醒了,感觉怎么样?”忍冬正在给我擦脸,看到我睁开眼睛欣喜地说。

  我刚想爬起来,一不小心牵到腰。

  “哎呦!”疼的我龇牙咧嘴的,真是舒服日子过久了,皮都不耐揍了。

  听到我的痛呼声,三爷跑进来,“嫣儿,你终于醒了,哪里痛?”

  我看到他,瞬间红了眼眶。

  “三郎……”

  “你先趴着不要动,腰上还有伤。”他坐到我身边,抚了抚的脸,然后握住我的手。

  “我听你的话,乖乖地待在清晖院里,没有出去招惹她,是她主动上门来找我的,我……”我解释道。

  “我都知道,怪我没有保护好你。吴氏那恶妇真是俗不可耐,胆大包天,还妒性极大,不能容人。”

  他看着我,继续说道,“她在府里作威作福,我早有耳闻,本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想去理会,没想到她反倒跳出来在我跟前找事。”

  “这真是瞌睡了就有人送来枕头,我正好一起收拾收拾她,还有她手底下的恶奴。”

  “还好我正好回府,正好遇到在门口撞到程平,我真是不敢想象,我要是晚一步你会是怎样。”他感叹说着,看着我的眼神更加温柔。

  而我心里这会儿,寻思要不要把吴氏给他戴绿帽的事情告诉他。

  现在这个时候说,空口白牙的,没有任何证据,有点落井下石的嫌疑,还是再等等吧。

  “她品性不佳,你又这么讨厌她,甚至不愿意碰她,为什么不休了她?”我问道。

  “还没到时候,况且没了她,保不准没几天老头子就塞李氏、王氏、陈氏过来了,她还有点用处。”三郎哂笑。

  原来她是挡箭牌啊!

  我没有在继续追问下去。

  他看我神色恹恹地,“你小日子来了,又受了伤,好好休息。”

  小日子?

  最近可能是在床上折腾的太过了,再加上棍棒的击打,量就比较大,就被大家误解了。

  “我当时以为你有了身孕却小产了,我杀了吴氏的心都有了。”

  “三郎,你喜欢孩子吗?”我突然想知道。

  “怎么,想给我生孩子了?”他的眼睛眯起来了。“还是在想着用什么姿势和我生啊小妖精?”

  他不欲在这个问题上多谈。

  “没有,我就是好奇,随便问问。”我顺着梯子往下爬。

  “我现在去处置一下外头这些乌七八糟的人。”说罢,就出门去了,有点灰溜溜的感觉。

  我的身份见不得光,生的孩子也会因生母的身份而受影响。

  最好的结局就是庶出,就怕是野种。

  豪门争斗,他们多半就是陪衬。

  嫡庶的等级之分,是非常森严的。

  那个程域在外头再浪荡再嚣张,在自己嫡兄面前也就是个跳梁小丑,轻易不敢蹦哒的。

  此话揭过不提。

  外头一片宁静。

  我有些奇怪,“逢秋,为什么这么安静?”

  逢秋跑出去打探情况,不一会儿就跑回来给我打报告。

  “姑娘,少爷把人都抓到前厅里处置里,夫人房里的丫鬟、婆子都罚了掌嘴二十,小厮杖责五十,夫人被罚去祠堂思过一个月,每天有跪足三个时辰才行,不够第二天就翻倍,夫人这是要跪到地老天荒啊。”

  “据说,本来还要罚夫人抄写经书的,可是夫人好像不识什么字。”逢秋偷偷吐槽道,一脸嫌弃。

  “少爷还说了,如有不满,处罚加倍。要是再犯,要么直接发卖出去,要么乱棍打死。”逢秋咂咂舌。“姑娘,你是不知道那群人都吓成什么样了,本来一个个哭爹喊娘的,听了这话就跟被人掐住喉咙的鸡一样,憋的脸都红了。”

  “可算为姑娘还有我们出了口恶气。”迎春在一旁应和着。

  这算是冲冠一怒为美人吗?

  我可不敢自作多情。

  他多年未归,下人都有些松懈,不知皮紧些。

  无规矩不成方圆的,这些造次的人也应该要好好收拾下,否则程府还不得翻了天。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