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恰到好孕来

更新时间:2018-11-02 13:06:00 作者:南窗下 字数:1145

这可把打板子的人吓的,马上停了下来。

  吴氏也有些慌了,随即镇定下来。

  “有身孕了正好,肚子里的孽种正好一并除了。”

  “吴淑贞,你这恶妇说什么?!”

  三郎回来了。

  身边跟着程安、程平。

  他看到趴在条凳上已经没有声息的我,睚眦欲裂,心中大骇。

  “嫣儿,你怎么了?你醒醒,我来了,你别害怕。对不起,我来迟了。”他刚想把我抱起来,却感觉到手下一片黏腻。

  手伸起来一看,都是血。

  他的手都抖起来了。

  “这是什么?”他一愣,“怎么会有血?”

  不知是气得,还是吓得。

  “程安,赶紧让刘大夫过来,快去,快!”

  他抱起我,吴氏跟一群仆妇正好围在门口,他一脚把吴氏踢了个倒仰,“恶妇,我一会儿来找你算账。”

  “程池,你居然为了这个狐狸精敢踢我?!”吴氏尖声叫了起来,发髻摔的都歪了,身上沾了不少泥土,看起来好不狼狈。“你不怕我爹知道吗?”

  “呵,你和你爹算个什么东西!给你三分颜色你倒开起染坊来了,我捏死你跟捏死只蚂蚁一样,不知天高地厚。我们的账回头慢慢算。”三爷冷笑道。

  这个表情吓到吴氏了,三爷向来都是温润如玉的,从来没有露出过如此狠戾的一面。

  转身冲程平一吼,“把他们都给我先拘起来!”

  说完,急匆匆地往卧房里走。

  他把我轻轻地放在床上,俯趴着,怕压到伤处。

  摸摸我红肿的脸颊,看着我苍白的脸,心疼不已。

  想到可能存在的孩子,心里更加难受了。

  “都是我不好,疏忽了,让你遭罪了。”

  程安带着刘大夫赶到了清晖院。

  “少爷,您让一下,好让刘大夫给嫣姑娘诊脉。”程安道。

  三爷像突然醒过来一样,赶紧让开。

  逢秋贴心的在我手腕上铺上一张锦帕,刘大夫这才开始把脉。

  “刘大夫,她怎么样了?”三爷顿了一下,紧张地问,“腹中胎儿还在吗?”

  “胎儿,什么胎儿?”刘大夫有点摸不着头脑。

  “嫣姑娘都流了那么多血……”迎春余悸未消。

  “这位姑娘是葵水来了。”刘大夫哭笑不得地说,“身上伤处是棍棒所致,还好没打几下,留下的只是皮外伤,没有伤及肺腑。我开个药方,吃上三日,我的“玉肌膏”一日三次按时涂抹按摩,保证一点疤都不会留。好生休养,估计七日就好了。”

  “葵水?!”三爷都傻了。

  “没有怀孕吗?”三爷追问道。

  “没有,老夫这点自信还是有的。”刘大夫摸着他的山羊胡道。

  三爷有点失望,继而松了口气,没怀孕总比小产好,不幸中的大幸了。

  “不过这个姑娘底子不大好,平日里应该宫寒腹痛的毛病,影响日后怀孕生子,需要调养下。”刘大夫补充道。

  “那你费心了,需要什么药材尽管开,务必要把她的身体调理好。”三爷交代。

  “咳咳咳,三爷需要稍微忌着些,这姑娘有些房事过度了,有点虚。”刘大夫摸摸鼻头,状似无意地说。

  在场人,心里全然明白。

  刘大夫点到即止,然后赶紧转移话题,“程平啊,我开个方子,你赶紧安排人去抓药,给病人喝上。”

  据说三郎听了这话,脸黑得跟锅底一样。

  还好我那时候昏迷着,要不就得当场找个地洞。

  钻!进!去!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