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大金条傍身

更新时间:2018-10-29 13:00:00 作者:南窗下 字数:1273

回程府的路上,我坐在马车上,看着眼前这满满当当的东西,有点发愁。

  人的心底都养着一头野兽,你喂食得越多,它长得越大。

  以物欲为例,有个亘古不变的真理。

  清粥素菜和锦衣玉食都能活。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有了就想要占有更多。当想要的比能拥有的少时,人就会痛苦。

  知足常乐是人间第一最不可得得大智慧。

  我想起了红妈妈的那句名言,“银钱才是女人最好的恩客”。

  在她嘴里,“自古红颜多薄命”、“红颜未老恩先断”、“宁愿相信世上有鬼,也别相信男人那张破嘴”之类的话没有断过。

  在明月楼待久了,天然的对男人没有信任感。

  女子当有安身立身之本。

  口袋有钱,走遍天下都不怕。

  男人的宠爱是天上掉的馅饼。

  但是天上掉馅饼不常有,暴风雨和冰雹可是常事。

  你本来想要找个男人遮风挡雨,最后兜兜装转发现你的风雨都是男人带给你的。

  在风雨欲来的之前要做好准备。

  这是过往的生活给我上的最有用的一课。

  所以啊,给我这些首饰还不如直接给我银子实际。

  好俗,我真的好俗啊。

  马车晃晃悠悠地回到了程府。

  三郎看我一路上心不在焉的样子。

  “怎么了,这些东西你不喜欢吗?”三郎揽住我,点点我的鼻头:“我刚才光顾着给你买了,没问你喜不喜欢,这样,明日让程平带着护院和忍冬她们陪你上街,你去挑自己喜欢的。”

  我一脸纠结:“三郎,说出来你可不许笑我啊?”

  三郎转转眼睛,点点头:“那是自然。”

  “我从小就有个毛病,喜欢大金块。不是金首饰那种偷工减料的小物件。”说完我捂住脸了,说白了,我就是个小财迷。

  “小财迷!”三郎又气又笑地看着我,“我给你买的那些头面,上面的宝石可不是金子能比的。”

  “我不喜欢宝石,就喜欢大金块。”

  “哈哈哈,你可真是我的大宝贝。”三郎被逗得不行。

  “行行行,回头让程平给你弄几块金条,行了吧?”他刮了刮我的鼻头。

  “嗯嗯嗯,三郎对我最好了。”我心满意足地赖在他怀里偷着乐。

  .

  我的大金条,哈哈,轻轻松松可以拿到手。

  我这老鼠掉进米缸的乐呵劲儿持续到了就寝前。

  摸着程平带来的金条,简直合不拢嘴了。

  被无视掉的某人实在忍无可忍,把我手上的金条一扔,把我往身上一夹,抱进卧房。

  “想什么呢?”他有些不满,“专心点!”

  我绷紧身子,他压得我有些喘不过气来,我轻轻推推他,他反倒压得更死了。

  他咬着我的耳垂,声音急促而暗哑:“你松一些……”

  “我撑死了……”我呜呜的哭,这种感觉真是让人抓狂。

  他额上青筋浮起,看得出来他憋得实在难受。

  我可不想遭罪,尝试着努力让自己的身体放松,贴着他耳边小声诱哄:“三郎,我撑得慌,你轻一点,慢一点,别太着急,一点点地来……”

  他听进去了。

  有节奏地,轻轻地,慢慢地,小幅度地研磨着,越研越得趣,越磨越舒爽。

  我感觉从脚底升起一股酥意,这股酥麻感蔓延到尾椎骨,然后那酥麻感慢慢攀升。

  一点点蚕食鯨吞。

  是过了一刻钟,两刻钟,还是半个时辰,一个时辰?

  我整个人都模糊了,已经泄了好几次,此时像似一条缺水的鱼儿,陷入不自觉的痉挛中。

  我禁不住地哭出声来:“三郎,我受不了了,饶了我罢……”

  他听不得这话,反倒更起劲了。

  床帐子又开始摇晃个不停。

  是谁说的只有累死的牛,没有耕坏的地。

  我这地都快被耕穿了好吗……

  果然,大金条不是那么好拿的。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