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程府第一课

更新时间:2018-10-21 13:40:00 作者:南窗下 字数:1111

马车在一处宅邸前停下,三郎先跳下马车,然后将我扶了下来。

  我从来没见过气势如此恢宏的宅子。

  玲珑翘曲,飞檐斗拱,,雕梁画栋,彩瓦贴檐,瓷砖铺墙。

  正门上大大的一个匾额上写着“程府”二字,门前石阶下两侧分别立有两个气派的大石狮子,旁边各站着一个小厮。

  他牵着我的手,跨进了程府的大门。

  门房还有一应的仆役,连忙躲闪到一边给我们让道。

  “我先去处理下一些事务,先让程安带你去清晖院安顿下。”他握着我的说道,“等我处理完了就去找你。”

  一路舟车劳顿,我身体也有点不舒服,点点头,依依不舍和他分开了。

  “程安,把秦姑娘送去清晖院。”

  我跟着程安进了府里,一路沿着小道穿过后花园往清晖院走去。

  到了清晖院,穿过影壁,迎面的是六间六架的正房。

  两侧有耳房、罩房、厢房,前后抱厦,富丽堂皇,气派非常,却又不失精致。

  正房的廊下站着几个穿着青色比甲的丫头。

  程安把我带到了西厢房,“秦姑娘,你先在这安顿下,我一会儿差人来给你收拾收拾。”

  “迎春、伴夏、逢秋、忍冬,你们四个过来伺候秦姑娘。”

  说完四个头脸齐整、身量相似的丫鬟齐齐走到我身前向我福身,一看就是一副很有规矩的样子。

  我这身份也是尴尬,既不是正房,也不是姨娘,也不是通房和丫鬟,只好不上不下的叫秦姑娘。

  而我也没在意其中的意义。

  之后,我也曾问自己是否需要一个身份。

  清晖园,虽然看起来没有住人的痕迹,但是应该是时时打扫,维持的很是齐整。

  忍冬应该是为首的大丫鬟。

  我在忍冬的引路下,走进卧房,稍作休息。

  三爷到底是谁?

  除了他的名字,其他的信息我一概不知。

  可我又不好初来乍到就找丫鬟打听消息。

  只好耐心地等。

  日落西山时,他终于来了。

  清晖院里已经点上灯了,烛火影影绰绰,掩映着各色草木,时不时有虫鸣声,倒是显得十分幽静,别有一番意趣。

  我已经沐浴洗漱过,丫鬟们本要伺候我沐浴更衣的,我向来都是自己处理这些私事,习惯暂时改不了,但是梳发这是我的短板,只好由伴夏随意地挽了个倭堕髻,头上松松的插着一根白玉簪子。然后,又换上了一身妃色衣裙。

  我站在门廊里,一眼就看到他了。

  面上露出笑意,像蝴蝶一样跑向他,他轻轻地接住我,拥在怀里。

  “等急了?”他轻笑道。

  “没有。”我摇摇头,“你用过饭了吗?”

  “还没有,让下人摆饭吧。”

  晚餐十分丰富,油盐炒枸杞芽儿、鸡皮虾丸汤、酒酿清蒸鸭子、胭脂鹅脯、奶油松瓤卷酥、牛奶茯苓霜、鸡髓笋。

  还有一道"梅花欢喜漫天雪",我非常喜欢,就将七片莲藕孔眼灌入江米蒸熟,再切五片胡萝卜刻成梅花形。

  今天见的用的,让我大开眼界,这没有泼天的富贵我觉得不踏实。

  “三爷,我……”我突然想起约法三章的第一条“不许问”,随即把想问的话咽下去。

  他看我欲言又止的样子,猜到我的疑惑。

  “先用饭。”

  “好”。

  乖巧不多问,是我在程府上的第一课。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