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危局险中破

更新时间:2018-10-17 14:30:00 作者:南窗下 字数:1345

裙裳渐次被扯开,他随手把腰带松松地捆住我的手,将我反手绑住软软的靠在他身上。

  双手把衣服往身后一翻,裙子也被撕碎落在地上。

  雪白的身子暴露在他面前,他好像很喜欢我被束缚的样子,像只无助的羔羊。

  双手覆在我胸上,享受着我的饱满和柔腻的肌肤。

  嘴上却没有闲着,一路从耳后吻下,啃咬着我细细的脖子,肩膀也被来回舔吻,留下红红的痕迹。

  我嘤嘤的叫着,却惹得他更加兴奋。

  索性解开覆在手上的腰带,我无力的倒在他怀里。

  我们俩面对面的坐在之前画画的矮桌上。桌面上的东西被弄得乱七八糟。

  他拿起一只还未用过的狼毫笔,开始他的创作。

  “嗯……他故意的!

  又痒又带着点点刺痛,我忍不住扭腰来回躲避着,只会让这种感觉更加强烈。

  他欣赏着我的姿态,不怀好意地笑了。

  我不甘示弱,凑上前去,轻轻的咬了咬他的耳肉。

  “我不想你作画了,我想你在我身上作画。”

  他的笔真是调皮任性。

  而我哪里受得了被当作画纸,哀哀求绕。

  他抽了一口气,“小妖精,你就是来磨我的。”

  没有男人能够抵抗这般诱惑,他只好如我所愿。

  我忍不住绷紧脚趾,指甲划过他肌肉贲张的背部,紧紧地掐进他的背部。

  手指都掐得发白,痛了,可都无法渲泄出在体内不断上涌的尖锐快感,当快感堆积到顶点时,我终于忍不住哭喊出来,激烈地摇着头,全身抖得难以自制。

  这一次,我们一起达到绚烂的顶峰。

  前儿刚下了场雨,淅淅沥沥连着下了两天,还是不见停歇。

  三爷离开庆城去邺城办事,估计要过去七八个天才能回来。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真真是尝到这是什么滋味了。

  离开前,他说,他已经给过红妈妈银子。

  他没回来之前,我都不用再接其他客人。

  这算是包了我吗?

  我的心里一甜。

  随即又蓦地一黯。

  红妈妈可不是个善茬。

  看她这几天有意无意地往我身上瞟的那几眼。

  我还是有些七上八下的。

  待到了晚上,我的预感果然应验了。

  吴元来了。

  点名要我作陪。

  红妈妈故作一副难为的样子。“吴公子,你多担待些,珍珠这几天已经被程三爷包下来了,你看这……”

  “程三不是不在庆城吗?”吴元右手执扇,往左手有规律的敲着,“他出多少钱,我出双倍,我倒要看看这个把程三迷得晕头转向的小娼妇,到底有什么妙处!”

  果然是有备而来,早就打听好三爷不在城里,才敢如此放肆。

  到时候,我被他弄上手,只能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三爷知道了,也不好说什么。

  因为,我是娼妓。

  本就是出来卖的,装什么三贞九烈。

  我在红妈妈的安排下,被塞到吴元所在的厢房。

  他左手亲一个莺莺,右手揉一个燕燕。

  看见我进门,眼睛一亮,瞬时把莺莺燕燕推开。

  一把把我拽到他怀里,脸上露出阴鸷的笑容。

  “没有程三护着你,还不是落到我手里。”吴元得意地大笑。

  我浑身僵硬,默不作声。

  吴元和刘员外如得胜利般的额外开心。

  那种被人强迫和主动勾引,是截然不同。

  如此心态一换,整个人都不好了。

  “都被人上过了,装什么贞洁烈女,你不就是一个婊子,还想立贞节牌坊吗?!”他开始面露不虞之色。

  “今天就来让你试试爷得到的新宝贝——极乐散,有了这个东西,贞女变荡女。”

  “吴公子,你就不怕三爷知道这事吗?”

  啪!

  我被吴元一巴掌扇到在地上,脸颊瞬间红肿起来,口中还有隐隐的铁锈味。

  “贱人,敬酒不吃吃罚酒!”他示意旁边的随从把药强行灌进我嘴里。

  我心下一片绝望。

  完了,我要折在这个人渣手里了。

  三爷,你在哪里?

  快来救救我。

  上天好像听到了我的呼唤。

  “砰”的一声。

  厢房的门被踹飞了。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