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生变请留情

更新时间:2018-11-02 23:37:48 作者:南窗下 字数:1652

阴.道是通往女人内心最近的一条路。

  睡过程三爷后,接下来要担心的一件事是,红妈妈会不会逼我接其他客人。

  就好比吃过鲍鱼鱼翅、山珍海味的人,倒回来,你让他吃糠咽菜就很痛苦了。

  像我这样缺钱又缺爱的人,对爱情那种东西,总归会有点渴望。

  可我是个青楼女子,说白了就是出来卖的,哪有我选择的余地。

  可,我想抓住程三爷。

  果不其然,那晚上,程三爷又来了。

  这次,他还是和几个朋友一起来的。

  他身穿鸦青色长袍,袖口、领上绣着如意祥云纹,腰间坠着一羊脂白玉,手握一把洒金扇子,端的一个翩翩佳公子的样子。

  看见他,我就发自内心地笑容临面,他朝我招招手,把我搂在怀里。

  有过肌肤之亲后,我感觉我们之间就存在这一种隐形的牵绊。

  两人的距离瞬间拉近了,相处也自在些,没有之前那么刻意。

  此刻,华灯初上,明月楼迎来一天最热闹的时光,处处都是衣香鬓影、丝竹声、调笑声,觥筹交错,饮酒作乐,一派歌舞升平的模样。

  “哎呦,这个姑娘长得不错,今儿个就让给我吧。”身边传来一个声音,随之而来的就是一只手过来拉扯我的胳膊。

  那是程三爷的一个朋友,名唤吴元,浑身上下一股阴沉气。

  我不由一惊,心中有些凄苦,往他怀里一缩。

  可是,青楼女子,不过玩物而已,没有尊严,没有选择。

  我不敢看程三爷的眼睛。

  我生怕他豪爽地把我让给吴元。

  “她是我的,”程三爷搂住我腰的手紧了紧,宣示了一下他的主权,“这楼里其他的姑娘你看上哪一个,随便挑,今天我请客。”

  与此同时,红妈妈在一旁看着,出来打圆场。

  “吴公子,我们明月楼别的没有,姑娘都是一等一的好,环肥燕瘦,什么样的都有,包你满意。”红妈妈朝旁边招招手,“这是莺莺,那是燕燕,还有海棠,水仙,碧玉,含香,都赶紧过来伺候爷啊!”

  吴元面有不愉,但碍于程三爷,没有当场发作。

  可在席上,却没有这样轻轻松松地放过我,不停的明里暗里让人灌我酒。

  我酒量不好,所以惯常是劝人喝酒,自己能避则避。

  眼下,我怕继续得罪吴元,所以只好喝下。

  几杯之后,我已经喝的有点迷糊了。

  “这杯,我替她喝。”程三爷伸手拿走了伸到我面前的酒。

  那一瞬间,那句话对我而言,简直就是世界上最动听的话,“你们把她灌醉了,今天晚上就没人伺候我了。”

  他仰脖一倒,将喝干的酒杯稳稳地放在了桌上。

  “三爷你还真是惜花啊。”吴元也在大笑。

  那时候的我,心中满满的只有感动,没有察觉到其中的暗流涌动。

  听说这个吴元是个放荡不羁的,玩的大,花样也多,也是在众姐妹中是个惹不起的主。

  果不其然,过了一会儿,他就逼姑娘们喝了一些加料的酒。

  美其名曰,“让大家能更尽兴,更快乐的东西。”

  到了深夜,房间里的男男女女开始露出丑陋的一面,平时不过是揉胸,亲嘴,摸臀。

  这会儿,好多姐妹的上半身的衣服已经被扯下,胸前埋着一颗或者两颗脑袋。

  还有甚者钻进了罗裙之下,去探索人间奥秘去了。

  一片淫靡。

  我眼观鼻,鼻观心。

  试图着忽视眼前的看见的,耳朵听到的。

  我害怕,害怕自己成为其中一员。

  他察觉到我的静默,在桌子底下握了握我的手。

  “吴兄,我敬你一杯,先走了。”三爷一手搂抱着我,一边向吴元举杯示意。

  “三爷不留下来一起乐呵乐呵。”吴元喝下杯中酒问。

  “改日,今天实在是遇上磨人的。”说完,三爷就带我回房间了。

  明月楼的雕花漆红回廊里,昏黄的灯光下。

  我痴痴的看着三爷的侧脸,恨不得,这条路可以永远都不到尽头。

  三爷今天饶有兴致。

  进房后,看到书案上我未尽的画。

  “画的不错,”他仔细端详了一下,“为什么没有画完?”

  “我不知道这片荷花应该以何为衬托。”我有些懊恼,手指却在他胸前画圈圈。

  “我来教你。”

  说完,从背后拥着我,握住我的小手绘画。

  我感受到他身上传来的热气,他在我耳边的呼吸。

  他的大手苍劲有力,手指上有薄薄的茧,在我的手上轻轻地摩挲,有种痒痒的感觉。

  我有些不自在,想动一下身子,却好似故意在他怀内扭动一般。

  他低笑着凑到我耳边说了一些话,可我已经头昏脑涨,听不见,更是记不清了。

  耳朵瞬间被他的鼻息喷得通红,引得他忍不住细细舔弄。

  他舌头来回描绘我耳朵的轮廓,我哪里受过这个,全身的鸡皮疙瘩都竖立起来。

  他不紧不慢地说,“上次怜惜你是第一次,今天我可不会手下留情。”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