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当货物被卖

更新时间:2018-10-15 12:21:16 作者:南窗下 字数:1465

我那时候才十岁不到。

  家中遭此变故,奶奶死死认定一切皆为我这丧门星害的。

  天天看我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

  我的小叔秦奋,人不如其名。这么多年,在长兄的羽翼下,舒舒服服的长大了,再加上奶奶溺爱幼子。

  野蛮生长,这样养成了小叔好吃懒做,平日里就喜欢偷奸耍滑、溜鸡斗狗的性子。

  父亲这一走,奶奶看着她那小儿子不争气,念着秦家要赶紧有个后,就可以支起门楣。

  于是,奶奶将家里的余钱凑一凑,把村西头屠夫刘的女儿张氏给小叔抬进门。

  没成想,娶回家的婆娘也不是个省油的灯。

  懒汉配上了懒婆娘,夫妻俩正好蛇鼠一窝。

  眼下,没有了父亲和母亲这两个顶梁柱,家里的主要经济来源和劳动主力都断了。

  万万没想到,他们就把这些活儿都压到我身上。

  我每天天不亮,就要开始洗衣做饭、劈柴挑水。

  夜里,还要做针线绣活贴补家用。

  原本以为听顺长辈的话,多干点活,就能相安无事,这里还是有一块遮风大雨的地方。

  然而,他们只有一丝丝不顺心,就给我一顿打骂。

  奶奶对此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我的新鞋子做好了没?”张氏手捧着一把瓜子,边磕边倚在厨房门口问我。

  “婶婶,你要的绣的花开富贵牡丹图,比较费事,我紧赶慢赶,只做好一只。”我正在准备晚饭。

  “怎么做了这么久才做好一只?”

  张氏“呸”的一声把瓜皮从嘴里吐出来,一脸不悦地冲我过来,揪住我耳朵,“你这死丫头,手脚这么慢,是不是偷懒了?!”

  “哎呦,疼疼疼,婶婶你放手。”我捂住耳朵连忙求饶。

  “我没有偷懒,每天忙的脚不沾地地,实在是活儿太多,忙不过来,等我做完饭马上就去给你赶鞋子。”

  张氏这才满意地“哼”的一声松开手。

  “老实点干活,否则仔细你的皮。”

  ”这都什么时辰了,饭还没做好?”

  厨房里又是一阵鸡飞狗跳。

  ……

  这种日子持续了两年。

  终于在我十二岁的时候,秦家坐吃山空了。

  先是余钱用光了,接下来就开始当东西,值钱的东西都当的差不多了。

  我平日做针线补贴家用根本就赶不上他们挥霍的速度。

  一天,张氏刚和隔壁的赵二妮一起去街上回来。

  谈论今天在街上看到谁谁穿的裙衫、戴的首饰多鲜亮,继而数落着自家男人没本事。

  如同固定戏码一般,照常上演。

  “哎哟,天上怎么就没有掉馅饼到我头上。”张氏唉声叹气埋怨道。

  说完,她正好看到在水井边上洗头的我。

  “你这小丫头长了张狐狸精的脸。”

  眼珠子一转,打起了我的主意。

  当时,我忙于手上的活,并不曾想张氏会有后续枕边话。

  不到十天半个月,叔叔很快就被说通了,奶奶犹豫着不大同意。

  “她毕竟是你大哥的骨血,这卖了说不过去啊!”奶奶犹豫道。

  “娘,她就是丧门星,你看看,她在家,咱们日子一日不如一日。再说,女孩儿就是赔钱货。”叔叔亲热地拥住奶奶,哄着她。

  见奶奶依旧未做决断。

  张氏在边上给叔叔使了使眼色。

  下一秒,“娘,我才是你的亲儿子,这个家有我没她。”叔叔咬牙威胁。

  “再说,这丫头有几分姿色,要是卖了她,我们就有钱了,就不用天天喝稀粥吃咸菜了。要是等她大了管不住跟人跑了,咱们可就竹篮打水一场空。”张氏在一旁怂恿着。

  奶奶一下狠心,拍板同意了。

  而我,连说一句话的资格都没有。

  狠心的叔婶说干就干,第二天就叫了人牙子上门,把我给卖了。

  我后脚还没跨出院子,他们就开始商量着要去镇上割两斤牛肉,打一壶好酒,再买上两个凉菜,晚上好好改善下伙食,顺便庆祝处理了我这个丧门星。

  原来这个地方,早就不是家了。只是我曾不愿承认而已。

  如今,离开也没什么留恋的。

  但是,把我当货物卖掉。

  我恨。

  总有一天,我会回来。

  人牙子把我抓到水船上,我这才发现和我一样的,还有她们。

  一群女孩儿关在水船上,一路摇摇晃晃,来到了庆城。

  于是,我们就这样被卖进了明月楼。

  而这楼,开起我们脱胎换骨的无情之门。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