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往事亦如尘

更新时间:2018-10-29 08:48:46 作者:南窗下 字数:1654

回明月楼的路上,我在街边的糖葫芦商贩那,看到一对母女。

  小女儿娇憨可人,向她母亲撒娇要吃糖葫芦。

  母亲宠溺地摸摸她的头,掏出怀里的荷包,数了数不多的银钱买了根糖葫芦。

  女儿一手拿着糖葫芦,一手牵着母亲的手,笑得那么甜,应该比糖葫芦还甜。

  我突然想起了那些曾经点点滴滴。

  这段,被我刻意掩藏起来的过往。

  有些人有些事,时间一久,就变得不那么真切。

  却会在夜深人静时,偷偷地想起。

  它像暗夜里的光,温暖身处黑暗之中的我。

  一不小心,就会被现实的冷风吹熄。

  我少时,也过过一段无忧无虑的日子。

  我家在庆城的青石镇。

  父亲秦致远是镇上唯一的秀才,家中唯有一寡母和弟弟。

  家境虽不殷实,好在父亲在镇上私塾谋得一份教职,勉强可以糊口。

  他一边在私塾执教,一边准备三年一次的科考。

  可惜,他一直都没有考上。

  日子平静无波。

  一个风雨如晦的夜晚,父亲归家的路上遇到了一个女子晕倒在地。

  父亲向来心善,将她救回家。

  女子美貌非常,说自己闺名颜如玉,柳城人士。

  父母双亡,赶来庆城投靠亲戚,可是无奈亲戚数年前,早已经搬离庆城。未曾再有联系,便不知他们新的住所。

  盘缠用尽,自然而然已经走投无路了。两天水米未进之下被雨一浇随即就在街上晕倒了。

  看到这,你应该已经猜到了这颜如玉就是我母亲。

  老实木讷的父亲对母亲一见钟情。

  但是父亲的寡母极力反对,这来路不明的孤女即便貌美如花,怎配得上她辛辛苦苦培养的将来可以光耀门楣的儿子。

  但这一次,向来孝顺的父亲不顾寡母反对将她娶进门来。

  父亲虽老实迂腐了些,与母亲倒真是鹣鲽情深。

  婚后,婆母虽然时常刁难,但有父亲护着,再加上母亲温柔貌美,擅针线,将家里操持的井井有条,日子倒也过得和美。

  八个月后,母亲早产,将我生出来。

  还好我白白胖胖的,倒是挺健康。

  可是,母亲生我的时候伤了身体,此后几年肚子都没有消息。

  正所谓,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这成了两人的一块心病。

  更成为婆母心中的一根刺,屡次要求停妻再娶。

  父亲顶住压力,没有同意。

  二人到处求医问药,调养身体。

  终于在我九岁时,好不容易又怀上一胎。

  但天有不测风云。

  怀胎七月的时候,正值寒冬腊月。

  母亲去河边洗衣时候,不小心在冰上滑了一跤。

  血水一盆又一盆的从房里端出来,看得让人胆战心惊。

  奶奶已经差人去镇上叫父亲回来了。

  医婆李婆子掀开房帘走出来,拉着奶奶走到一旁低声问道,“秦老太太,这情况有些不妙,万一,我是说万一,你选保大还是保小。”

  我一听这话,大骇,赶紧跑进产房里。

  “娘,你怎么了?王大娘说你不会有事的,娘,你撑下去,不要丢下我和爹啊。”即将失去至亲的恐惧占据了我的大脑,我被吓傻了哭得整个人上气不接下气。

  母亲似有所感,将我叫到身边,俯在我耳边悄悄说。

  “嫣儿,娘这回怕是不成了,接下来说的话你一定要记住,千万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母亲面色苍白,用尽全身的力气握紧了我的手,”答应娘,听到了没?“

  “听到了,娘,我听到了,你说。“我回握了母亲的双手。

  ”听着,你不是你爹的孩子,你的生身父亲是平阳王刘适,我是他府上的一等丫鬟如玉。当年我刚发现有了你,王爷正好领命出征西北,他的新婚夫人不能容我,要将我沉入河中淹死。”

  “还好领命处置我的是福成,我曾有恩于他,他不忍心伤我性命,偷偷将我放走。“母亲的面色越加苍白,额上满是豆大的汗珠。”你去墙角的箱笼底取下东西,那有一张锦帕,是他找人定制赠与我的,我在上面绣上我和他私下的称呼,他会认得的。”

  ”他看到了,一定会认得的。“当年母亲说的这些,我其实不明白多大的意思,我只知道我要一字一句铭记于心。

  “你爹是个好人,我本想与他好好过下去的,可惜我命薄,这一生对不住他了。“母亲的眼眶里盈满泪水,”待你长大成人,一定要去寻找你亲生父亲,告诉他,斯人若彩虹,遇上方知有,如玉没有忘记他说的话,可惜,如玉等不到他了。”

  说完,母亲疲倦地闭上了眼睛。

  “哎,你这孩子怎么跑进产房了,快出去!”我被李婆子赶了出去。

  最后,大小都没有保住。

  父亲听闻消息,大痛不已,吐了口血,向来体弱的他就此一病不起。

  没等过年,他也跟着母亲去了。

  我那狠心的奶奶一直看我们母女不顺眼。

  那些年,母亲与我没少受她折磨。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