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呆子太天真

更新时间:2018-10-26 17:14:22 作者:南窗下 字数:1172

第二天,我身体稍微好点。

  估算着出去一趟,准备去趟钱庄把最近得的银钱存了起来。

  我们平时吹拉弹唱,遇上大方点的客人,会得到些赏银。

  从我得到赏银开始,我就偷偷的攒起来。

  每次以出门买胭脂水粉、钗环首饰、衣衫的名义,跑到最近的信安钱庄把钱存起来。

  亏得这几年,在明月楼学的那些打扮自己的技巧。

  如此,我总能选到些性价比的物件回楼里掩饰下。

  但还是花了不少钱,肉痛。

  红妈妈允许我们每月三俩个出门逛街一趟,只要不耽误中午、特别是晚上正式上值就行。

  你可能想问我为什么不趁机逃走。

  你太天真了。

  这个时代,没有户籍,没有路引,我们这些风尘女子是走不了的。

  所以,她一点也不担心我们跑。

  一旦被人发现我们的身份,轻则转卖给人牙子,为奴为婢。重则,哎,下回再跟你们说吧。

  我们唯一的选择就是老实本分待在明月楼里,要么巴上一棵大树带我们走,要么自己攒钱为自己赎身。

  这些年,听说倒是有几个人赎身离开了明月楼。

  有希望总是好事。

  话说回来,外出这一天,我们可以假装是个正常人,自由人,是个良家女子。

  只要你不认识我,谁又会知道我是谁呢。

  我如往常一样,找了个肚痛老毛病犯了的借口,说要去医堂抓药。

  顺利地和姐妹们分开了。

  偷偷存钱这事,我不想让人知道。

  婊子无情、戏子无义。

  青楼女子的爱恨总是来得那么容易。

  今天姐妹情深,明天就为客人争风吃醋,恨不得揭下对方的一层皮。

  我就曾见到莺莺燕燕这对双胞胎姐妹,为了争抢一朵珠花,在大庭广众之下,泼妇一般的厮打起来。

  提防点总是没错的。

  刚跨进信安钱庄在的那个青柳胡同口,我心里正盘算着别的事儿,没注意撞上了迎面走来的人。

  “哎呀。”

  我一身惊呼,跌倒在地上。

  戴在头上的帏帽不恰巧掀开了,露出了我整张脸。

  我知道在外人眼里,我是什么样子的。

  美目含情波光潋滟,眉似新月黛若远山,鼻梁挺翘,樱唇不点而红,最妙的就是这一身胜雪的好皮子。

  所以,在明月楼里便得花名为珍珠。

  也因此,我出门都戴着帏帽,包住脸的那种。

  不是担心太阳照,是怕招来狂蜂浪蝶。

  说出来旁人都会觉得好笑,娼妓还怕人骚扰。

  还好这个时辰,钱庄里的人不多,我也少了些麻烦。

  但是眼前这个呆子,呆呆地盯着我的脸一动不动。

  他眼底的惊艳都来不及掩饰。

  我赶紧把帏帽戴好,利索地爬了起来。

  “姑娘你无事吧,有没有伤到哪里?”呆子一脸关切地问。

  不愿多事,我轻轻应了一句,“没关系,我没有受伤,公子不必自责。”

  “撞到你是我的不是,我送你去医馆看看有什么大碍,或者你家住在哪里,我送你回家?“这呆子又往我靠近了一步。

  我不露声色的往后退了退。

  “我自己不小心,与公子无关,而且我真的无事,我家就在这附近,不麻烦公子了,小女子先行一步。”

  这时,从他身后传来一阵呼声,“四爷,四爷,你等等奴才们啊!”

  我这才注意到一个长随模样的人,后头跟着一群小厮,正风风火火的朝我们跑来。

  趁他忙着应付手底下的人,我一溜烟迅速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而,忽视了后面热切的目光。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