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初见亮功夫

更新时间:2018-10-11 20:22:00 作者:南窗下 字数:1418

让本来以为要被教训的我足实虚惊一场,剩下的就是高兴了。

  我还是雏,可以再卖一次。

  明月楼的规矩是,客人付的花粉钱归老鸨所有,但是客人给花娘额外的赏赐,可以归花娘自己所有。

  多劳者多得嘛,这也算明月楼的员工激励机制。

  所以,我想了想,还是把刘员外落在我那的荷包給偷偷藏起来了。

  穷怕了,我想要很多很多钱。

  钱,是女人在这个世界上立足的唯一根本。

  第二天早上,我若无其事的出现在红妈妈和众姐妹面前的时候,大家都有些吃惊。

  她们的第一次,都被如狼似虎的客人折腾的太厉害,有些甚至第二天都下不了床。

  “珍珠,你居然还能全须全尾的站在这?!”

  莺莺倚在门口,吐出口里磕的瓜皮纷飞问我。

  “刘员外不是向来会折腾人吗,对不对啊海棠?难道忘记带上他那个宝贝瓶子了,咯咯咯咯咯……”

  “昨个儿,刘员外被抬出去的时候可怪吓人的。”

  “这有什么,上回那个赵大,最是喜欢用那些鞭子、绳子……”

  姐妹们七嘴八舌,开始讨论起那些自己接过的客人的各种怪癖。

  我不打算告诉她们我还是雏儿,跟着她们一块儿岔开话题了。

  红妈妈颇有些姿色,看上去30出头,听说她以前也是干这行的,徐娘半老改行干起老鸨的勾当。

  她坐在主位上,手上握着烟杆,嘴里吐出一口白雾然后对着我说:“这事儿就揭过不提了,你们赶紧给我都散了,该收拾收拾,该打扮打扮,一会儿就要开门迎客了!”

  我知道她还指着我赚钱,没有用她的雷霆手段收拾我。

  我赶紧点头卖乖,心里想着真正的第一次要找个长得顺眼的才行,那猪头一样的刘员外真是的睡不下去。

  遇上程三爷是七天后的事了。

  刘员外被抬走的当天晚上,不知是不是吓得,月事提前来了。

  在这期间,我也只能做些弹琴唱曲的活计。

  那时候,我心里有点着急上火,一直在物色着合适人选,苦于他迟迟没有出现。

  当高大英俊的程三爷出现在明月楼的时候,我知道,我的机会来了。

  程三爷是他的随从对他的称谓,我在很久之后才知道他的全名。

  程三爷一行人的穿着打扮上都是非富即贵不可糊弄的主儿,叫过来陪着的都是楼里最美最俏、声音最甜、性子最讨喜的姑娘。

  我决定主动出击,主动坐在程三爷边上,给他倒酒、扇扇子。

  “你叫什么名字?”程三爷问,他侧过头,食指在桌上轻轻的有节奏的点着。

  “奴家名唤珍珠。”我美目盈盈的望着他,边端酒给他边答。

  他嘴角一翘。

  “眼睛长得不错,肤色粉白莹亮,倒也算人如其名。”

  “珍珠谢过三爷夸奖。”我壮着胆子往他怀里靠去,一手放在他颈侧,若有若无的用我的胸蹭他。

  嗯,我发育的还可以的。

  收到这样的暗示,再不做出点反应就有点不解风情了。

  他原本放在桌上的手,瞬间移到我的腰上,把我抱到他的腿上搂住,另一只手覆在我丰盈上,用力的揉了一把。

  顷刻,我突感有些口干舌燥,心脏砰砰砰的跳。

  跟糟老头子相比,果然还是高达英伟些的男子更让人动心。

  既然都要睡,干嘛不找个品相好的睡,这样才够本,谁占谁便宜还不一定。

  我越发的主动起来,时不时的往他耳朵里吹气,臀部悄悄的往他大腿根处磨。

  “三爷,珍珠姑娘这都主动投怀送抱了,今天艳福不浅啊。”有人在一旁调侃道。

  程三爷不以为意地对那人说:“最难消受美人恩啊。”

  “三爷英姿不凡,能遇上你三生有幸。”我加了一把火。

  听到这话,大家笑得更欢了。

  但在此之后,他状似亲密的搂着我,却再也没有出格的举动了。

  我很疑惑,很急,很担心最后他不点我。

  手悄悄地往下伸,想要给他进一步的福利,却被他按住。

  “别乱摸。”他贴着我耳垂说,“一会儿再做都来得及。”

  这话给我吃了个定心丸,我停止作怪的手,老实地倚在他胸口。

  这几年在楼里苦心学来的,没白费。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