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恩客远方来

更新时间:2018-10-11 15:56:00 作者:南窗下 字数:1523

我的第一个客人,我至今还记得很清楚,说来算是第一个正儿八经接的客人。

  在我十二岁到十五岁培训期间,一般就做些日常弹琴、唱曲、跳舞这些给客人助兴的节目,就差直接上岗这一项了。

  对了,在我们这个时代,女子十五叫及笄,也就是成年了。

  并不是红妈妈有多仁慈,开青楼的能有几个好人。

  是想要等我长开了,学成了,卖个好价钱,猪养肥了才好卖。

  跟我一起进来的牡丹、芍药、海棠、含香、秋月、冬雪都早早的开始迎来送往了。

  对了,在这里,我叫珍珠。

  我的好日子也就比她们多了半年而已。

  我的第一个客人,也就是那天竞价最高的刘员外,估计有四五十岁的糟老头,腆着个大肚子,脑满肠肥的,听说家里已经有七八房妻妾了,还经常往明月楼钻。

  听海棠说,这老头惯是喜欢吃药助兴的,估计是个银样镴枪头。

  刘员外是当地一大富户,你看他脖子上挂的大粗金链子,手上白的、绿的各色扳指,身上穿的花红柳绿的绸缎,无不在跟人昭示,老子有钱,要不他也不能让红妈妈吐口给我开苞。

  还记得,我和莺莺、燕燕,海棠等一众姐妹在丫头们的带领下,走进了烛火通明的房间。

  刘员外已经和他的一群狐朋狗友喝的面红耳赤、脸色正酣。

  我一眼就看见他了,实在是体型庞大,我的眼眶都快装不下他了。

  “刘员外,你心心念念的珍珠姑娘来了,她还是个雏儿,包你满意,你今天晚上好好享受享受。”红妈妈一把把我推到刘员外怀里。

  刘员外一只手搂着我,让我侧坐在他大腿上,另一只手不得闲的在我胸脯上重重的揉了两把。

  “我的小心肝,终于把你搞到手了,今儿个好好伺候爷,伺候好了,爷重重有赏!”

  “那珍珠就在这先谢过员外啦,还请员外多怜惜些个珍珠。”

  刘员外随即掏出一张银票,卷成卷,塞到我的肚兜里,银票正好被乳沟夹住,惹得桌上一种客人哈哈大笑,桌上的女人们也符附和着发出娇笑声,一时间好不热闹。

  我强忍住心中的恶心,一脸娇羞的把桌上的酒杯端个刘员外,灌,灌死你个大色鬼!

  酒过三巡,席也差不多散了。姐妹们各自搀着自己的客人去各自的房间办事了,我也被喝的醉醺醺的刘员外搂着跌跌撞撞的往房间去。

  一路上,刘员外的手上下不规矩,在我的腰臀上来来回回揉弄。

  进房后,喜儿在一旁问刘员外要不要准备些宵夜,刘员外当即挥手把喜儿赶出去了。

  房门一关上,刘员外一把将我推到塌上,一遍摸一边啃,我感觉自己就是一个大猪蹄子。

  混乱中,我的外衫被扯的七零八落。

  我仰着头,望着绣着鸳鸯戏水的帐顶,觉得很是讽刺,我的初夜,就要交代在这个糟老头身上。

  但奇怪的是,刘员外在我身上揉弄半天,我感觉他那好像没有起来。

  嗯,《素女经》、《春宫避火图》、《鸳鸯秘谱》这些都是我们这一行的必读本,我虽然还没有实战过,但理论知识那可是烂熟于心的。

  突然间,我身上一轻,刘员外起身下床去。

  他从怀里掏出一个玉色小瓷瓶,拔开塞子,从瓶中倒出一颗龙眼大的黑色药丸,就着桌上的茶水,一口吞了下去。

  随即转身,一脸淫笑的朝我走来。

  “珍珠,我的小美人,今天晚上爷要好好享用你这小小美人。”

  我的心里一凉,完了,逃不过去了。

  该来了总会来。

  药效很快开始了,刘员外的喘气声越来越粗,浮着油光的脸越涨越红,那物事也渐渐有了抬头的趋势。

  正待入巷时,我已经放弃抵抗了。

  砰砰砰

  “刘守财,你这个杀千刀,家里那边多女人还不够,又跑到这找女人,今天还敢花这么多钱来睡花魁,还不快给我滚出来。”

  随着这声中气十足的大吼,房门被刘家小厮踢开了。

  对了,刘员外家里的正妻是个出了名的母老虎,可以在街上追着刘员外打的那种。

  却见刘员外吓得两眼一翻,身体不规律的抽搐着,上气不接下气的喘着,然后瘫在我身上晕过去了。

  霎时间,房里一片尖叫和混乱。

  刘员外被抬回家里去,请了好多大夫都说是马上风,口眼歪斜,余生估计只能瘫痪在床上不能动了。

  事后,刘员外的妻子还差专人来感谢我,还给了赏银。

  这是后话了。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