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油嘴滑舌

更新时间:2018-10-30 14:02:15 作者:灵兮 字数:2158

江天致站起身,直接从顾凌风的手中接过扔掉的汽车模型,然后斜睨了一眼顾凌风手中包装精美的糕点盒。

  他撇撇嘴好看的唇线微微上扬,“那也总比某些人随便在路边买些乱七八糟的糕点强得多。”

  不晓得为什么,江天致就是喜欢和顾凌风抬杠,似乎惹恼眼前这个男人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顾凌风直接越过了碎碎念的某男,对他的冷嘲热讽选择视而不见,把糕点递给了一旁笑嘻嘻地看着自己的乔宝贝。

  “爹地,你是给宝贝买了什么好吃的吗?”

  乔宝贝眉开眼笑地看着眼前的男人,顾凌风颀长的身躯遮蔽了一大片的阴影。

  “嗯,爹地特意找的意大利名糕点师给宝贝做了黑森林巧克力慕斯。”

  他抱起还光着小脚丫的乔宝贝亲了亲,打开了糕点盒,精致的慕斯蛋糕就展现在众人眼前。

  巧克力色的慕斯上一层雪色的奶油,奶油上细细碎碎的撒上了一层巧克力粉和果脯丁,诱人的芳香让人心旷神怡。

  也没等顾凌风同意,江天致一脸正色地捻起一小块含进了嘴里。

  顾凌风看着江天致的动作也没有作声,只是抬起头来看着这个男人。

  倒是一旁的乔宝贝不高兴地把小嘴撅得老高,“坏蛋威尔爹地,偷吃宝贝的蛋糕,这是我爹地买给我的……”

  柔软的慕斯蛋糕入口即溶,味蕾上的兴奋感给了江天致很大的刺激,睁开眼他看向顾凌风的目光也不一样了……

  “顾凌风,这个是阿亚做的?”

  江天致的语气中除去了平日里的嬉皮笑脸,虽然是问句却是肯定的语气。

  推门而进的冷清扬正好听见了。

  “阿亚”那个传说中每个月只发售一款蛋糕的世界顶级糕点师烘焙师。

  他就像是烘焙师中的一个神话,没有人知道他是男是女是高是矮是胖是瘦。

  阿亚如果出了一款糕点的话必定是遭到哄抢的。

  顾凌风点头,“嗯……是。”

  他淡定的语气让人不禁怀疑他的势力究竟有多大。

  传说中阿亚的糕点哪怕就是一掷千金若是他不开心,一样是得不到的。

  所以在顾凌风拿出黑森林巧克力慕斯的那一瞬间,还是让江天致和冷清扬无法淡定了。

  觉察到气氛不一样的乔安然站出来,轻声笑道,“别发愣了,吃饭了!”

  冷清扬收回对顾凌风的异样眼神,抬起头看着系着围裙忙碌着的乔安然张了张嘴终究是没有开口。

  冷清扬眼中最后一点光芒也慢慢地湮灭,失去了最后的希望。

  乔安然解下围裙冲着客厅喊道,“清扬,过来盛饭!”

  一声稀疏平常的喊声从厨房传来,冷清扬眼中渐渐熄灭的火焰又重新点燃,兴奋地答道,“好!”

  顾凌风看着冷清扬兴奋的样子又看了一眼拿着汽车模型和乔宝贝玩得不亦乐乎的江天致。

  他两条英挺的剑眉深深的拧了起来,在眉心处锁成了一个川字。

  “爹地,我要吃烤翅!”

  乔宝贝一脸兴奋地指着顾凌风面前的烤翅,手舞足蹈。

  顾凌风宠溺地笑笑,夹了一块最大的放进乔他的碗中。

  乔安然皱了皱眉,“乔宝贝,如果你碗里那么多的菜吃不完,今天吃完饭你就洗碗!”

  “这么油嘴滑舌,也不知道像谁……”她小声嘀咕道。

  从吃饭开始,这个混小子已经把桌上所有的人都支使了一遍,她觉得自己也没有这小子这样甜嘴啊。

  看了一眼一旁乔宝贝的正牌爹地顾凌风,也没发现这个男人会说什么甜言蜜语八面玲珑。

  再扫了一眼从小带着乔宝贝长大的冷清扬,凭着这么多年对冷清扬的了解,冷清扬几乎是个冷木头。

  “宝贝,多吃点,没事!长大了威尔叔叔带你把妹去!”

  江天致笑眯眯地看着几乎快要被埋在堆积如山的饭菜中的乔宝贝,一脸欠抽地说道。

  江天致!

  乔安然杀人的目光投向江天致,“威尔!你给宝贝灌输的什么思想?我才知道,原来乔宝贝油嘴滑舌调皮捣蛋都是跟你学的!”

  顾凌风闻言,冷冷地抬起头来,“江天致,教坏我儿子,我不介意明天把你裸挂在医院的大楼外墙上。”

  江天致抬起头来,一张脸几乎是皱成了苦瓜脸,“不要这么狠吧?我不过是教了宝贝一些为人处世如何八面玲珑的道理罢了,安然宝贝儿,我是在帮你教育儿子诶!”

  乔宝贝埋头藏在饭菜中,小声嘀咕了一句,“昨天威尔爹地还带着宝贝去酒吧摸了漂亮阿姨,说要考验宝贝是不是讨人喜欢……”

  乔宝贝包着饭的小嘴说得含糊不清,但是在场的所有人很显然都听清了。

  顿时,杀人的眼神几乎快要把江天致给凌迟了。

  “江天致!”

  乔安然几乎在嘶吼。

  这货居然敢带着她儿子去酒吧,还教他去吃人家豆腐!

  “我错了……”

  江天致笑得比哭还难看,一脸讨好的看着几欲暴走的乔安然。

  乔安然重重吐了口气,心里暗暗决定了,以后绝对不要把乔宝贝交给这么不靠谱的混蛋。

  江天致终于松了一口气,却不想背后又传来了顾凌风凉悠悠的声音,“地点换一换,裸挂在国贸大厦外墙好了。”

  说话间,顾凌风气定神闲,优雅地喝了一小口汤。

  江天致突然仰天长叹,“乔宝贝啊,我咋就收了你这么个欺师灭祖的孽徒啊,等我逃过此劫,一定把你这个臭小子的小屁屁打开花!”

  乔宝贝接收到江天致狠毒的眼神,微微一愣,‘哇’的一声裂开嘴就哭了起来。

  “裸挂三天。”

  顾凌风心疼的抱起自己的宝贝儿子,漆黑的眸子如深潭般吓人。

  江天致暗自叹息自己悲催的命运的同时,也感慨顾凌风的恶趣味。

  他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又说了一句,“顾凌风,你要是有兴趣想看到我的裸体,我不介意脱给你看。”

  “咳咳咳……”

  正在吃饭的几人险些被他的这句话给噎死。

  顾凌风的脸色更是黑得像是锅底,明如星曜的墨瞳几乎就要喷出火来。

  江天致继续发挥自己语不惊人死不休的特长,“又或者,你裸挂了我,我直接说是和你睡了,你嫌弃我服务不周才会惩罚我。”

  江天致说着煞有介事的点点头。

  看着顾凌风几近崩溃的模样,乔安然差点笑出声来。

  顾凌风突然扔掉筷子,“我先回去了。”

  说完,他头也不回地离开。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