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我的心理医生

更新时间:2018-10-10 14:11:59 作者:灵兮 字数:2256

江天致看着乔安然笑颜如花的样子,玩性大发。

  他禁不住低下头凑到乔安然的耳畔低声呢喃道:“当初冷清扬那个木头硬生生地把你从我身边带走,非要回国来参加什么乱七八糟的摄影大赛,你可是有快两个月没有见到我了,安然宝贝儿,你有没有想我呢?”

  江天致的语气暧昧至极,轻薄的唇瓣更是掠过乔安然饱满圆润的耳珠。

  看到这一幕,顾凌风更是忍不住了。

  “江医生就是这样为病人看病的吗?医生该有的职业道德,你有吗?”

  顾凌风的语气中冰寒之意愈发浓烈,紧紧握起的拳头也彰显了他此刻的愤怒。

  江天致回首斜睨着顾凌风,“我怎么治疗安然宝贝儿,还不需要你来过问。她能够让你坐在这里,你都应该感恩了!”

  江天致的眼神同样的冷冽,明如星曜的黑眸带着的森然致意似乎并不亚于顾凌风。

  也许是江天致的声音大了些,亦或者顾凌风因为激愤抱着乔宝贝的力气大了些。

  原本睡在顾凌风怀中的乔宝贝睡眼惺忪的睁开了眼。

  他坐起身子看了看周围的环境,一眼就看见了病床上正冲着他微笑的乔安然。

  “妈咪!妈咪!”

  乔宝贝一下子从顾凌风的身上跳了下来,迈开两条小短腿一溜烟的跑到乔安然的病床前。

  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滴溜溜的转着,笑得眉眼都挤到一块去了。

  “妈咪!你终于醒了啊!嘻嘻……妈咪,我们是不是可以回家了!”

  乔安然伸出手,把乔宝贝抱起来坐到自己的腿上,亲了亲乔宝贝粉嫩嫩的脸颊笑道:“妈咪好了哦,宝贝。”

  乔安然伸出手摸摸儿子的小脑袋,表情充满慈爱。

  乔宝贝仰起头,一脸担忧地看着乔安然,伸出小手费力地够着乔安然光洁的额头上摸了一下。

  “那妈咪,你还疼不疼?妈咪有没有乖乖听话吃药呢?”

  乔宝贝只记得平常自己生病的时候乔安然总是这样捂着他的额头,然后哄着他吃药。

  乔安然拉下乔宝贝伏在自己额头上肉肉的小手,把那只小巧的手拉得紧紧的,放到唇边轻轻的一吻,带着几分欣慰。

  “哇!宝贝你也醒了,你看看我是谁?”

  江天致朝乔宝贝挥了挥手,脸上的笑容更深了。

  乔宝贝回过头看到江天致那张帅气的脸,他惊喜地跳了起来。

  “威尔爹地!”

  乔宝贝小小的身影已经窜起来,一下子跳进了江天致的怀里。

  江天致抱着怀中的小鬼头亲了又亲,“乖乖,我们家的乔宝贝同学好像又长高了呢!”

  江天致的眉眼间尽是笑意,看着怀中撒娇的乔宝贝一阵好笑,伸出大手揉乱了乔宝贝柔软的头发。

  乔宝贝抬起头来,揉了揉小鼻子,“威尔爹地讨厌,威尔爹地又穿上了白白的衣服,是想给妈咪打针吗?”

  乔安然看着乔宝贝耍宝的样子,嗤笑出声故意装作一副伤心的样子。

  “哎,有的人啊,有了威尔爹地,就忘了妈咪,妈咪好伤心啊!”

  乔安然的声音里满是宠溺的笑意,那笑容明媚得夺人眼球,即便是穿着病号服也遮不住奕奕风采。

  江天致夸张的喊道:“安然宝贝儿,你该叫冷清扬那个木头给你多拍几张照片,我从来都没发现咱们医院的病号服能够穿出这么美的风韵来呢?要不你给我们医院代言算了。”

  江天致说着,好看的薄唇微微上扬,露出洁白的牙齿来。

  顾凌风眯起眼,看着江天致抱着自己的儿子和自己儿子的妈咪“脉脉传情”,心底有股无名火在燃烧。

  他直接掀翻了椅子走过去,“宝贝,到这边来!”

  顾凌风伸出手臂,平常就算是被乔安然抱着,只要他伸手,乔宝贝都会毫不犹豫地扎进他的怀里。

  这可次,乔宝贝扭过头看着顾凌风,夸张地摇了摇头。

  “不要,帅叔叔没礼貌,这里是医院要安静,你怎么能掀翻椅子呢?”

  “哈哈!”江天致顿时大笑起来。

  他强敛着笑意,好看的眉微微挑起,捏着鼻子奶声奶气地学道:“没有礼貌哦!”

  那瓮声瓮气的感觉学的惟妙惟肖的,就连乔宝贝也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咯咯……威尔爹地学的真像,帅叔叔,你听见了吗?不可以随便发脾气的呢!”

  顾凌风的脸色阴沉,放下手臂转身扶起了倒在地上的椅子。

  看着顾凌风怒气冲冲的样子,乔安然有些担忧,这些日子的相处她还是有些了解顾凌风的为人。

  毕竟乔宝贝是他的儿子,他霸道的性子怎么容得下自己的儿子喊别人爹地。

  乔安然伸出手拉住顾凌风的手腕,开口解释道,“他是我在F国的心理医生,有一次他拿着可乐鸡翅诱惑宝贝,让宝贝叫他爹地,结果这威尔爹地一叫就是两年了。”

  乔安然的目光很深,一双水瞳清澈得像是不惹尘埃。

  “心理医生?”

  顾凌风疑惑的看着乔安然。

  乔安然微微偏转了头,稍作镇定地攥住了身下的床单,目光悠远……

  五年前,乔安然怀着身孕去F国留学,在这个美丽而浪漫却又充满了现实的国度漂泊流浪着。

  因为怀孕,没办法稳定下来的她几乎是吃遍了所有的苦头。

  直到后来遇到了冷清扬,她的生活才渐渐的稳定下来。

  只是顾凌风带给她的伤害从来就没有消失过,在噩梦纠缠下乔安然整夜整夜的睡不安稳。

  甚至严重的时候她完全就像是一个玩偶娃娃。

  也就是在那个时候,冷清扬为她请了心理医生。

  这个人就是在同样在F国留学的心理学翘楚——江天致。

  第一次见到乔安然的时候,江天致便清楚她患上了抑郁症。

  接下来的两年,江天致几乎是天天黏在了乔安然的家中,哪怕乔安然后来完全恢复了,他依旧兴致勃勃地跑去蹭饭。

  乔宝贝也一直受到江天致的宠爱,也不知道为什么,乔宝贝似乎和江天致特别亲密。

  明知道江天致是在拿可乐鸡翅诱惑自己,从来不肯吃亏的乔宝贝却还是满心欢喜地叫了他两年的威尔爹地。

  直到上个月回国,乔宝贝还趴在江天致的怀中哭鼻子,愣是哭花了江天致一件阿玛尼。

  “我得了抑郁症,是他帮我治好的。”乔安然并不想把这些不好的回忆再述说一次,更不愿意让顾凌风知道她的曾经。

  他在她的心中永远都只是恶魔,永远都是不可能相交的平行线。

  “安然……”

  顾凌风眉头紧锁,眼眸漆黑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情绪。

  江天致一双亮如星曜的明眸里闪烁着波光点点,唇角的笑容盛开的越发绮丽。

  他看着眼前的两个人,眼神中带了一丝古怪。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