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2章 山顶的星光

更新时间:2018-09-18 18:23:34 作者:闲云 字数:2440

“哦,刚才,后座上坐着个男人。”我说道。

  乔芸哈哈大笑,还故意抖了抖肩头,“好吓人啊,我都快要被吓死了。哈哈,这一点都不恐怖,你看,我的头还在吗?”

  “呀,跑哪里去了?”我故作惊恐。

  “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乔芸很满意我的配合,又说:“其实以前我胆子挺小的,这段时间,让弟弟给我锻炼的,比之前大了好多倍。”

  “小芸,听我一句,千万不要试图去接近鬼神。”

  “我认为,鬼神根本不存在。不过嘛,你看相倒是一绝,令人刮目相看。”

  “一般一般,全国第三。”

  乔芸又被我逗得大笑,她的欢快也感染了我,一时忘记了见到贷命师的不快。

  车子进入安平县之时,已经是下午四点多,我先让乔芸将车子停在银行旁,下车后,存到卡里七万块钱,手里只留下一万。

  接着我又在附近的手机营业厅里,买了一张手机卡,回去争取劝师父也用上手机。

  乔芸还夸我孝顺,继续发动车子,争取天黑前将我送回道观。

  就在车子快到兴旺镇的时候,我接到了一个电话,是刘刚打来的,心情不禁沉了下来。

  胡青青死了!

  刘刚哽咽地讲述,胡青青是半夜从宿舍五楼坠落的,没穿衣服,应该是去洗澡,两个小时后才被发现,已经死透了。

  他下午还跟胡青青去逛街,并没发现异常,只隔了一晚,再见到她的时候,却是一具冰冷的尸体。

  刘刚无法接受事实,我的心情也不好,却只能劝他节哀,死者已经走了,生者当坚强。

  放下电话,我久久不语。

  “小生,怎么了?谁死了啊?”乔芸打听道。

  “我的一位高中同学,跳楼了。”我说道。

  “注意校园暴力,说不定是被人推下去的。”乔芸展开丰富想象力。

  “小芸,如果你深爱一个男人,会为他去死吗?”我认真的问。

  “开什么玩笑,两条腿的男人遍地都是,常换常新,我才不会那么傻。”乔芸对此嗤之以鼻,应该目前为止,还没有她瞧得上的。

  没错,乔芸长得漂亮,家里又有钱,泡在蜜罐里长大,想要什么有什么,她才不会为个男人寻死觅活。

  “小生,你会那么干吗?”乔芸反问我。

  “会吧!”

  “傻瓜!”

  回头想想,我确实有点傻,越是执着追求的,反而越容易失去。

  青云山到了,乔芸跟我一起下了车。

  “小芸,不用送了。”

  “这么晚了,我可不想开夜车,反正明天也请假了,今晚就住你那里吧!”

  “这也太委屈你了。”

  “给我爸发短信了,他同意,还说青云道长信得过。”

  我只好答应,女孩子开夜车也确实不安全,我们一路聊着天,回到了青云观。

  关于乔芸留宿的事情,师父并不反对,我来到师父的屋内,向他汇报了此行的情况,还说给了小玥两万块钱。

  “小生,你做得很对,女孩子没钱才容易犯错。”师父赞同道。

  “师父,上次来咱们这里的那个胡青青跳楼死了。”我说。

  “不一定是因为贷命,她有梦游症,就该及早治疗。”师父很冷静,又说:“一个人如果身在危险中,却放任不管,寿元也不过是个数字。”

  我理解师父的话,假如一个人坚定求死,即便寿元过百,上天也拦不住。

  正是胡青青的侥幸心理,到底害了她。

  我把之前的手机给了师父,他笑着接过去,还询问我如何使用。

  师父终于开窍了,以后我再出去,就不怕联系不上他老人家。

  我还跟师父说了在车上见到黑衣贷命师的情况,他稍显紧张,当听说延长寿元不算违规的时候,又开心地笑了起来。

  “如此说,贷命师也不敢违背天道,我们要把握机会。”师父抚掌快意笑道。

  我点头,表示会努力修行,争取结丹。

  乔芸好奇心很重,趁着我跟师父密谈的时候,将青云观上下都看了个遍,还在菜园子里摘个一根黄瓜,放在嘴里嚼着。

  “这里也不错,至少空气清新。”乔芸赞道。

  “那以后就常来玩。”

  “少不了,我这人闲不住。”乔芸的字典里完全没有“客气这两个字”,又问:“晚饭怎么吃?”

  “当然我去做。”

  “还会做饭,小伙子有前途。”乔芸冲我树起大拇指。

  乔芸的到来,给冷清的道观增添了活力,跟师父混熟了,她想怂恿师父表演个法术,开开眼界。

  当然,师父笑着拒绝了,法术可不是用来娱乐和显摆的。

  晚饭时,乔芸不免问起了供奉的九天玄女娘娘,我进行了详细介绍,法力无边,神通广大。

  她大呼神奇,装得挺像,神情太夸张,恰恰证明根本就不信。

  “出去转转呗!”饭后,乔芸提出要求。

  “外面都黑了。”

  “怕什么,你是男人,能保护我。要不,芸哥罩着你!”

  这话说的,让人无法不答应,我找来手电筒,带她出了道观,也不走远,就在附近的砍柴小路上闲逛。

  周围黑漆漆的,只有手电筒的光亮,乔芸可能是害怕了,说借我胳膊一用,趁机挽了上来。

  嘿嘿,有点像情侣。

  恍惚间,有点像石小玥在身边,就这样假装下去,也不错。

  念头只是一闪而过,我连忙收回,且不论能不能攀上富贵,只剩两年寿元的我,是不该考虑这种事情的。

  “小生,我在柴堆里,看到了小木人,你师父不会再研究巫术吧?”乔芸打听道。

  “怎么会这么想?”我很诧异。

  “宫廷剧,妃子想要皇后死,都会刻个小人,在上面写上生辰八字,叽里呱啦诅咒。”

  我被逗笑了,目前为止,我也不清楚师父为何总是刻桃木小人,但师父的品行我很清楚。

  “小芸,你想多了,一来,师父与人为善,没有仇人。二来,他除了盼着我好,也别无所求。”我解释道。

  “我就是随口一问。”

  今晚的夜空格外晴朗,乔芸很快就被漫天的繁星吸引了,清晰明亮,宛如一颗颗宝石,这是在城市里看不见的风光。

  她让我关掉手电,周围彻底黑下来,她就这样挽着我的胳膊,站在山坡上,仰头看了好半天星星。

  “星光真美,我要记住,回去画下来。”乔芸陶醉道。

  “对我来讲,星空很普通,太常见了。”

  “站在不同的地方,看到的风景也不同,但无论在哪里,都要有发现美的眼光。”

  “大画家,佩服!”我并非虚伪,而是这话很有道理。

  乔芸看向了山顶,那里,正有一颗星星闪亮,仿佛是刻意镶嵌的明珠。

  “等我下次来,拿着单反相机,咱们去最高峰拍星星,以后就创作星光系列作品。”乔芸踌躇满志,仿佛已经成了大画家。

  不早了,我催促下山,乔芸却是意犹未尽,直唠叨没看够。

  我说回道观也能看,可以把所有灯都关了,也是漆黑一片。

  一路上吸着烟,聊着天,说说笑笑,眨眼就返回了道观。

  就在推门的时候,哎呀,乔芸一声惊叫,跳出去好远,然后又跑回来,还是觉得躲在我身后更安全。

  怎么了?

  我打开手电筒照过去,这才看见,门槛下方,有个脏兮兮的毛团,而且还在蠕动。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