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8章 肾水浑浊

更新时间:2018-09-18 18:22:16 作者:闲云 字数:2057

就在这时,别墅的门开了,走出来一名四十多岁的美妇,她穿着短袖丝绸绣花上衣,衬托的皮肤更白,脖子上的钻石项链,个头很大,在阳光下划出刺目的火彩。

  “小芸,这就是你接来的客人吧?”美妇问道。

  “是啊,乡村帅哥一枚!”乔芸似乎从来就没怎么正经过。

  “这孩子,总这么淘气。”美妇嗔道。

  “阿姨好,我叫林生。”

  “小伙子真不错,我是于诺,小芸的母亲。”

  “妈,小智的情况怎么样了?”乔芸问起了弟弟。

  “挺好的,在上面打游戏呢!”

  我们三人进了屋,里面的装修非常奢华,水晶吊灯都是七层的,随处可见的实木家具,背投电视,还有宽大的布艺沙发。

  乔芸跑上楼,去看弟弟,于诺安排我坐在软软的沙发上,让保姆端来茶水和果盘,也坐下来跟我聊天。

  听说我是孤儿,于诺很受触动的样子,说乔家奇也是个苦命的人。

  “小生,听说你会看相,给阿姨看看好不好?”于诺道。

  “有说错的地方,请多包涵。”

  “手相,还是面相?”

  “面相就行。”

  于诺端端正正坐好,任由我仔细看她。

  乔芸长得很像母亲,大眼睛,高鼻梁,还带着点叛逆的野性。

  跑题了。

  于诺额头丰盈,从小家境应该不错,我猜测,乔家奇应该借了媳妇的光,才能发展到今天。

  这不是重点。

  我在于诺的下眼睑处,发现了一条浅浅的纹路,两头都打个结。

  书上讲,打结的纹路都是不吉,此处对应是肾脏和胞宫,细看之下,这地方的颜色也有些暗淡,象征着肾水浑浊。

  我稍稍犹豫,还是直言道:“阿姨,你眼下的这条纹路不太好,肾脏可能出了问题。”

  “真厉害啊!”于诺吃了一惊,并不否认,“我最近总是腰疼,前天刚去医院检查过,双肾都有结石,有危险吗?”

  “纹路还很浅,及时治疗,应该会好的。”我说。

  “家奇回来说你很厉害,我还不信,这回算见识了。”于诺满意地点头,看来刚才也是在考验我看相的水平。

  我略有无语,但很快释然,谁也不愿意请个骗子到家里来。

  尤其,于诺还显得很强势。

  乔芸带着弟弟从上来下来了,推到我跟前,说道:“林生,给他看看,彻底好了吗?天天晚上吓人。”

  小男孩十岁左右,方头大脸,很有小男子汉气概,五官也很英俊,有乔家奇的影子。

  我仔细看了他的面相,点头道:“应该一切正常了。”

  “这孩子,最近一段时间,每晚都会吓醒,说是一对穿着长袍的老头老太太,站在床边不走,还摸他。”于诺道。

  “妈,姐,我没撒谎,他们还一身臭味,手上只剩下骨头。”小男孩嚷嚷道。

  “应该是坟地的另一家吧,他们不会再来了。”我进行了一番解释,因为撵不走乔家奇的父母,就来找子孙闹。

  “以前,我从不信这些,孩子生了病,却不得不信了。”于诺感叹道。

  小男孩又跑上去打游戏了,于诺去安排晚餐,乔芸陪着我在沙发上看电视,综艺节目,主持人很搞笑,乔芸笑得前仰后合。

  饭菜上桌了,色香味不比大饭店差,乔家奇这才赶回来,对我倒是蛮客气的。

  席间乔家奇说起了师父,满怀感激,当初给他指了条明路,否则留在靠山村,现在还在打光棍。

  其实我心里一直有个疑问,乔家奇讨厌靠山村,但是他发迹了,似乎应该早些回去看望师父才对。

  我跟乔家奇都对父母没好感,算是同病相怜,一起骂爹娘,相谈倒也非常融洽。

  “小生,哪天不想在道观了,就来找我,一切我来安排,也带着青云道长。”乔家奇承诺道。

  我只是点点头,人家只是一时兴起,还是不能太当真的。

  饭后乔芸陪着我,在小区了散了会步,回来后我被安排到三楼休息。

  乔芸也在这一层住,还请我去她的闺房参观,里面摆放着十几幅大大小小的油画,风景、人物都有,我还看到她一幅自画像,翘着手指拿着烟,涂着红嘴唇,透着一股魅惑。

  这回我信了,乔芸就是喜欢绘画,而且水平还不低。

  “林生,你有什么爱好?”乔芸打听。

  “跟着师父学看相,学风水。”

  “这也算?”

  “好像也没别的了。”

  “说实话,年轻人都不认这些,也就忽悠忽悠那些家里有难事儿的中老年人。”乔芸大大咧咧说着,又解释道:“哦,我不是说你啊!”

  之前我也没打算学这些,只想着能考上大学,还不是让贷命师给逼的。

  “我会成为一代宗师的。”我一本正经道。

  乔芸又被逗笑了,忽然拿出手机,给我拍了一张,说闲着的时候,给我画一幅画像,配上道袍和长胡须。

  我也笑了,跟乔芸在一起让人很放松,这似乎才是年轻人该有的生活。

  而我自己都感觉有些少年老成。

  说笑了一阵子,我回到房间休息,这间屋子算是阁楼,斜坡的顶棚上,开着一扇窗,躺在床上,就能看见夜空的景象。

  城市的灯火通明,在这里星光显得微不可查,不像青云观,每一颗星辰都格外清晰。

  我不忘练功,直到半夜才真正睡去。

  即使我来到了百川市,刘青萍的尸狗魄也如影相随的跟来了,我依然能感觉到,仿佛她就躺在我身边。

  第二天吃过早饭,乔家奇在车库里,搬出来两个很普通的黑陶罐,在农村一般用来腌制咸菜或者咸鸡蛋。

  我猜,里面装的就是乔家奇父母的骨骸。

  讨债还债无债不来,乔家奇那表情,相当厌恶,就像是拿着两罐垃圾。

  昨天在路上,乔芸悄悄跟我说,她的爷爷奶奶腐烂得很彻底,就检出几块骨头来,也分不清是谁的。

  乔家奇也不管这些,随便装进这两个陶罐里,只等着尽早重新埋了,以后的祭奠?看心情吧!

  将陶罐放进后备箱,乔家奇就开车走了,于诺不参与,也开车去上班。

  我还是坐乔芸的车,随后一步,赶往百川公墓。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