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5章 根脉不可断

更新时间:2018-09-18 18:20:21 作者:闲云 字数:2142

事情要追溯到三十年前,那时乔家很穷,揭不开锅的那种。

  当然那个年代,家家户户都是如此。

  不像现在,人们都在抱怨厨房油烟重,不好打扫,那时候的锅灶是最干净的。

  但是同样是穷,乔家格外突出。因为乔家奇长得又高又大,还格外能吃,一个人赶三个人的饭量,不容易养活。

  乔家奇的父母原本憨厚老实,省吃俭用养活儿子。后来却不知道信了什么邪物,坚定地认为儿子是祸害。

  祸害必须除掉,他们还标榜大义灭亲。

  乔家奇那时才十岁,傻乎乎的,被父母按住绑上石头,扔进了河里。

  结果他竟然没死,半天后哇哇哭着,湿漉漉地又回到家。

  血浓于水,看到儿子回来,乔家奇父母抱着他痛哭,但哭完之后,还是觉得他是祸害,还得再大义灭亲。

  他们给乔家奇吃了顿饱饭,一天之后,父母把年幼的乔家奇带上山,想把他从悬崖上推下去。

  “难道他也挂到树上了?”我忍不住打断师父,虎毒不食子,也难怪乔家奇那么恨他们。

  师父却摆摆手,说出一个让我很意外的结局。

  结果是,乔家奇安然无恙,他的父母却双双坠崖摔死了。

  村民们有理由怀疑,是高大的乔家奇害死了父母,人人对他避而远之,他却对此一言不发。

  因为年龄小,法律也拿他没撤。后来乔家奇独自一人,拖着父母的尸体,随便找个坑埋了,并且再也没去看过。

  乔家奇父母的死,已经成了解不开的谜。

  “师父,你觉得是乔家奇干得吗?”我颇有兴趣地问。

  “不,他也算忠厚,那时太小,虽有力气,但对父母还是十分依赖的,怕是另有原因吧!”师父摆手道。

  “这么邪恶的父母,也是该死。”我幸灾乐祸。

  乔家奇的父母将他推下河,而我的父母将我遗弃山林,性质上也差不多,我当然要向着他说话。

  区别是,我还在襁褓中,不记事儿,又有师父庇佑,开开心心长大。而乔家奇十岁了,亲眼目睹两次至亲相残,恨意更浓。

  “话虽如此,父母毕竟是根脉,开枝散叶,离不开根部的养分。”师父郑重地说道,接着又说:“乔家奇很有运势,无意将他的父母埋在了风水宝地上。”

  “那怎么还连累了他的儿子?”我不解地问。

  “打个比方,一间好房子,住了两户人家,都说是自己的,吵闹不宁也正常。”

  我被逗笑了,这个比方很恰当,所以说再好的风水,也要分出邻居来才行。

  师父接着讲述,乔家奇成了无人愿意收留的孤儿,因为村民都怀疑他杀了父母,是个小煞星。

  也没几个人愿意接济他,见到他就躲。

  偏偏这种人的生命力十分旺盛,吃草籽,啃树皮,甚至吃土,小乔家奇不知几次饿晕在自家的破房子里,醒来后便摇摇晃晃四处找吃的。

  最终他还是以顽强的生命力,长成了二十岁的大小伙子。

  他也种地,但庄稼总被人蓄意破坏,粮食总也收不到多少。因此乔家奇对靠山村这个地方,一丝好感都没有。

  一次师父在村里遇到了乔家奇,郑重地告诉他,苦难该结束了,到外面打拼,必有富贵。

  乔家奇信了,将破房子卖了二百块钱,背上行囊出发了,房子的买主就是刘二嘎。

  此后二十年,他再也没回来,村民们也几乎将他给忘了。

  “师父,你拯救了他,恩重如山啊。”我眼睛又亮了,沉浸来跌宕起伏的故事中。

  “不,他早就想走了。或许另外有人也这么劝过他。”师父若有所思。

  “除了师父,靠山村还有哪个善心人肯接济他!”我坚持道。

  “也并非如此,总有几个善心人积德行善,也劝他打拼谋生路,我只不过让他鼓足勇气而已。”

  师父并不觉得自己身上有什么功劳,这可能也是不要钱的原因。

  但我却并不认为,老一辈的都自顾不暇,哪有余粮接济乔家奇。而那些和他同辈的,也一定会被父母警告远离。

  所以我认为,除了师父,不该存在其他的善心人。

  “小生,你脸上的驿马动了,明天出行吧,我就不跟着了。”师父道。

  “嘿嘿,谁会找我啊?”我笑了。

  “乔家奇,怨恨归怨恨,他总要妥善处理父母的骸骨,也是为了自己的孩子。”师父做出了判断。

  “选坟地,城里都是公墓,我也不懂啊!”

  “乔家奇的本运极旺,祖运的影响已经不大了,却不能没有,使用飞星九运法即可,公墓跟相宅相似。”师父点拨道。

  “最后一个问题,可以收钱吗?”我又问。

  “早就说过,以后钱财归你管。”师父淡淡一笑,言外之意,可以!

  我对此满怀期待,乔家奇出手如此阔绰,这次出行,收获一定非常可观。

  第二天上午,果然有人来了,却不是乔家奇,而是他的女儿乔芸。

  “青云道长,父亲让我过来,请您进城一趟,帮着选一块墓地。”乔芸道。

  “我身体有些不适,让林生去吧,他能胜任的。”

  乔芸笑了,点头答应,大概也不想带着老头吧。我背上师父的罗盘,跟着乔芸离开了青云观。

  “林生,你这个年纪,正应该上学才对。”乔芸道。

  “我生病了,没参加高考,也不想念了。”

  “借口吧,是不是学习很差?”

  “哦?你也会看相?”我故作惊讶状,竖起大拇指,“被你看准了,嗯,标准的学渣。”

  “哈哈,你倒是诚实,跟我想象的道士不一样。”

  乔芸大笑,性格很开朗,当然,她是有钱人,自然不用体会穷学生的艰辛,也不会为了前途不惜去贷命。

  “你考上大学了?”我问。

  “考上了,百川大学,从家里开车过去,半个小时吧!”

  “看不出来啊,还是个学霸。”

  “霸个头,我是艺术生,家里还花了不少钱呢!”乔芸翻了个白眼。

  “我有个同学,也在百川大学。”

  我说的当然是石小玥,每隔几天,她都会给我发一个短信,有的没的聊上几句。时间长了,我也想开了,不做恋人,也可以做朋友。

  “好吧,我不介意你借办完事的机会去看她,女同学吧?”

  “嗯!”

  “还挺多情的,这个道士不合格。”乔芸又笑了,说完还不见外地在我的肩膀上拍了下。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