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4章 子惊纹

更新时间:2018-09-18 18:20:02 作者:闲云 字数:2194

“继续练功吧,如果你有幸结丹,寿元自会过百。”师父说。

  应该很难吧!

  因为师父曾说过,他寿元九十,那就说明,他也没有结丹。

  时光飞逝,转眼就到了深秋,落叶纷纷。

  胡青青一直没来解决梦游的问题,倒是打过电话,说学业太忙,无法抽身。

  这是侥幸心理,我自然也不好勉强。

  日积月累、心无旁骛地练功,我终于打通了大周天,让真气顺利流转于十二经脉。

  师父非常开心,告诉我,一旦在丹田凝结成气珠,也就是金丹的雏形,就传授我画符和咒语,以及简单的法术。

  这期间,我又加上了一门课程,造玄门独有的《青衣风水》,师父说,寻龙点穴,识砂辨水,可以改变一个人甚至一个家族的大运势,不可不会。

  相学和风水有些相通的部分,我掌握得很快,但却苦于没有实习的机会。

  靠山村最近很平静,并没有丧事发生,而且因为日子安稳,上山朝拜玄女的人也不多,我跟师父基本上等于吃老本。

  带着好奇,也为了锻炼眼力,我仔细查看了青云观的风水,并且结合附近的山势情况,绘制了一幅草图。

  翻书对比后,我被惊呆在当场,不可置信,连忙去找师父核对。

  “师父,这是升仙局吗?”我激动的问。

  师父微微一笑,点头道:“原先不是,但几个月前,这条小溪改道,从北侧流过,改变了风水格局。”

  “道观会出仙人的。”

  “小生,知而不为,万般皆空。”师父的话大有深意。

  我理解,师父在告诉我,即便生活在升仙局的绝佳风水中,却不思进取,到头来也不会成仙。

  “我一定努力,跟师父一道,超脱生死。”我信心饱满地说道。

  “师父年纪大了。”师父有些感叹,又岔开话题道:“今天会有贵客登门,把道观和自己都收拾一下吧!”

  “什么样的贵客?”我疑惑地问。

  “到时候就知道了。”

  我出了门,立刻开始打扫道观,还给玄女上了香,自己也洗了澡,换上干净的衣服。

  下午三点,贵客来了,一名中年男人带着个女孩走进了道观。

  男人四十出头,方头大脸,身材微胖却不臃肿,西装笔挺,红色领带,皮鞋镶着金边,单看这身行头,就值不少钱。

  女孩只有十七八岁,个头高挑,青春靓丽,穿着水墨蓝的牛仔装,里面的白色套头衫上,绣着一只展翅的苍鹰。

  “青云道长在吗?”男人喊道。

  师父不急不慌地从屋内出来,男人连忙弯腰鞠躬,很歉意的说道:“十分惭愧,多年没来看您。”

  “无妨!”师父摆摆手。

  “一点薄礼,不成敬意。”

  男人说着,从夹着的挎包里,拿出几捆钱,放在石桌上,看起来足有五万。

  我顿时眼睛亮了,这么多钱,师父真有本事啊!

  “家奇,无功不受禄,拿回去吧!”但师父居然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当年若非道长指点,我岂能有今天。”

  “那是你的运势,与我无关。”

  见师父态度坚决,男人讪讪地把钱装了回去,把我给急的啊,那人主动送的,又不是从包里抢的,为什么不要?

  男人又介绍那个女孩,他的女儿乔芸,刚刚年满十八岁。

  乔芸,家奇?

  我推断出男人的名字,乔家奇。

  “这位小伙子是?”

  “我徒弟林生,实不相瞒,是从树林里捡来的孩子。”师父道。

  乔芸捂嘴笑了,大概也推断出我名字的含义,很直接,很俗气。

  “唉,离开太久了,对村里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乔家奇长长叹了口气。

  听起来,乔家奇还是靠山村的人,我怎么不知道?

  靠山村这种穷山沟,竟然也会出一名富翁?

  “家奇,恕我直言,不回来祭拜父母,便是你的不对。”师父道。

  “祭拜?”乔家奇冷哼一声,“不瞒道长,我这次回来,就是想把他们的坟头平了,永远都找不到。”

  我倍感吃惊,原来怨恨父母的人,不止我一个,眼前这位表现得更激烈。这些话让别人听到,肯定要大骂乔家奇大不孝,但却让我对他有了一丝好感。

  “那你就大错特错了。”师父正色道。

  “错在哪里?”乔家奇反问道。

  “小生,过来给他看看。”师父招呼我。

  乔家奇还在气恼中,不太情愿地一屁股坐在石桌旁,拿出一支烟点上。

  “呦,你还会看相?”乔芸笑道。

  “谈不到精通。”我淡淡地回了一句,仔细打量乔家奇。

  眉毛有势,眼带神光,鼻头丰隆,地仓有容,绝对是富贵人的相貌。但是他的额头长得不好,年少清贫,而且多灾多难。

  细看之下,我还是发现了问题,他的子孙宫上,有了一道波浪形的纹路。

  “乔先生,好的不说了,你的眼下有子惊纹,表示你儿子得了惊恐症。”

  乔家奇被惊呆了,乔芸也是一副无比吃惊的表情。

  “好,果然是名师出高徒。”乔家奇赞了一句,竖起了大拇指。

  接着,乔家奇就猛拍了一下石桌,愤怒道:“这两个老东西,死了就死了,还想继续害我儿子,绝不能忍。”

  “幸亏爷爷奶奶重男轻女,九泉之下想的是孙子,否则我就麻烦了。”

  乔芸撇撇嘴,看父亲瞪她,吐吐小舌头,站得远了点儿。

  “稍安勿躁!”师父不悦地摆摆手,又对我说:“小生,说出孩子得病的原因来。”

  子惊纹,坟上坟,阴德不聚累后人,迁移方为绝妙法,香火再燃安游魂。

  相书的歌诀我记得很清楚,直言道:“孩子生病的原因,是因为坟下有坟,亡者魂魄不安,只要迁移了,就能解决问题。”

  “这有可能啊,我随便找个洞就把他们给埋了,好办,再挖出来扔了。”乔家奇还是不肯罢休。

  不知道他为何如此怨恨父母,但我还是坦诚地说道:“乔先生,这不能彻底解决问题,必须香火再燃才行。”

  “哼,让我去拜祭他们,门都没有。”

  “爸!”乔芸跺了下脚,劝说道:“总要为你宝贝儿子考虑啊!”

  “那就迁回城里吧,花钱给他们买一块墓地。”乔家奇心有不甘,但为了儿子,到底还是妥协了。

  乔家奇又想掏钱,被师父制止了,他一再感谢后,带着女儿离开了。

  贵人来了,却没赚到钱,还不如不来。

  我当然不会埋怨师父,他这么做自有道理。

  师父跟我说起了乔家奇的过往,很有意思,简直是一部传奇的苦难史。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