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3章 严重违规行为

更新时间:2018-09-18 18:19:44 作者:闲云 字数:2155

胡青青撇撇嘴,没把我的话听心里去,还在嘴硬。

  “我又没违规,怕什么啊!”

  “一张召灵符,搞到了高考试卷和答案,另一张呢?”我质问。

  “我,我写上了让刘刚只爱我一个人。”

  “超过贷命合同的范畴,就是违规。”

  “世界上,很多人不都恩爱到老的吗?难道那些爱情故事是假的?”胡青青据理力争。

  “但是,爱的含义很广泛,刘刚有父母,将来还会有学业、事业,当然也会孩子,你这么做,太自私了!”我沉声道。

  胡青青这才如梦方醒,哽咽道:“可我,真的爱他,不想失去。”

  “贷命师才不会跟你讲感情,在他们那里,只有规则。”

  “林生,你告诉我,该怎么办啊!我怕得要死。”胡青青发自内心地说道,一只手伸进内衣里,拿出那张土黄色的贷命凭证。

  我只是想看看,并没有接过来,让她重新放回去,这才又问:“青青,你梦游吗?”

  “症状很轻的,只是偶尔晚上去厕所,自己不记得。”

  “你睡不醒,对外界没感知,甚至都感觉不到痛苦,再加上梦游,将来只怕你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林生,你师父很厉害,让他救救我。”胡青青是真怕了,不断哀求,“我攒了两千块钱,都可以取出来给你们。”

  “不是钱的问题,我需要了解全部情况,才好去问师父,有没有解救的方法。”

  胡青青擦了擦眼泪,终于将一切都合盘托出,我听得是异常惊心。

  胡青青的上线居然是她母亲的情人,一名戴着眼镜,文质彬彬的中年男人,某研究所的副主任。

  此人跟胡青青的母亲是同学,暗恋已久,就在三个月前,两人之间偷情的秘密才被揭开。

  可想而知,胡青青的父亲是何等恼羞,但是她母亲为了情夫,不惜以死相逼,家里闹腾得鸡飞狗跳,能砸的都砸了。

  夫妻关系一直不好,平日里也是争吵不断,对胡青青也是疏于管理。否则,她的学习成绩也不会那么差。

  不管怎么说,胡青青是不支持父母离婚的,于是偷着去找那个男人谈,希望那个男人放手。结果那个男人很会说,她反而着了道,被介绍去见了邱丽,签订了贷命合同。

  “他现在的情况怎么样?”我问。

  “一个月前,他失踪了,后来尸体从河里浮了上来,泡的都腐烂了。我一直以为,他的死跟,跟我爸有关。”胡青青很担忧,当然不希望父亲是杀人凶手。

  “不一定有关,贷命的结果,最终都会丧命。”我说。

  “我妈回家了,哭着跟我爸道歉,说不知道怎么了,鬼迷心窍。现在两人还在冷战,家里没有一点温暖,唉,我很想早点去上大学。”胡青青感慨道。

  “如果还有缘分,那就拆不开,反之强留也不会拧在一起,你不要管了。”

  “林生,我不瞒你,心里有种强烈的渴望,想要到山上露营。所以才鼓捣他们来到了青云山。”

  “你违规了,被设定为在悬崖摔断腿。”我如此猜测,否则根本没法解释这种奇怪的举动。

  关于那个男人的死,我也有推断。

  召灵符,可以让美女来陪过夜,但是却没说可以让这个女人一辈子不离开。

  那男人肯定先占有了胡青青的母亲,食髓知味后,又用了一道召灵符,想要获得一辈子的爱。

  胡青青对刘刚也这么干了,但她的惩罚明显比较轻。

  区别就在于,那男人拆散了别人的家庭,属于严重违规。

  “青青,你也看到了贷命的后果,不要再害人了。邱丽给你的那张名片,找个机会扔了吧,她要问你,就说不小心丢了。”我说。

  胡青青点头,为想要传给樊玉晶而感到自责。

  “还有,千万别再续约了。”

  “不会了,我已经少了二十年寿命。”

  “有一天,刘刚可能不会爱你了,要有心理准备。”

  听我这么说,胡青青立刻又哭了,她所做的这一切,还不都是为了刘刚,到头来一场空,当然万分不甘。

  “强扭的瓜不甜,参考那男人的结局吧!”

  胡青青很勉强地答应,我这才去找师父过来,看看如何处理这件事儿。

  师父认真地给她看了相,很遗憾,原本能活六十二,现在只有四十二岁。而且,召灵符都用光了,寿元是赎不回来了。

  事情闹到了这种地步,师父还是希望胡青青能继续去上大学,关于腿伤的问题,也有办法解决。

  师父给了她一个药丸,服用后,十天内感觉不到腿伤的存在,但是之后必须重新躺下来养伤。

  胡青青万分感激,这样她就可以正常去大学报道,大不了装着在校园扭伤腿,再请假回来。

  关于梦游的问题,师父说,只能等胡青青腿伤好了,再过来想办法处理。

  刘刚睡醒了,脸上的苦恼还没消退,胡青青让他跟樊玉晶先走,当场给父亲打去了电话,说是自己不小心,在山上摔断了腿,在青云观得到了救治。

  在胡青青的坚持下,刘刚和樊玉晶先一步离开了。

  下午,一名戴着金链子和大金表的魁梧男人,领着几个兄弟来到了青云观,正是胡青青的父亲,安平县最知名地痞胡三。

  责骂了女儿几句之后,胡三就吩咐手下兄弟,用担架将女儿抬走了。

  胡三对师父和我一再表示感谢,并且坚持留下了五千块钱。

  有史以来,第一次收到这么多钱,我还是很开心的。可让我没想到的是,师父好像比我还高兴,不断笑眯眯地仔细打量我。

  “师父,我的面相有变化?”我问。

  “呵呵,不错,寿命延长了半年。”

  “怎么回事儿?”我很惊喜。

  “积德消业,上天不负,给你所需。”师父高兴地说道。

  替死去的刘青萍洁净身体,帮助刘秀红除掉鬼胎,尤其是这次,我不顾危险,将胡青青从悬崖上救了上来。

  师父说,这些善举对我益处多多,造命的第一条,就是以德为先。

  “师父,是不是说以后我多做善事,就可以不停地延长寿命?”我重燃希望,脑海里却在飞速过滤一些画面,村子里的路有几个坑,哪家的墙塌了。

  不过师父的话,让我的心又凉了下来,“续命艰难,但光阴易逝。”

  也就是说,我剩下的时间不够续足够长的命,“师父,难道就没别的办法了吗?”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