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2章 日久生情

更新时间:2018-09-18 18:19:25 作者:闲云 字数:2125

走了几里地,刘刚就开始喘粗气,我只好接过胡青青,背着她继续上路。

  “林生,我真后悔。”刘刚道。

  “别说了,这也是万幸了。”我说。

  “多亏林生及时赶来了,否则,我们的麻烦就大了。青青要是出什么意外,我俩都解释不清楚。”樊玉晶嘟囔道。

  “是啊,青青太固执了。其实走到一半的时候,我就烦了,当时就想下山的。”

  “还说,她还不是为了晚上钻进你的帐篷里。”樊玉晶翻了刘刚一个白眼,咬牙道:“大家都知道的事情,非得偷偷摸摸干,直说有那么难吗?”

  樊玉晶应该是又联想到隐瞒自己的父母。

  大家尴尬一笑,没人接茬

  我心里猜测,胡青青应该有梦游症,否则不会大晚上地跑到了悬崖边。

  可是她没有尸狗魄,睡着后失去了本能感知,加上梦游症,就变得更可怕。即使躲过这一劫,将来也会随时处在极度危险中。

  我的体力消耗也很大,累得发出很大的喘息声,刘刚连忙又把胡青青给接了过去。

  樊玉晶拿着装有贵重物品的小包,上山下山受惊吓,也是呼呼直喘。一路,我们三个人都累得不想说话,只有胡青青睡得很沉。

  后半夜三点,我们终于下了山,重新回到青云观。

  师父为了等我们一直没睡,看到胡青青这幅样子,忙让我将她放在床上。

  灯光下,看得更加清楚,胡青青的脚上都是伤口,有的已经翻出皮肉,惨不忍睹。

  关键还是她的左腿,比刚才肿得更厉害,再不处理,恐怕就要彻底废了。

  “道长,求您救救她。”刘刚恳求道。

  “不要紧的。”师父摆摆手,让我取来银针,先封住胡青青腿上的几处穴道,然后开始为她正骨。

  胡青青只是颤抖了下,我们这才知道,她不是睡着了,而是晕了过去。

  做完这些,师父用尖刀轻轻划开皮肤,让里面积存的液体渗出,这才上了药,用布条包好。

  脚上的伤口也进行了外敷处理,用不了几天就能愈合。

  整个过程中,胡青青都没有醒。我也没打算叫醒她,因为在清醒状态下,大喊大叫反而会影响治疗。

  处理完师父就去休息了,我们三人坐在院子里,虽然很疲惫,却都没有睡意,坐在院子里聊着天。

  喝了几杯热茶,大家才疏解了紧张的情绪,这惊心动魄的一晚,对于刘刚和樊玉晶而言,怕是这辈子都忘不了。

  胡青青摔断了腿,刘刚的心情很糟,不知道回去怎么跟她的家长交代。

  还有,马上就要开学了,如果影响了读大学,罪过就更大了。

  “刘刚,不用太担心,我师父的医术很高超,胡青青倒是可以堂而皇之躲开军训。”我劝道。

  “以前可没看出刘刚这么痴情,对待胡青青啊,简直就是百依百顺。”樊玉晶翻了个白眼。

  唉,刘刚叹了口气,说道:“不瞒你们,我之前并不是真喜欢她,搞对象也是个玩。最近这一个月,也不知道怎么了,一天不见就想,她提什么要求,我都不想反对,挺没出息的。”

  “日久生情。”樊玉晶解释道。

  “也不是那样。”刘刚摆摆手,“这种感觉很奇怪,总像是做梦一样,不真实。”

  胡青青不正常,是因为去贷命了。刘刚的这种感觉也太不正常,但他家境优越,人长得帅,品学兼优,是没有理由去贷命的。

  分析下来,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胡青青在刘刚身上做了什么。

  南方有种蛊术,女子若施行,可以让男人一辈子死心塌地,也就是通常所说,某某人中了情蛊。

  胡青青还没这个本事,但她也有能用的东西,那就是召灵符。

  想到这里,我也不禁暗吸了一口凉气,贷命,处处都是陷阱。

  通常情况下,贷命者都能得到两张召灵符,胡青青可以用一张来换取高考试卷,另外一张,她可能冒失地写上,让刘刚一生爱她。

  超出贷命合同约定的范畴,属于违规,也许违规情况并不严重,断掉一条腿,就是对应的惩罚。

  “林生,你怎么不说话?”樊玉晶问我。

  “小晶,这次露营,是青青约你出来的吧?”我问。

  “是啊,她说看我心情不好,陪我出来散散心。”樊玉晶说到这里,又补充道:“其实见面之后,我才知道刘刚也跟着的。”

  我心里有了判断,胡青青将樊玉晶约出来,多半就是想加深关系,然后将樊玉晶发展成贷命的下家。

  “小晶,你考的学校虽然不好,家里也出了点情况,但这不表示,你将来就没出息。我很看好你,或许能成为农业专家。”我鼓励道。

  “真的吗?”樊玉晶开心起来,点头道:“你看相真的很厉害,我信你。”

  “刘刚,青青的情况有点麻烦,你大概要在这里待几天。”我说。

  “没问题的。我一直在琢磨,怎么跟她爸说。”刘刚的眉头拧成了大疙瘩。

  “还是等她醒来后,再研究对策吧!”

  刘刚同意我的建议,要征求当事人的想法,再说了,胡青青的父亲也不好惹,那可是安平县出了名的地痞。

  早上八点,胡青青终于真正睡醒了。

  樊玉晶跟她一个屋,将昨晚整个事情的经过都告诉了她,很快,就听到屋内传来大哭声。

  我走了进去,胡青青吃力地抬起上身,哽咽道:“林生,对不起啊!”

  “没什么,你该高兴,捡回了一条命。”

  “唉,我这是怎么了,睡着觉,竟然就跑到了悬崖边上,还弄断了腿。好疼啊,都要疼死人了!”

  这几天疼痛是不可避免的,忍着吧!

  “小晶,你先出去吧!”我说。

  樊玉晶听话地出去了,刘刚还在酣睡,屋里,只剩下我跟胡青青两个人。

  “林生,救命之恩……”

  “别说了!”我打断她的话,问道:“那张卡片还带在身上吧!”

  “什么卡片?”胡青青装迷糊。

  “就是邱丽给你的那张名片。”

  “林生,难道你?”胡青青神情愕然,满眼的不可思议。

  “我了解情况,你告诉我,不算违规的,也好一起想办法。”我回答得很含糊,并没承认自己也贷命的事情。

  “我,唉,反正也这样了。”

  “弄断腿,就是惩罚,下次,可能会更可怕。”我提醒道。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