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1章 挂在悬崖边

更新时间:2018-09-18 18:19:04 作者:闲云 字数:2131

樊玉晶一头雾水,从拉开的帐篷口看去,里面果然没人。

  “这有点不好意思,可能我去捡柴的时候,她溜过来的。”刘刚讪笑着挠挠头,过去拉开了自己的帐篷。

  然而,帐篷里空空如也!

  胡青青不见了!

  “青青!”

  刘刚脸色非常难看,顿时慌了神,放声高喊,“青青,你在哪里?别闹,这不好玩。”

  “青青!快出来吧!”

  樊玉晶吓得小脸都白了,也在不停地呼喊。

  没有回音!

  我想,此刻他们都后悔了,不该不听我的劝,大晚上跑到山上来露营寻刺激。如果胡青青出现意外,那将会给他们留下一辈子的阴影。

  “不用喊了,她听不见,但也走不远,赶紧在附近找。”我说。

  胡青青没有尸狗魄,如果处在睡眠状态,对外界根本没有感知,喊也没用。

  只是我不明白,她为何离开了帐篷?

  兵分两路寻找行不通,此时的刘刚和樊玉晶都吓到腿软,紧张地聚集在我身边。

  我看看表,已经快午夜十一点了,必须抓紧找人。

  一旦进入午夜子时,阴气最旺,也是意外事件的高发期。

  我带着两个人,立刻在附近开始奔跑着寻找,西面可以排除,我在那边过来,应该能碰见胡青青。

  北面,没发现。

  东面山坡上,同样也没有!

  我心中凛然一惊,南面是悬崖,如果胡青青去了那边,一定凶多吉少。

  “快走!”

  我高喊了一声,率先朝着南面跑过去。

  刘刚和樊玉晶也连忙跟上,不敢离我太远,此时,小火堆已经灭了,黑暗更增加了人的恐惧。

  “啊!”

  樊玉晶突然发出一声惊呼,我连忙停住脚步,她指着一堆树丛,身体颤抖得像是筛糠。

  手电筒的强光下,树枝上挂着一只女士的袜子,正是胡青青的,而且,地面上还有斑斑的血迹。

  “青青!”刘刚哭了,不知是吓得还是因为难过。

  他自然认为,胡青青被野兽给叼走了,血迹就是最好的证明。

  “别哭了,抓紧找。”

  我觉得不像是野兽的做法,野兽会首先攻击脖子,留下的将是大片的血渍,这里的鲜血,更像是被树枝划破皮肤留下的。

  顺着血渍,很快,我们又找到了胡青青的两只鞋子和另一只袜子,她现在竟然是赤着脚。

  我终于理解,师父为什么要把刘青萍的尸狗魄,借来给我用。没有尸狗魄,真得很可怕,处在睡眠状态,也会失去了痛感。

  终于我们来到了悬崖边,但没有发现胡青青。

  我用手电筒仔细观察地面,还是发现了几滴血渍,她应该就在附近。

  刘刚再次蹲在地上,痛苦地捶着头,樊玉晶也哭了起来,他们认定了,胡青青已经坠落下悬崖。

  胡青青有灾不假,我和师父都看出来了,但未必会死!

  我小心地靠近悬崖边,用手电筒向下照,很快,发现了一个红色的影子,悬在半空中。

  是胡青青!

  她也真是命大,衣服被悬崖上生长的一棵小树挂住了,否则,落下百米悬崖,必死无疑。

  “在这里呢!”

  听到我的声音,刘刚和樊玉晶连忙跑过来,看到下面的胡青青,却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胡青青摇摇欲坠,生死就在瞬间。而她看起来竟然还闭着眼睛,像是睡着了,又像已经死了!

  先把人救上来再说!

  我顾不得多想,解下腰间的绳子,缠在大树上系好,还打了个死结。

  “我,我下去吧!”刘刚明显不自信。

  “还是我去吧,一会儿,你们两个使劲拉绳子,千万要快,否则绳子断了,就到下面给我收尸吧!”

  我边说边将绳子的另一端,牢牢系在自己的腰上。

  “林生,谢谢你!”就在我准备下去的那一瞬间,刘刚哽咽着拉住我。

  “省省力气吧,一会儿千万要使劲往上拉!”我甩开他的手,你小子要早点听我的,谁还会去冒险?

  “你放心,就是拼了命,我也要把你们拉上来。”刘刚拍着胸脯道。

  我踩着山崖,一边放绳子,一边向下移动!

  不紧张是假的,我的额头也开始冒汗,还是要感谢师父,让我用壮骨草泡澡,有了充沛的体力。

  终于,我靠近了胡青青的一侧,伸出手去,先是小心环住她的腰,然后猛然用力,将她死死地抱在怀里。

  身体是软的,还活着,我不由松了一口气。

  “快拉!”我朝着上面喊道。

  如果是我一个人,还可以顺着绳子爬上去,但是现在绳子承受的是两个人的力量,我一只手也用不上力气。

  听到喊声,刘刚和樊玉晶拼命向上拉绳子。为了防止绳子脱手,刘刚还将一端绕在树上,两人使出了吃奶的劲,而我也踩着崖壁,脚上用力向上,近了,更近了!

  终于,一番精疲力竭的拉扯后,我和胡青青一起摔倒在悬崖边,她竟然还没有醒。

  刘刚和樊玉晶的手上,都磨出血泡,绳子也险些磨断,只剩下细细的一缕麻。

  “青青!”刘刚一边呼喊,一边使劲摇晃,胡青青就像是昏迷了一样,毫无反应。

  我解开腰间的绳子,上前一步,死死掐住了她的人中穴,五秒之后,她终于睁开了眼睛,彻底醒了过来。

  “我,我怎么在这里?”胡青青茫然四顾,觉得环境很陌生。

  “是林生追来,把你从悬崖救了上来。”樊玉晶道。

  “对,要不是林生,你早就死了!”刘刚也心有余悸。

  “林生……”

  胡青青看向我,依然不可置信,不知道这晚到底发生了什么,遇到了一场意外,还多了个讨厌的恩人。

  刘刚搀扶胡青青站起来,然而她却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叫喊,“啊,我,我的左腿!疼死了。”

  我连忙看向她的左腿,牛仔裤紧绷,对比另一条,明显是肿了。

  “刘刚,把刀给我。”

  刘刚立刻将刀递了过来,我小心划开牛仔裤,胡青青的左腿肿的锃亮,而且形状也不对。

  腿断了!

  我想起了胡青青本运中的那截灰色骨头形状,明白了,这代表的是骨头会断裂。

  “刘刚,她的左腿断了,我们轮流背她下山吧!”

  刘刚点点头,背起胡青青,帐篷和随身物品也不要了,跟着我的脚步,匆忙朝着山下走去。

  胡青青不断发出痛苦的哼声,倒是没忘对我表示感谢,后来就没了音,竟然又睡着了。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