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7章 消灭尸巫

更新时间:2018-09-18 18:17:48 作者:闲云 字数:2322

“这可不好说。”

  师父呵呵一笑,从智起方丈手里接过丝线,遛狗似的牵着尸巫就往外走。

  智起方丈追出来,嚷嚷道:“天黑路远,你就这么牵着它回去吗?”

  “哪像你这若兰寺,香客不绝。”师父头也不回。

  “要是半路跑了,你还要再回来求我相助!”智起方丈跺了跺脚,不悦道:“我派车送你回去,记得把丝线归还!”

  能捆住尸巫,这丝线至少也属于法器类型,师父答应道:“一定奉还。”

  若兰寺日进斗金,当然有车,还是价值不菲的七座越野车。

  一名僧人司机很快将车开过来,师父将尸巫牵了上去,一脚将它踢坐在后排。

  我和师父则坐在中间位置上,面朝后,盯紧尸巫的一举一动。车子启动,快速驶出了若兰寺。

  “师父,怎么处理他?”我有些紧张地低声问道。

  尸巫很强大,而我跟他的距离不到半米,很担心他会突然挣脱丝线扑过来。

  然而,师父并没有回答我,眼睛一直盯着不停蠕动的尸巫。

  尸巫能指使张桂枝去种魂,当然听得懂人语,而且也会说。

  我想,师父是不想对话被他听去,再琢磨出对策来。

  到目前为止,我还没听到尸巫说过一句人话,只是不断发出呜呜之声,像是恐惧,也像是一种特殊的语言。

  尸巫先后给了张桂枝三十万,这货应该很有钱。

  而我,恰恰就缺钱,这次出行还花了不少。

  鼓起勇气,我故作凶狠的样子,厉声道:“喂,你的钱都藏哪里了?”

  尸巫非但没回答,反而挣扎得更加剧烈。

  他几次站起来,都被师父拉扯丝线重新摔坐在后座上,最后只能放弃了,坐在后面不动,眼睛滴溜溜地不停转。

  师父不由瞪了我一眼,别乱说话。

  僧人司机明显害怕尸巫,不断将越野车加速,正是半夜,路上也没有人,我能感觉到车速稳超一百五。

  毫不夸张,车子快得如同离弦的箭。

  越野车一路鸣着笛,火急火燎地穿过安平县城,开上通往兴旺镇的大路。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尸巫不再挣扎,闭上了小眼睛,似在假寐,但身体还在不停的颤抖着,脚下的旧皮鞋,不断发出碰触地面的咔哒声。

  师父一直神情严肃,他忽然掐了掐手指,似在推算,突然喊道:“停车!”

  司机连忙减速,将车子停靠在路边,师父打开车门,让我先下去,然后将尸巫也拽了下来。

  我看了下手机,后半夜两点半。

  四周漆黑如墨,更是静寂得可怕,一丝风也没有。

  要不是有车灯,什么都看不见,仿佛身在一个极其幽暗的屋子里。

  抬头看去,夜空中星月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大团低垂的乌云,说不出的沉闷。

  这是要下大暴雨的前奏!

  “师父,要下大雨了。”我小心翼翼地提醒道。

  “正好!”

  师父冷哼一声,用力牵着尸巫,来到路边一棵孤零零的小树前,将丝线牢牢地系在上面,还缠了两圈,打上了死结。

  尸巫察觉到巨大的危机,口中发出极其尖锐的叫声,异常刺耳,小眼睛里更是闪现着极度恐惧的光芒。

  一团团黑气从尸巫身上冒出来,夹带着腐败的气息,酸臭恶心,无疑,这就是传说的尸气。

  尸巫突然双脚离地飘了起来,扯拽的小树剧烈摇晃,沙沙作响。

  “妖孽,等死吧!”

  师父取出一道惊雷符,迅速点燃,朝着尸巫抛了过去!

  轰隆隆!

  雷声、闪电骤然破空而来,抽打在尸巫的身上,让它噗通一声,重重地摔在地上。

  我定睛看向尸巫,毫发无伤,师父的惊雷符作用不大。

  然而,天空中却响起了真正的雷声,尸巫惊得再度飘了起来。

  这才是它内心真正畏惧的,天雷滚滚,能灭杀一切邪物。

  我懂了,师父使用惊雷符,就是为了引动真正的天雷到来。

  “走!”

  师父招呼我重新上车,并且关闭了车门,只是让司机稍稍向前开出十米左右停下。

  几道刺目的闪电撕开乌云,照亮了一切,跟着就是轰隆隆的巨大雷声,震得大地都跟着颤抖。

  尽管隔着车窗,我依然能听到尸巫绝望的叫声。

  咔嚓!

  一道火光从空中直冲下来,宛如火龙下凡,刺目至极,火光准确地打在尸巫的身上,绽放出更大的一团火光。

  地面传来的巨大震颤,将越野车弹起足有两米高,咣当一下又从空中落下来,颠得我差点把心脏吐出来。

  幸好这车比较结实,换成普通的车子,一定摔散架了。

  僧人司机不停擦着额头的汗珠子,口中佛号不断,大概从未经历过如此惊心动魄的场景。

  雷声停止,闪电依然在乌云中不断游走,将夜幕撕开一条条口子。师父下了车,朝着那边跑过去。

  我连忙也拿着车上的手电筒,跟着追过去。

  尸巫消失了,小树化为了漆黑的木屑,散落一地,但金色丝线依然还在,不知道什么特殊材料打造的,雷电也不能损坏。

  师父捡起丝线,蹲了下来,地面上有一小堆黑色的粉末,师父用个草棍划拉了几下,一根指头大小的骨头被扒拉出来。

  取出手帕,师父将骨头包起来,这才带着我匆忙返回车内。

  师父将金色丝线还给了僧人司机,他还要将此物拿回去交差。车子再次启动,继续朝着兴旺镇的方向驶去。

  电闪雷鸣,大雨倾盆,窗外是无尽的水幕世界,密集的雨滴将尸巫留下的最有一点痕迹也抹掉了。

  师父终于放松下来,微闭着眼睛,好像是睡着了。

  直到天色蒙蒙亮,大雨也停了,在我的指引下,越野车顺利来到青云山下。

  我和师父下了车,向开车的僧人司机表示感谢,僧人还了个礼,掉头将车子开走了。

  “师父,尸巫真被灭了?”

  直到此刻,我依然不敢置信,修炼几百年的尸巫,就这样化为了一小堆黑灰。

  “嗯,尸巫一身钢筋铁骨,刀枪不入,只有天雷才能真正消灭他,免除了后患。”师父点头。

  “可惜了招魂巾。”

  “尸巫的东西对我们无用,佛门的也是一样。”

  “智起方丈也挺过分的,竟然将我们给撵走了。”

  “他是故意的,早算出昨晚是雷雨天气。”

  “那他一开始也不该将咱们拒之门外。”

  “他知道我一定会想办法进去,不过是给我个下马威罢了。这老和尚,倒是越发有趣了。”师父哈哈大笑,心情相当不错。

  我们师徒一路轻松地聊着天,返回青云观,师父才告诉我,那个金丝线来历不凡,名叫降魔丝,是若兰寺的镇寺之宝。

  被降魔丝捆住,尸巫法力尽失,非但无法变化和隐身,也失去了语言功能。

  师父当然不敢放开尸巫,询问他背后的主使者是谁,因此,尸巫到底从哪里来,指点他成为巫师的“高人”又是谁,都成了无法解开的谜团。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