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6章 携手红尘游

更新时间:2018-09-18 18:17:15 作者:闲云 字数:2070

我想错了,师父根本没那个意思,他快速从兜里取出招魂巾,塞到用来跪拜的厚垫子下方。

  大功告成!

  我不禁笑了,心里盘算着,今晚肯定赶不回青云观,不如就在安平县住一晚。

  突然,随着一声响亮的佛号传来,一名穿着红袈裟的老和尚,面带微笑地走了进来。

  师父愣了下,脸上写满无奈,抱拳道:“智起方丈,久违了!”

  “哈哈,你这个大本事的老道,无事不登三宝殿。”智起方丈哈哈一笑,没看出半点生气。

  被这里的方丈一眼看穿,那气氛就尴尬了。

  师父转身就想把藏着的招魂巾拿出来,智起方丈却摆手阻止,“青云道长,大老远拿来,脏东西就先放那里吧,请先跟老僧到禅房一叙。”

  师父没有推辞,我们二人走出大雄宝殿,跟着智起方丈穿过重重复重重的回廊,来到一处幽静的禅房。

  夕阳照在林间,洒下斑驳的影子,鸟鸣啾啾,好似远离了尘世的喧嚣。

  禅房内,茶水还是热的,满室缭绕浓郁的茶香。

  上等好茶,若兰寺真是个不差钱的地方。

  坐下后,师父这才介绍我,唯一的徒弟林生,法号玄生!

  智起方丈看了我一眼,笑呵呵道:“慧根不浅,可惜,命不长。”

  要不要说这么直接?

  太毒舌了吧!

  这老方丈,哪有出家人的风范?

  智起方丈亲自给我们倒茶,虽然他命人将师父拒之门外,真见面了,表现得还是非常客气。

  师父喝了口茶,开门见山,“方丈,我本不想这么干,也是迫于无奈。”

  “道长不必客气,你我是故交。多年前,我邀你游历红尘,你却不答应,几次婉拒。现在老了,你我都走不动了,倒是今日才想起来看望我。”智起方丈笑呵呵摆手,言语之间多少有点嘲讽的意味。

  “十八年前,我捡到林生。唉,游历红尘,心之向往,但我若走了,这孩子怎么办?”师父指了指我。

  我眼眶潮湿了,为了担负起养育我的责任,师父他老人家错过了很多。多年来,甘愿守着青云观,以至于到了大点的县城都显得有些拘谨。

  师恩难报!

  “那时,老僧都想好了名字,你叫渺渺真人,我叫茫茫大士。”

  听起来怎么很耳熟啊!

  我挠头想了想,差点笑出声,这老和尚一定看过红楼梦,书中的一僧一道,就是这个称呼。

  哦,一个是瘸子,一个头上长癞。

  师父不想跟他扯闲篇,拉回正题又说:“不瞒方丈,我招惹了一名尸巫,青云观招架不了它,只能请方丈帮忙。”

  “来就来吧,抓起来!”智起方丈轻描淡写。

  “方丈,你想让他信佛?”我冷不丁插了一句嘴,说完后,自己都觉得很唐突。

  “尸巫非人,灵性太低,自不会信佛,但佛门不杀生,抓获后,还是交给青云道长处理。”智起方丈将皮球又踢给了师父。

  “如此,真心谢过了。”师父起身施礼。

  智起方丈连忙站起来,大手轻轻按着师父的肩头,连声请坐,不必多礼,太见外了。

  接下来,喝茶聊天,气氛很融洽!

  智起方丈像是个老顽童,常常语出惊人,逗得我忍不住笑。

  但我清楚,他是位得道高僧,偶尔调侃师父几句,也是另一种形式的表达不满。

  不奇怪,好友多年不登门,一来就引来尸巫,换做是旁人,可能早就翻脸了。

  晚饭很丰盛,八个素菜,色香味俱全,让人食欲大开。

  智起方丈还为我们师徒安排了最好的禅房休息,说是事情结束之后,再喊我们出来,一切都放心的交给他。

  但是今晚,注定是个不眠夜!

  智起方丈安排下去,以广海为首的八位僧人,手持铜锣,守在大雄宝殿附近,但有动静,立刻齐声敲锣。

  他就在大雄宝殿内打坐,静候尸巫的到来。

  “师父,尸巫会来吗?”

  我来到师父的屋内询问,师父点点头,“他会来的,丢了养鬼坛,不能再失去招魂巾。”

  “咱们怎么不把招魂巾给烧了?”我不解地问道。

  “烧了就直接回到了尸巫手里。”

  跟着,师父又补充了一句,“那仇反而更结大了。”

  “方丈看起来胸有成竹。”我说。

  “呵呵,这老和尚太自负,可能会吃点苦头吧!”师父居然笑了。

  我却笑不出来,这麻烦分明就是咱们带给人家的嘛!

  夜深人静,寺院里规矩很严,今晚情况更是特殊,并不见一名僧人出来走动。

  半夜十二点!

  咣咣咣!

  锣声持续不断地响起,气氛骤然变得紧张起来。

  师父却并不着急,只是背着手看着窗外,大约过了十几分钟,一名僧人气喘吁吁地拿着手电筒跑来,说是方丈有请。

  我和师父这才离开禅房,来到大雄宝殿!

  里面灯火通明,香雾弥漫,只见一名矮个子男人,被数条金色丝线捆绑着,正在奋力挣扎,口中发出呜呜声。

  长得还真叫一个丑,塌额头,小眼睛,鼻孔翻在上面,嘴巴却小小的,像是一条缝。他身穿黄色小褂,下着黄裤子,没穿袜子,一双旧皮鞋。

  这就是尸巫,化成人形的本事没学好,只能变成这幅丑样子。

  他的一只干瘦的手掌里,还紧紧攥着招魂巾。

  智起方丈牵着金色丝线,不断拉扯着,让丝线越收越紧,我看见他的手臂上,有两道长长的血痕。

  真让师父说中了,智起方丈太自负,让尸巫给抓伤了。

  老和尚虽然不能称作金刚不坏之身,但我想,寻常的利器也不能伤他,足见尸巫是何等的强悍。

  “青云!”智起方丈看到师父就恼了,出家人想得开,但也不代表不会生气,“你看,为了这个妖孽,我都流血了。”

  “呵呵,改日老道配一副药给你送来。”师父倒是显得很开心,一脸鸡贼。

  “不必了,几天就好。”智起方丈摆摆手,皱眉道:“你赶紧把它带走吧!”

  说着,手上用力,尸巫的叫声更加凄惨,浑身上下,只有两只脚能挪动。

  “打扰了,但凡用到老道的地方,尽管开口便是。”

  “老僧何事需要你帮助?”智起方丈没好气道。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