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5章 若兰寺

更新时间:2018-09-18 18:16:54 作者:闲云 字数:2152

师父的安排是:带着招魂巾,到若兰寺找个地方藏起来。

  尸巫的智商不高,一定会根据气息找过去,和尚们可不是好惹的,一定将他打得非死即残!

  嫁祸于人!

  也是借刀杀人!哦,是杀尸。

  其实,说到底,还是人家寺庙比青云观霸气,我要有百十个师兄,还用跑到人家那里去?

  “师父,这事儿简单,到时候你找个地方歇着,我一个人溜进寺院就行了。”我说。

  “不,一旦你被发现,会有麻烦的。”师父摆摆手,“若兰寺的智起方丈,跟我也算是旧友,实在不行就让他帮忙。”

  “嘿嘿,是赖他帮忙吧?”

  “出家人,必慈悲为怀。”

  我呲牙笑了,忽然发现,师父也有可爱的一面,给老和尚扣了个高帽子。

  收拾好了,我们立刻出发,锁好门离开青云观。

  到了靠山村,那辆破旧的运输面包车正好要出发,师父人缘好,司机也是村里人,无论如何也不肯收票钱。

  到了兴旺镇后,我们师徒二人,改乘另一辆面包车,前往安平县。

  车上,我收到了石小玥的短信,已经平安到达百川市,不用挂念。

  我本来不想回复,藕断丝连要是害了她。但一想到她收不到我回复时失望的表情,心又软了,只回了三个字:多保重!

  下午两点多,安平县到了,我在这里读过三年高中,对这座县城非常熟悉。

  师父他老人家很少出远门,到了城市里,显得有些不知所措,一切都由我在打点。

  若兰寺是安平县最知名的旅游景点,没有之一,客运站就有直达若兰寺的旅游车,我在窗口买了票,带着师父上了车。

  一路上,师父因为穿着道袍,很吸引眼球,尤其是下巴上半白的长胡须,更增添了几分仙风道骨的气息。

  不过,路人更好奇的是,道长身旁这位年轻人是谁?关系很亲密,却又不像徒弟,用亲如父子来形容又似乎不够贴切。

  旅游车渐渐驶出安平县,进入属于城乡结合部的郊区地带,透过车窗,我看到了一些破落的民宅,忽然感觉很熟悉。

  “师父,这地方我来过,签了贷命合同。”我想起来了,继而又诧异道:“不对啊,这里应该有个清风茶楼。”

  “那只是幻境,根本就没有茶楼,或许是那里。”师父指了指窗外,那是一座倒塌的院落,只有两面墙,孤零零的立着。

  “也太真实了吧!”

  “贷命组织,深不可测!”师父低声感慨道。

  车上有不少乘客,我们没再继续这个话题,半个小时后,若兰寺终于到了。

  好大一片庙宇,占地几百亩,高低错落的佛殿,在阳光下显得格外壮观。

  附近已经形成了商业街,人流如织,熙熙攘攘,不但有琳琅满目的礼佛用品,还有特色小吃,旅店、饭店等。

  如果将若兰寺比作别墅群,我和师父所在的青云观,那就是破落的农家院,差了不知道多少个档次。

  进去要买票,每人二十,至于捐献的香火钱,凭个人心意。

  山门前停着不少豪车,越是有钱人,就越希望得到神佛保佑,说到底,不想失去富贵。

  我们买了票,来到检票口,正想进去,一名僧人匆匆走来,朝着师父合掌施礼道:“这位道长请见谅,今日,若兰寺不接待道家。”

  “什么意思?歧视我们道家?”我顿时不乐意了。

  “绝非此意,明日再来不迟。”僧人挡在门口,不肯放行,检票的工作人员也不敢得罪僧人,把票又递了出来。

  “这位小师父,佛道本是一家。”师父也赔笑施了个礼。

  “道长,还请不要为难小僧,请回吧。”僧人说得客气,但就是不肯放行。

  哪有这样的和尚,我们花钱进来,就该享受同样的待遇,你们这样违反消费法的知不知道?

  “小生,走吧!”

  师父拉了我一把,我也只能作罢,跟着师父怏怏地离开。

  “师父,佛家还有这说法,特定的日子将道士拦在外面?”我很是不解。

  “呵呵,这老和尚,推算的本事倒是见长。”师父笑道。

  “难道说,智起方丈算出我们回来,故意拦着不让进?”我听懂了。

  “应该是这样。”

  “那,咱们怎么办?”我有些慌了,这么大一个寺庙都没人肯帮忙,还能指望谁?

  “呵呵,我非要进去,过会儿再来。”

  “对,就说师父跟他们领导是老交情,谅那个和尚也不敢不放!”

  然而,我想错了。

  以交情办事不靠谱,师父做出了令我意外的决定。

  本以为要面子的他,会立刻打道回府,没想到在一个僻静的角落,师父脱下了道袍,里面是一套白色的丝绸大褂。

  不穿道袍的师父,更像是个饱读诗书的儒雅老者。

  道袍被我塞进背着的旅行包里,正好中午没吃饭,我们去了一家小饭店坐下。

  在寺院旁,饭店提供的只有素食,可苦了我,不过恰好符合师父的口味。

  只是,价格很贵,简单两个素菜,两碗斋饭,就花了八十多。

  却也说明这里的香火鼎盛。

  下午四点多,游客的数量明显少了。

  我和师父再度来到检票口,拦路的僧人早就不知去向,女检票员正在摆弄着手机,脸上笑眯眯的,可能正在跟相好的聊天。

  机不可失!我默不作声地将两张票递了进去,检票员头也没抬,撕下附联后,便丢了出来。

  就这样,我和师父顺利进入若兰寺,朝着不远处的大雄宝殿快步走去。

  这时,我看到两个熟悉的身影迎面走来。

  这时一对中年夫妇,男人比较胖,步伐蹒跚。女人佝偻着腰,格外清瘦,脸上都带着伤心之色。

  是张根柱的父母,看样子,还没有从丧子之痛内走出来,到这里来给孩子诵经祈祷。

  他们哪里知道,张根柱的魂魄,已经被炼化,正在被害他的人驱使。

  我连忙闪身躲到一块刻着佛经的石碑后,等他们过去后,这才走出来。去过几次张根柱家,他们自然认识我,而我避开,是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们。

  师父也不问我为何躲避,很着急地招呼我,进入大雄宝殿,三座高大的佛像矗立在殿内,我也只认识中间的佛祖。

  前面一人跪拜起身后,师父微微屈膝!

  我很惊讶,师父难道要朝拜佛祖?这似乎并不符合造玄门的门规,我们只朝拜九天玄女娘娘。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