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2章 夜斗女巫

更新时间:2018-09-17 09:17:15 作者:闲云 字数:2169

村民们大气都不敢喘,关键时候,竟然没一个人敢过去帮忙。也不奇怪,平日里横行乡里的刘猛,都被瞬间打成了病猫,别人更不是对手。

  “你是谁?竟然敢来村里闹事儿。”

  石有发背着手进了院子,到底是村主任,带着几分不怒而威的气势。

  黑衣妇女冷笑一声,松开刘猛,不置一词转身上了车,竟在众目睽睽之下,扬长而去。

  “小玥,我走了,你也别在村里了,不安全。”

  我叮嘱一句,连忙告辞石小玥,刘猛刚才泄露了消息,这名女巫一定会去青云观找茬,我必须马上回去,跟师父一起并肩战斗。

  见我就要走,石有德过意不去,让人给我包了一只烧鸡带着。

  “小生,她要是再来,该怎么办?”刘秀红被吓坏了,还在抖个不停。

  “等我回去问问师父吧!”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能这样搪塞她。

  半个小时后,我回到了青云观,紧绷的神经这才放松下来,说实话,也怕那女人在半路上拦着找茬。

  “小生,这么早就回来了?”师父从屋里出来问道。

  我放下烧鸡,又喝了杯水,这才将黑衣女巫去婚礼现场找茬的事情经过告诉了师父。女巫很厉害,刘猛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还供出了青云观。

  “呵呵,恼羞成怒了。”师父嘴角有一丝冷笑。

  “她会不会再去找李秀红报复?”我担忧的问道。

  “巫师也要讲规矩,无来由攻击普通人,会遭雷劈的,我想不会吧!”师父也不确定。

  “会来咱们青云观吗?”

  “会!”

  听罢我不由自主扶了扶额头,倍感无奈。

  这次师父说得很肯定,还给出了理由。

  小鬼被我一剑给灭了,魂飞魄散,已经在这个世界上彻底消失了。

  但是女巫只是失去了感应,不能确定还在不在,多半以为是被关起来了。所以不惜代价前来讨要的可能很大。

  “师父,那女人身上笼罩着青气,不是善茬。”我有些担忧。

  “不用怕,有玄女娘娘保佑,道观不容她来撒野。”师父哼了一声,并没有放在心上。

  一个小时后,刘猛闯进了道观,满头都是汗珠子,脸色也很难看。

  我看见他就生气,平日里装成大尾巴狼,关键时刻,秒变叛徒,这种人就该被胖揍一顿。

  “来干什么?”我冷冷地问。

  “找青云道长救命啊!”刘猛彻底怂了,对我一个劲儿地鞠躬。

  “那女人又去找你了?”

  “不是,你看我的手,快废了。”

  刘猛伸出手,已经肿得油光锃亮,像个大号的猪蹄,还泛着一层青色。

  “打那个女人的下场?”

  “就是啊,那女人太邪性了。这只手开始还不觉,后来就肿了,到卫生所去开了点消炎药,没想到越肿越厉害了,钻心的疼啊!”刘猛哭丧着脸说道。

  “报应来了吧,这就是喜欢动手的下场。呸,小人,一掐脖子就招了,没个骨气。”我冷嘲热讽道。

  刘猛不敢得罪我,一个劲儿地赔不是,师父循声出来询问情况。

  刘猛连忙说,妹妹的孩子是在青云观保住的,是他们家的恩人,当然不该这么快供出来。

  但是,那女人掐脖子的时候,像是被绳子缠住了,好像下一刻就会被勒死,极度恐惧之下,不由自主说出了青云观。

  师父没有责备他,回去取来两包药粉,让他当场喝了一包,另一包回去涂抹,三天后就会痊愈。

  效果立竿见影,刘猛的手立刻不疼了,他千恩万谢,留下一百块钱,下山去了。

  “师父,什么药啊?”

  “解毒药,他中了青斑蛇的蛇毒。”

  “难道,那女巫是条蛇?”我吃惊地问。

  “能变化成人形的蛇仙,会非常珍惜修为,不会轻易出来作恶的,不过是普通的蛇妖附体罢了。”师父鄙夷道。

  我一直以为,所谓蛇仙、黄仙、狐仙一类的故事只是传说,今天才了解到,它们就是可能存在的。

  师父说,刘猛来得正好,提供了重要线索:女巫是蛇妖附体,对付这种低等级的蛇妖,他自有办法。

  道观里不缺桃木,师父之前移植了两大棵桃树,天黑之前,我按照师父的要求,制作了三支桃木箭。

  师父在桃木箭上绘制了简单的符文,随后,又给了我一张弓。如果那女巫来了,不用客气,直接弓箭伺候。

  除此之外,师父还准备了雄黄粉,外加两道惊雷符。

  “师父,这是要灭了蛇妖吗?”我问。

  “至少也要伤了它,好让它一段时间不敢跑出来作恶。”师父目光炯炯地说道。

  “师父,那鬼和妖的区别在哪里?”

  “鬼是无形的,其实不堪一击,妖是兽类修炼成的,因为还残留兽性,也会偶尔作恶。”师父解释道。

  斩妖除魔!

  我的心中充满了豪情,这一刻,倒是盼望着女巫马上过来,打她个人仰马翻,抱头鼠窜。

  夜色来临,一轮斜月挂在空中,繁星点点,万籁俱寂!

  师父让我去练功,有事情再喊我,小小蛇妖不足为惧,我听话的去练功,耳朵却始终关注着动静。

  半夜时分,我正想睡去,突然,一阵腥风透窗而入。

  于此同时,我眼前出现了红色的身影,正是刘青萍的那条尸狗魄,她在向我报警。

  我拿起弓箭,立刻奔出房门,果不其然,那名黑衣女巫,就站在院子当中,应该是翻墙进来的,竟然没弄出动静来。

  师父也出了门,满不在乎地背着手,厉声道:“妖孽,胆敢闯进道观,定让你有来无回。”

  “青云道长,打扰了,我只想拿回那个鬼孩。”女巫抱了抱拳。

  “不可能!”师父断然拒绝。

  “哼,敬酒不吃吃罚酒,翻遍整个道观,我也要找到他。”

  女巫冷哼一声,身形如电,瞬间扑向了师父,夹带着一股刺鼻的腥风。

  师父抬手就将一包雄黄粉抛向了她,随着粉末纷纷落下,女人感觉奇痒无比,不禁开始用手狂挠起来。

  我也出手了,搭手将一支桃木剑趁机射了过去,箭头打在女人的身上,泛出一片青光。

  我听到了吱吱的声音,这是蛇类所特有的。

  “继续射!”师父吩咐道。

  受到雄黄粉的干扰,女人移动的速度很慢,却试图想要逃走。

  我当然不会给她机会,追上去又射了两箭,天眼之下,她身上的青光已经散去了。

  “妖孽,还不现形!”

  师父大喝一声,将一道惊雷符点燃,抛向空中。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