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1章 大闹婚礼现场

更新时间:2018-08-06 17:39:48 作者:闲云 字数:2026

我当然要听师父的,下午,我换上一套干净的衣服下了山,来到熟悉的靠山村。

  石小玥的家我很熟悉,位于村西头,三间大砖房,院子里还有碎砖头砌成的花圃,每逢花开季节,争奇斗艳,在门前路过时,就会闻到花香。

  石小玥的亲生母亲洛红玫喜欢种花,在她病故后,石有德一直延续这个习惯,算是一种追思吧。

  但是再浓烈的感情也经不过岁月的洗刷,石有德还是又娶妻了。

  当地的风俗,二婚要在下午举行婚礼,此时石有德的院子里,已经聚集了很多人,格外热闹。

  石有德旁边的三间土房,就是刘秀红的家,此时两家中间的围墙已经打通,院子倒是显得很大。

  花圃还在,里面的鲜花还在盛开,只是那个喜欢种花的人,早已不在。

  这个院子又有了新的女主人,长相气度都不如她,还有可能不喜欢种花,这里会改成菜园子。

  院子里摆放着十几张木桌,肥头大耳的张厨子,正在掂大勺炒菜,满脸都是汗珠子,几个帮厨的妇女,也是汗水湿透了衣服,忙里还不忘偷着往嘴里塞东西吃。

  见我进来,也有不少村民打招呼,不免问考大学的情况。

  我说没参加考试,本就有个道观的产业,何必再去争,即便考上大学,也不好找工作。

  这个理由似乎站得住脚,在村民眼里,道观的收入还是很可观的,地方也大,还不用交电费。

  只有我最清楚,勉强够吃喝罢了。

  “林生!”

  熟悉又带着沙哑的声音传来,石小玥打开窗户喊我进去,我本来已经坐下,但还是起身走进屋,来到西屋的闺房里。

  石小玥有些憔悴,让我很心疼,她让我坐在干净的床铺上,说道:“林生,现在的医疗技术很发达,你既然生病了,就去大医院看看。要不,我陪着你一起去?”

  “我没病,就是命不长了。”我坦诚的说道。

  “你不能信这些,哪有人好好的就死了。”

  “有啊,张根柱。”

  石小玥先是愣了下,继而摆摆小手道:“我听说了,他淹死在泳池里,那是他不小心。”

  “张根柱是游泳高手,怎么会在泳池溺毙?”我直视石小玥的眼睛反问。

  “水火无情,有时呛到一口也会死的。”

  “但他并没有呛水。小玥,我很想跟你在一起,但命运不允许。”我摇摇头,又说:“其实,张根柱那天请我去游泳,我亲眼所见,他突然死在那里,就那么站在泳池底部。”

  “是不是有心脏病?”

  “不,从泳池带上的时候,他身上已经有了尸斑。”

  石小玥像是个受惊的小鹿,小嘴巴张着,一时说不出话来。

  我起身走到她跟前,轻轻揽住她柔软的肩头,“小玥,有些话,我不想说太多。但是,一定要记住,如果有人让你抵押,无论抵押物是什么,都不能答应。记住了吗?”

  石小玥似懂非懂,还是说了声好,她仰着小脸看着我,突然扑进我的怀里,喃喃道:“我不想失去你。”

  “我也不想!”我拍拍她的后背,轻轻推开她,那双大眼睛里,已经噙满了泪水。

  外面传来一阵起哄声,鞭炮跟着响起,石小玥将窗户推开一条缝,父亲石有德正把穿着大红衣服的刘秀红从那边背了过来,一脸喜气。

  因为住得近,倒是省去了用车接的麻烦。

  “哼,我爸真不要脸,到底娶了这个贱女人,她哪里比得上我妈!”石小玥嘟嘟喃喃道,又把窗户关上了。

  “别怪我多嘴,你爸也挺孤单的,需要陪伴。他把你养这么大,才娶亲,是个好父亲了。”

  “不管了,反正明天我就走,大不了以后不回来。”

  “小玥,你报考的是什么专业?”我转移话题道。

  “医学,我总觉得,我妈那个病能治,就是给耽误了。”

  “这是个高尚的职业。”我笑了。

  “你还笑,我就笑不出来。唉,好像什么都失去了。”石小玥微微叹气,布满忧郁的大眼睛突然又亮了,“林生,我会努力学习的!”

  一股暖流遍布全身,但我的命运不是医学可以改变的。正想着怎么安慰石小玥,就听外面传来一声惊呼,跟着就是一连串的咒骂声。

  听声音是刘秀红,大喜的日子,到底是什么让新娘发飙?

  “我就说,她是个泼妇,这么快就让大家看热闹了。”石小玥还有些幸灾乐祸。

  我推开窗子,一眼就看见,大门口站着一名穿着黑衣的陌生妇女,三十出头,体型很好,模样却很普通,身后还停着一辆面包车。

  黑衣白边,样式很像是丧服,跟婚礼的气氛非常不搭。

  “你摔了我的罐子,怎么赔偿?”黑衣妇女冷冰冰地问。

  “赔你个屁,滚出去,你这个坏女人。”刘秀红当着村民的面,骂个不停,要不是石有德使劲拉着她,都想要过去拼命。

  一个魁梧的男人从那边的屋里冲了出来,正是刘猛。

  大喜的日子,见妹妹如此生气,刘猛也非常恼怒,握着铁拳逼近黑衣妇女,狠声道:“让你滚没听到啊,老子不打女人,但你再不走,那就要破例了!”

  确信无疑,这女人就是那名给刘秀红种下鬼胎的巫师,可能是察觉到小鬼被灭了,心有不甘,这才过来找茬。

  我打开天眼,就见黑衣妇女身上,笼罩着一层青色的气息,一看就不是正常人类。

  “刘猛,别冲动。”我大声喊道。

  话还没说完,刘猛一拳就捣向黑衣妇女的胸口,毫无半点怜香惜玉之情。

  难怪他快四十了,还没取上媳妇。

  嘭!

  黑衣妇女纹丝不动,刘猛的拳头却被反弹回来,整个人向后退了好几步,差点摔倒在地。

  刘猛嘴里吸着凉气,使劲甩着手,脸上都是惊恐之色。

  几乎就是瞬间,黑衣妇女身影一闪,上前掐住了刘猛的脖子,冷冷问:“谁帮着处理的?”

  “青,青云……”刘猛觉得自己几乎要断气了。

  真是个怂货,直接就招了。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