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0章 到底为什么

更新时间:2018-09-17 09:16:10 作者:闲云 字数:2169

将毛笔蘸上朱砂水,我在刘秀红的胸口,写下了一个大大的“敕”字。

  刘秀红的身体猛然抖了一下,脸上露出了痛苦之色,这是因为她腹内的小鬼,感觉到危险,开始不老实起来。

  一鼓作气,我继续向下写,呀吽定急降雷令,直到小腹位置。

  刘秀红抖动得更为剧烈,如同筛糠一般,小鬼在身体里呆的时间久了,这个身体就是它的家,不愿意离开。

  屋顶的灯光一阵忽明忽暗,气氛变得有些惊悚,刘秀红正值年轻力壮,能入侵她身体的小鬼,也是经过炼化的,有一定灵力。

  关键时刻到了!

  我用桃木剑挑着驱鬼符,立刻用打火机点燃。随着符箓燃尽,耳边仿佛传来轰隆隆的雷声。

  唰!

  一个小小的黑影,骤然出现在屋内!

  看起来是个四五岁的孩子,只是,他带着股邪恶的气息。

  这就是开天眼的用途,否则,我一定看不到他的存在。

  没有半分犹豫,我挥动桃木剑朝着小鬼劈了过去,小鬼反应很快,竟然一下子躲开了。

  这么小的屋子,小鬼无处可逃,外面是明亮的日光,对他来讲,更是致命的。

  我集中精神,追着小鬼不停砍,额头都沁出了一层汗水。终于,当小鬼想要躲到床下的时候,被黑狗血挡住,跟着就被我一剑劈中。

  仿佛听到了一声悲鸣,小鬼消失了,在地上留下了几滴血渍。

  我用天眼查看了整个屋子,也包括刘秀红的身体,再没有发现小鬼的痕迹,这才松了口气。

  整个过程很凶险,换做普通人,随时很可能会被小鬼入侵,产生精神混乱的状况。

  打开门,我擦着汗走了出去,点头道:“小鬼被我杀了!”

  “我可以进去了吗?”石有德问。

  “去拿盆水,给秀红姐擦擦吧!”我有气无力的回答道。

  长时间使用天眼,对筑基尚未真正完成的我,也造成了些真气流失,只能通过练功来补上。

  石有德端着一盆水进去了,帮刘秀红擦洗干净,这才让她换上衣服出来。

  “小生,谢谢你,刚才真把我吓坏了。”刘秀红心有余悸,说她感受得很清楚,有个东西离开了身体,中间还试图回到她的身体里。

  师父仔细打量刘秀红,点头道:“现在看起来,什么问题都没有了,回去好好养胎,来年抱个胖小子。”

  “谢谢青云道长搭救。”刘秀红再次鞠躬道谢。

  石有德有着一膀子力气,将小床搬出来,又利落地把屋子里的黑狗血清理干净,尽管如此,师父还是让开着门,腥味要几天才能散净。

  石有德拿出五百块钱,师父却说,收多少由我做主,他不管,转身回屋去了。

  “叔,小玥上大学需要钱,我象征性收一点吧!”

  我伸手抽出一张红票子,其余的坚决不肯收,石有德推让了半天,也就算了,带着刘秀红离开时,还一再回头,说让我有空去他家里坐坐。

  我找到师父,说明情况,不想收石有德太多钱。

  师父毫不生气,说我长大了,有些事情就要自己拿主意,他要做的,就是尽量把所有本事都教给我。

  下午,我正在屋里练功的时候,有人闯了进来。

  “小玥,你来了!”

  我惊讶地跳下床,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说什么,石小玥看起来瘦了不少,神色有些憔悴。她穿着白色短袖和牛仔裤,一看就是在城里买的。

  “林生,你真狠心!”石小玥幽幽看着我,眼中闪现出泪光来。

  我沉默着不回应,石小玥看到了桌上的相框,让眼泪顺势落了下来,哽咽道:“青萍姐死了,她真可怜。”

  “还是我替她换的衣服。”我闷闷地说道。

  “跟我出去走走吧!”石小玥擦着眼泪,不再提及刘青萍的事。

  “好吧!”

  我答应一声,跟石小玥出了屋,师父正在不远处收拾院子,他一定是知道我的心思,所以才把石小玥悄悄放了进来。

  离开道观后,我们朝着山上走去,来到树林旁,石小玥靠在一棵大树上,哀怨得扭头看着我:“林生,你就这样一声不吭地走了,连大学也不考了,你怎么能这样?”

  “小玥,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解释,反正也考不上百川大学。”看到她的眼神我立马就泄了气。

  “我没有逼你必须考上百川大学,哪怕是百川市的其它大学也行。我只想,能经常见到你。”小玥的泪水扑棱棱得往下落。

  “小玥,我对不起你。”我心里非常难受,伸手替她拭泪,她站在原地,不闪也不躲。

  “那天,在学校门口看见的小老头,是你吗?”沉默了好久,石小玥毫无征兆得问道。

  “是我,我病了,都快死了,是师父给我治好的。”

  “这到底是怎么了?”石小玥粉扑扑的脸上,又滑下两串泪珠,眼里透着哀伤。

  是可恶的贷命师,他们夺走了我和小玥之间的爱情,还有今后的幸福。但是,我却不能跟她说,这个秘密只能永远藏起来。

  “生,别呆在道观里了,哪怕去城里打工也好。”石小玥拉住了我的手。

  “小玥,谢谢你没有改变。但你以后是名牌大学大学生,而我是一名道士,我们之间,不可能了。”

  说出这句话时,我心如刀割,难受的想要落泪,别过脸去不敢看她。

  “林生,你告诉我,为什么?为什么?”

  石小玥使劲晃着我的胳膊,不停地质问,“我并不在乎你读什么大学,也不管你做什么职业,为什么没有可能了?你说,你说啊,难道你又爱上了别的女孩?一定是这样的,对不对?”

  我摇摇头,长长叹了口气,终于还是说道:“小玥,我已经没有爱的权力了。我只有两年的寿命,给不了你任何保证,更给不了你幸福。”

  我抽出手,头也不回地转身就走,石小玥惊呆在当场,继而发出了令人心碎的哭声。

  回到屋里,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复,继而,悲伤尽数转化成滔天的怒火。

  贷命师,你们这些狗娘养的混蛋,没人性的恶魔,我林生发誓,总有一天,要把你们全灭了,一个都不留。

  七天后的早上,石有德亲自送来请帖,邀请我和师父下午参加他和刘秀红的婚礼喜宴。

  我不想去,怕见到石小玥,更怕看到她红肿的眼睛。

  师父却坚持让我去,还说,作为一名男子汉,就要学会平静的面对一切。

  躲避,是软弱的表现!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