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9章 摔坛子

更新时间:2018-09-17 09:15:47 作者:闲云 字数:2100

我曾经这么猜测过,但是从师父口中得到确切答案,还是大感震惊。

  “照这么说,那不是石有德的孩子,而且还不能留下?”

  “刘秀红怀孕是真的,只需要把附着在胎儿上的小鬼除了,生下来的就是正常孩子。”师父解释道。

  “为什么会有这种现象?”

  “这叫种魂,将死去孩子的魂魄,用妖术种在胎儿上。等出生后,孩子不认父母,只有前世的记忆。如果再伺机抱走,就等于死去的孩子又回来了。”

  “这是要遭天谴的。”

  我惊讶不已,只听说过借尸还魂,从不知道还有种魂胎儿的。照这么说,刘秀红不过是个生孩子的器皿而已,将来千辛万苦生养的孩子,也不会对她有半点感情。

  “有些巫师,为了赚钱,胆大妄为,无恶不作。”师父似乎想起了什么,脸也罩上一层冰寒:“这件事儿必须要管,明天刘秀红再来,就由你亲自替她除掉这个小鬼。”

  “师父,我还不会做法。”

  我有些为难,这也是实情,之前多次看过师父做法,从未亲手操作过。今天给刘秀红看相,还是头一回。

  “需要用什么,我会给你准备好,明天做法时穿上道袍吧!”

  以前师父从不刻意教我这些,他只希望我平平安安活到终老。

  现在事与愿违,师父执意让我锻炼,我也不好再推辞,答应下来。之后马上回房早练功,早休息,准备迎接明天的实战。

  第二天上午,刘秀红来了,身后跟着石有德,如今关系公开,两人也不用避讳了。

  “小生……”

  石有德欲言又止。

  我猜想,应该跟石小玥有关,作为父亲,自然很了解女儿,也许,他早就知道了我们的关系。

  “青云道长,请帮忙保住孩子。”石有德对师父毕恭毕敬地鞠躬。

  “道长,我这可是头一次怀孕啊!”刘秀红表现得更紧张。

  “我来问你,最近接触过陌生人吗?”师父问刘秀红。

  靠山村只有百十户人家,彼此都熟悉,谁家猫下个崽都能传遍全村。由于偏僻,来到这里的人很少,偶尔在街上遇到生面孔,都觉得很稀罕。

  这名在刘秀红身上种下小鬼的巫师,一定跟她有过近距离的接触。

  刘秀红思索片刻,还真就想起来了,她说半个月前下大雨,有名陌生妇女闯进家里避雨,手里抱着个黑色的小坛子。

  “你接触到那个坛子了?”师父追问道。

  “别提了,她让我帮忙拿着,先擦把脸,结果不知道怎么,我手一抖,就把坛子给掉地上摔碎了。”

  “里面有什么?”

  “是空的。那女人很不高兴,将碎片收拾起来,用个塑料袋装着,冒着雨就走了。”刘秀红道。

  “秀红跟我说过这事儿,说那女人临出门,口里念念叨叨,不知道在骂什么。”石有德补充了一句。

  “你无意摔了她养鬼的法坛,她当然不高兴了,她不是骂你,而是在念咒。”师父解释道。

  石有德和刘秀红都露出了无比惊骇的表情,刘秀红颤声道:“是了,是了,从那天起,我就开始做噩梦。青云道长,是我家里进鬼了吗?”

  “鬼,在你身上。”

  师父指了指她的小腹,将她怀了鬼胎的事情,并不隐瞒地说了。

  两人心惊肉跳,尤其是刘秀红,她吓得浑身哆嗦,膝盖一软,噗通跪倒在地,泪眼汪汪地哀求道:“道长,请一定救救我的孩子啊!我可以天天来上香。”

  石有德也一再鞠躬,请求帮助,师父点点头,说道:“还好,发现得比较早,很容易除掉,但你们必须按我的要求做。”

  “道长说什么都行。”刘秀红不住点头。

  师父接下来的安排,让我终于明白,他老人家为什么不愿意管,将这个活交给了高徒我,真有些难为情。

  整个仪式,刘秀红不能穿任何衣服,还要躺在木板上,避免跟布料接触。

  因为,小鬼在离开身体的时候,会藏在衣服或布料里,如果不能彻底除掉,让它跑了,早晚还会上身,再处理就更难了。

  师父指了指我,告诉二人,这次驱鬼仪式,全部由我来操作。

  “小生,那就麻烦你了。”石有德客气道。

  “没关系,只要您不多想就好。”我说。

  “怎么会多想,你在我眼里,还是个孩子。”石有德找了个不错的借口。

  刘秀红的脸已经成了红苹果,要在小帅哥面前坦露身体,很不好意思,还带着点小兴奋。虽然很羞耻,但是为了孩子,她不能不答应。

  仪式就在静修室内进行,师父让石有德搬进来一张小床,还换上个二百度的大灯泡,怕我做法的时候看不清楚。

  唉,看得太清楚,也是一种折磨。

  师父这才告诉我整个流程,说起来有点狗血,因为真就用到了黑狗血。

  师父找来个纸包,里面是黑狗血干燥凝固的颗粒,带着股刺鼻的腥气,先用水泡开备用。

  一盒朱砂墨汁混合的液体,一支毛笔,一柄桃木剑,一道驱鬼符!

  半个小时后,一切都准备好了,石有德这才将刘秀红脱下的衣服从静修室里抱了出来,略有些尴尬地让我进去。

  好在我换上了道袍,手拿桃木剑,多少带点仙风道骨,不然,他可能会更难受。

  我挺胸抬头走进小屋,把门关上,刘秀红正闭着眼睛,身无寸缕的躺在木板小床上,在明亮的灯光下,白的刺眼,让人无法直视。

  深呼吸,再深呼吸!

  我努力控制着狂跳的心,将气息沉入丹田,再灌注到双目中,师父交代过,整个过程中,都要使用天眼。

  按照流程,我先用手蘸上一点黑狗血,抹在刘秀红的印堂穴,这叫封窍,避免小鬼冲击寄居者的精神。

  然后,我又将剩下的黑狗血,均匀的围着小床倒了一圈,设置出一块禁地。

  腥味呛得刘秀红不禁打了个喷嚏,但她还是遵守规定,并没有睁开眼睛。

  做法正式开始,师父让我穿道袍的原因,并不是渲染严肃气氛,而是,小鬼是不敢碰触道袍。不然的话,我就得光着做法了。

  床上这具美妙的身躯,我其实无数次幻想过,但在这时,我却不能生出亵渎之心,必须集中精神,全力以赴。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