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8章 暗怀鬼胎

更新时间:2018-09-17 09:15:21 作者:闲云 字数:2105

“卫生所的小李去看过了,就是怀孕了。”石有发点点头。

  “这是哪个狗娘养的干的,我非要去找他说清楚。”刘猛骂骂咧咧。

  “骂谁呢?”

  石有发拉下脸来,狠狠瞪了刘猛一眼,从兜里摸出烟点上,顺道也递给我一支。

  “主任,难道是……”刘猛非常震惊。

  我猜,他此刻心里一定在琢磨,到底是妹妹先勾引了村主任,还是村主任早就对妹妹心怀不轨。

  “你妹妹承认了,那是我哥的孩子,我准备替他们操办下,早点结婚。”石有发这才出言解释道。

  我也很震惊,只是没表现在脸上,石有发的哥哥石有德,跟刘秀红住邻居。寡妇怀孕,还真是好心邻居帮忙的结果。

  石有德是靠山村数一数二的老实人,谁也没想到,老实人也能办出这种事儿来。

  最让我在意的是,石有德就是石小玥的父亲,眼前这位村主任,就是小玥的叔叔。

  他们还有一个妹妹,在百川市工作,据说混得不错,却几乎从不来靠山村。

  “好,好,我没意见。”

  刘猛局促地搓着手,马上换成笑脸,能跟村主任沾亲带故,多少人都求之不得,以后换几亩良田不是问题。

  “小生,规矩还是要遵守的,我替他们给你看相的钱。”

  石有发说着,从兜里拿出二百块钱递过来,我摆手道:“石叔,怎么能收您的钱。”

  “拿着!”石有发硬塞到我手里。

  “谢谢石叔,这叫什么事儿,打人的还都没给钱呢,让石叔破费。”我不好意的揶揄道。

  刘猛的表情顿时纠结起来,到底还是拿出几张皱巴巴的票子,看起来只有五十块钱,我对他才不会客气,一把抓过来收了。

  刘猛的嘴角狠狠一抽,看来让他出钱,跟割肉也差不多,我顿时愉快了不少。

  “猛子,下山去带秀红过来,没什么丢人的,让小生再给好好看看。”石有发吩咐道。

  “好!我快去快回。”刘猛立刻转身跑出道观。

  只剩下我和石有发两个人,坐在院子里的石桌旁,一边吸烟一边聊天,自从练功之后,我就没了烟瘾,抽起来还咳嗽。

  我对石有发的印象还不错,自从他当上村主任之后,对青云观很照顾,逢年过节就会派人送来些米面青菜等。道观里的柴油发电机,就是村里捐献的。

  靠山村很穷,能做到这一点,实属难得!

  “小生,怎么就不考大学呢?”石有发问道,他应该在小玥那里得知了消息。

  “师父年纪大了,我想多照顾他。”

  我随口扯了句谎话,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没有知识,走不出靠山村的,青云道长是个好人,但也不能陪你一辈子,不行就回去复读吧!”石有发语重心长道。

  “石叔,谢谢你的好意,但我,不想读书了。”我低着头有些难过。

  “也好,那就多跟青云道长学些本事。”见我主意已定,石有发也没再劝。

  我们就这样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半个小时后,刘猛带着妹妹返回了道观,这次总算有点长进,知道拎来一条猪肉。

  我将猪肉用泉水泡好,这才回来给刘秀红更仔细地看相。左为男,右为女,刘秀红只是左眼下出现的孕身纹,应该是男孩。

  为了不出错,我又让她伸出手,看了看手相,小手指长过无名指横纹,还有,下方掌丘也有一条细短的细纹,也是能生男孩的特征。

  “是个男孩!”我确信道。

  石有发开心地笑了,我明白他为什么开心,哥哥石有德只有石小玥一个女儿,而他家也是两个千金,石家就差个接户口本的男孩。

  刘猛也呲牙嘿嘿笑,在农村,传宗接代是头等大事,妹妹嫁个好人家,头胎就是男孩儿,以后在石家地位也稳固了。

  不过,刘秀红却始终忧心忡忡的样子,我催动体内真气,展开天眼看去,果然发现了异常。

  她的头顶正上方象征本运的气团里,隐约现出一团灰气,正是个婴儿的形状,还在动。

  难道,这孩子是个小恶魔?

  “秀红姐,怀孕是喜事儿,你上午跑什么?”我旁敲侧击地问她。

  “真是男孩儿?”刘秀红好像没听到我说话,问了个不相干的问题。

  “没错。”

  “唉,那就准了。”

  “小生看相就是很准。”刘猛陪着笑。

  “哥,你知道什么!”

  刘秀红还是有些不安的样子,在大家一再催问下,才说出担忧。一个月前,她总做噩梦,梦里有个小男孩儿冲她笑,浑身黑漆漆的,笑容很吓人。

  这让刘秀红想到一件事,以前的男人活着的时候,就怕她不老实,恨不得给栓到裤腰带上,临死前还诅咒她,说刘秀红将来要跟别的男人生孩子,一定是难产!

  所以,最近她总是梦见死去的男人,醒来就是一身冷汗,就很难再睡着。

  “死都死了,还他娘的管闲事儿。妹妹,你别怕,等我去把他的坟头平了,让他再作乱!”刘猛根上就是一莽夫。

  “哥,别管闲事儿了。”

  刘秀红嗔怒地瞪了哥哥一眼,要不是他总是看着,自己可能早就嫁出去了,何必常年守寡。

  我虽然看出了问题,却拿不准到底是什么,于是说道:“秀红姐,你是有些不正常,我还要问问师父,明天你再来一趟吧!”

  刘猛这下又怀疑我学艺不精起来,鄙夷地哼了声,心疼起他送的猪肉。石有发则起身招呼着兄妹二人离开。知道怀的是男孩,他已经很满意了,何况当代医学发达,可以选择剖腹产,都是小手术。

  师父回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我做好饭菜等着,又帮他把草药放在石台上,等太阳出来后晾晒。

  “小生,今天采来的是壮骨草,你要记得每天用来泡澡,光有真气还不够,体格也要健壮。”师父道。

  我懂,内练一口气,外练筋骨皮。

  我拿出今天下午的收入,二百五十块,师父开心笑了,让我收着。还说我长大了,今后财务他就不管了。

  吃饭时,我说了下午给刘秀红看相的情况,师父认可我的判断,是个男孩没错。

  “师父,她本运里的灰色小孩是怎么回事儿?”我问。

  “很简单,她怀了鬼胎。”师父淡淡地说道。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