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7章 孕身纹

更新时间:2018-09-17 09:15:01 作者:闲云 字数:2226

我回到屋内,收拾起凌乱的心情,盘坐在床上。不远处的书桌上,摆放着从刘青萍房间里拿来的照片,上面有石小玥。

  我已经不读书了,小玥还来找我干什么?

  不能再想了。

  我闭上眼睛,开始调息练功,打开天眼内观,我又发现了与以往不同的地方:隐约能看到体内真气的流动,呈现浅浅的蓝色。

  师父撤掉了道观门前的告示,恢复了正常营业,这几天,陆续有人来道观烧香,求玄女保佑,捐款箱里也多了些零钱。

  说起来,青云观就吃亏在位置太偏僻,要是建在城里,单单香火钱这一项,每天收入上千也不成问题。

  这天上午,我正躺在屋内看书,一个女人的喊声随着推门声传来。

  “青云道长在吗?”

  听这拿腔撇调的声音就知道是谁,靠山村最知名的俏寡妇刘秀红,她十年前死了丈夫,也没有孩子,却一直没嫁人。

  据说,一到晚上,她家门口总会有各种年龄段的光棍们,溜达来,溜达去。

  师父推门出来,跟刘秀红打了声招呼,两人就坐了下来,他们的谈话我听得很清楚。

  “青云道长,我最近这些天,总是心神不宁,睡不好,吃不下,总反胃,还老梦见死去的男人。这次来,想跟您求一道平安符,该不是我那死去的男人,还阴魂不散吧!”刘秀红道。

  师父对外出售的符箓,只有平安符这一种,价格是十元钱,但并不保证有效。

  “小生,出来下。”

  我连忙放下书本,走出屋子,刘秀红见了我立刻嘘呼道:“小生越长越帅气了,个头好像又高了不少。”

  “谢谢秀红姐夸奖。”我随口客套一句。

  “高考成绩不都出来了吗?小玥考上了百川大学,你考哪里了?”刘秀红八卦道。

  哪壶不开提哪壶!

  我摇摇头,“我退学了,跟着师父学本事。”

  “也挺不错的。”刘秀红扫了几眼有些破旧的道观,违心地说道。

  “小生,你给秀红看看相,说说哪里出了问题。”师父吩咐道。

  难得有实战机会,我肯定不会放过,搬了个凳子坐在刘秀红面前,很仔细地看了起来。

  被小帅哥目不转睛得盯着,刘秀红似乎感觉很受用,不由笑眯眯地微微仰着脸。

  刘秀红的俏,不是长得多漂亮,而是她有一双荡漾着水波的眼睛,似乎会说话。还有非常夸张的身材,曲线突出,前凸后翘,给人的视觉冲击很强烈。

  我在她左眼下方,找到了一处不寻常的地方,这儿多了一道隐隐的纹路,微微泛红。

  孕身纹!?

  嘿,寡妇怀孕,很有来历啊!不晓得是哪位好心的街坊邻居照顾的?

  我试探地看了眼师父,看到他他冲我点点头,便笃定地转头对她说道:“秀红姐,你怀孕了。”

  啊!

  刘秀红的身子顿时僵住了,又惊又恼,嘴巴都张大了,反应过来后伸手就朝我脑袋打,被我闪开了。眼看打不成我又埋怨师父道:“青云道长,您倒是管管小生啊,这孩子,怎么说话呢!传出去,我还怎么做人?”

  “小生没得说错,你就是怀孕了。”师父耷拉着眼,淡淡道。

  “我,我,那我梦见死鬼男人又是什么原因?是他一直放不下我?”刘秀红涨红着脸嚅嗫问。

  “瞎寻思什么呢,还有鬼丈夫回来跟你生孩子啊?”我满脸鄙夷,做了还不敢承认,推到死人身上也好意思,一时忍不住就把她戳穿了,“不是他阴魂不散,是你心里有鬼,心虚!”

  你?!

  刘秀红使劲抚了两下高耸的胸口,又摸了摸发烫的脸,起身拂袖而去。

  我眼疾手快,追上去几步就拉住了她的胳膊,被她狠狠甩开。但我又不敢拉扯孕妇,只好追着喊着让她给钱,她压根不搭理我,很快就没了影。

  “这是什么人啊!”

  “等她再来,用天眼看,还有不同。”师父悠然起身,去收拾菜园子了。

  师父话里有话,难倒她还会再来?我还是看得不够彻底,功夫还没到家呀!

  午饭后,师父上山采药去了,说是要晚些回来。他年纪也不小了,我不放心想要跟着,他摆摆手拒绝了,说是道观也要有人照看。

  哐当!

  下午两点,道观的大门被人踹开了,闯进来一位五大三粗的中年汉子,大着嗓门嚷嚷道:“什么破道观,专门骗钱的地方!”

  我从屋里蹿出来,愠怒地说道:“刘猛,跑这里来撒野,也不怕玄女娘娘把你给收了?”

  呸!

  中年汉子唾一口浓痰,指着我鼻子嚷嚷:“要收也先收你个野孩子!林生,你胡说什么,我妹妹还没嫁人,怎么就怀孕了?”

  来人正是刘秀红的哥哥刘猛,靠山村出了名的莽夫,打架斗殴是家常便饭,还因为伤人被拘留过几次。

  别人怕他,不代表老子也怕,论打架,他也不一定是对手。张根柱能跟我成为朋友,其中重要的一条,就是他打不过我。

  唉,不提那个死鬼。

  “刘猛,你妹妹怀没怀孕,去查一下不就知道了?你来得正好,她还没给钱呢!”我伸出手,斜着眼,神色不善地瞅着他。

  “还跟老子要钱?你们胡咧咧,毁了我妹妹的名声,必须赔偿!要不,我就砸了青云观!”刘猛步步逼近,用手掰着拳头,骨节发出脆响。

  “你动一下试试?”我寸步不让,挑眉对他怒道。

  砰!

  一记充满挑衅的闷拳擂在我胸口,恼得我眼中直冒火,我随手操起一根木棒,咬牙切齿地警告道:“再不滚,别怪老子不客气!”

  自从被贷命师算计,丢了学业,也丢了爱情,我的心里就憋着一股无名火,恨不得找人打一架、捶一顿。在我眼中,刘猛就是个送上门的沙包。

  剑拔弩张,就在我们下一秒就要厮杀的时候,一个人背着手踱进道观,刘猛余光瞟到他,顿时向后退了两步。

  “刘猛,你想干什么?”来人抬了抬下巴,冷冷问道。

  “石主任,我,我想……”刘猛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

  这人便是村主任石有发,靠山村的最高行政长官,手握田地分配权以及补助款的发放等等。刘猛再鲁莽,也不敢得罪石有发。

  “石叔,你来了。”我早就顺势扔了木棒,上前打招呼。

  “青云道长呢?”

  “师父上山采药去了。”

  “小生,你既然看出刘秀红怀孕了,能不能看出是男孩还是女孩?”石有发对我友善地笑了笑。

  “没说完她就跑了,还没仔细看。”我说。

  “主任,我妹妹真怀孕了?”刘猛吃惊地问道,眼睛瞪成了蛤蟆。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