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6章 开天眼

更新时间:2018-09-17 09:14:38 作者:闲云 字数:2176

这间密室上挂着一块牌子,静修室,我很少见师父进来过。

  “小生,默念这四句咒语,将真气导引到双目,直到眼前出现如丝如絮的白雾,天眼就开了。”师父将一张纸条递给我。

  道由心合汇于目,坎离相交炼于形,五真宝气精光现,千邪万秽散去宁。

  挺绕舌的,我反反复复背了十几遍,才对师父表示记住了。

  师父让我直接坐在空地上,关了电灯,拉上门出去了。

  漆黑的空间,伸手不见五指,四下寂然无声,只有呼吸和心跳的声音,这对人的心性是一种考验。

  这时我感觉有人就站在身后,一动不动,是刘青萍。准确地说,是她融入我体内的尸狗魄,因为融合不好,所以在幽闭的环境中,就能感受到它。

  我的脑海中总会不由自主浮现她凄惨的样子,总觉得身旁那个人正冷冷看着自己,让我有冲出这间密室的冲动。

  不,不能害怕,我还要跟她长期相处,师父辛辛苦苦才替我补上的,还要找回属于我的尸狗魄。

  闭目调息,引导真气,沿着小周天的线路,灌注到双眼,顿时,眼睛有种鼓涨感,好像凸出来一样。

  我开始默念那四句咒语,一遍又一遍,越来越专注,很快就忘了身处的环境,也忘了刘青萍。

  时间模糊了,而我默念咒语的频率越来越快,最后就变成自发自动的,无需思考。

  终于,我的眼前出现了景象,那是团白雾,丝丝缕缕缠绕在一起,不停变化着形状。

  成了!

  我刚想收功,却见那团白雾,直扑我的面门,快速融入到双眼里。

  吱呀!

  门开了,师父进来了,并且开了灯。

  “师父,我看到了白雾,但它进入了我的眼睛。”我有些惴惴不安。

  “没问题,本就该这样。”师父点头,脸上挂着微笑。

  走出密室,已经是黄昏时分,师父做好了饭菜,我们坐在石桌边,一边吃饭一边聊天。

  “刚才,小玥那孩子来过了!”师父道。

  我夹菜的筷子,顿在了半路上,讷讷地放下筷子,忽然就没食欲了。

  “她考上大学了吧?”

  “考上了,是百川大学,说是在城里住了段时间,才回来。”师父点点头。

  我黯然失色,小玥终于考上了心仪的大学,而我,却成为一名道士,多么可悲。

  “小生,造玄门是可以娶妻的,为师担心的是,如果你跟她接触太多,可能会引起贷命师的注意。”

  “师父,我从小就喜欢她,但更希望她能平安。”

  “缘分的事情,人说不清楚,还是交给天意吧!”师父说了句很含糊的话。

  其实,我更想听到的是,我跟小玥之间,到底还有没有缘分。唉,想要彻底死心,怎么就这么难,这一缕情丝斩不断,理还乱。

  “小生,气沉丹田,灌注双目,再看看师父。”师父说道。

  我依法照办,看向师父,顿时吃惊不已。

  我看到师父的头顶之上,有三团气息,中间那团呈现亮黄色,左右的都很稀薄,仅仅有个形状。

  “看到了什么?”师父笑眯眯的问道。

  我如实答复,师父很满意,进而解释道:“你看到的是人之三运,左边是祖运,中间是本运,右边是宅运。师父是修行人,本运要强大些,祖运和宅运对我影响不大,所以,虽有如无。”

  “呵呵,开天眼真得很奇妙。”我开心地笑了。

  “还不够,要勤加锻炼,这只是初级,随着你修为不断进步,能看到的也会更多。”师父鼓励我,让我收回心继续吃饭。

  作为一名凡人,五谷之气是转化真气的重要原料,功要练,饭也要吃。

  饭后,天还没黑,我进屋拿来镜子,用天眼给自己看运气。

  镜子也一样,我看到自己头上的三个气团,中间是普通的白色,还带一抹灰,左边是紫色,右边也是白色。

  “师父,我的本运怎么有灰色,是因为贷命吗?”我不解地问。

  “不,那抹灰色是借来的尸狗魄。”师父这样解释。

  “遇到开天眼的人,岂不是一眼就能看出我的问题来。”

  “即使看出来,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哦,我的祖运怎么是紫色?对了,相书上好像说,紫色为大贵。”

  师父原本起身要走,但听到这话又坐下了,反问道:“小生,你怎么看?”

  “难道说,我那狠心的……”我愣住了,后面的话憋了回去。

  师父微微叹了口气,说道:“小生,你长大了,我可以告诉你,把你抛下的那个家庭,一定是巨富之家。当年包裹你的襁褓,我还留着呢,真丝金线,绣工精巧,价值不菲。当时襁褓挂在树上,我解下来后抱着你在树下等了许久,也没人来找,只得在树上刻下青云观三个字。”

  听到这些,我非但没有半分高兴,反而觉得胸口有一团怒火在燃烧。

  “师父,我只有你一个亲人,无论何时,孝敬的也是你!我跟那些凡夫俗子,没有关系。”我愤懑道。

  “或许,他们将你抛弃,也有难言之痛吧!”

  “哼,畜生都知道保护孩子,他们连畜生都不如。”我怒骂不已。

  作为一名捡来的孤儿,从小受到的白眼多到数不清,师父为了给我落户,不知道跑了多少趟镇政府。

  曾几何时,我非常羡慕那些有父母的孩子,有人关怀,有人疼爱,在外面受到委屈,回家后可以扑进父母的怀抱里倾诉。

  当然,师父也非常疼爱我,上小学的时候,无论风雨,他总是下山接我回道观。

  但我严重缺失母爱,时常自卑,每次出去,都躲在师父身后,像是个小可怜。

  我从小就喜欢偷偷看女人,不是因为邪念,而是在偷偷猜测,自己的生母应该和她们中的哪一个长得像。

  记得小时候,村里有个女人对我最好,她每次见到我,总会抱一抱,还在我小脸上亲一口,还会擦掉我小手上的泥,然后放上好吃的。

  至今,我都记得她的笑容,还有身上的柔软和温暖。

  很可惜,这女人十年前病故了,她叫洛红玫,标准的江南美女,说是因为逃婚,才来到靠山村。

  她,就是石小玥的母亲。

  “小生,要学会放下,晚上继续练功看书,命由己造!”

  师父说完,背着手回房去了。

  我有所醒悟,提到久未谋面的亲生父母,我依然表现得如此激动,就是因为没有真正放下他们。

  怨恨积累久了,就变得刻骨铭心。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