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5章 借来用用

更新时间:2018-09-17 09:14:12 作者:闲云 字数:2268

我从厨房端来了一盆清水,顺带要来来一条毛巾,小心仔细地擦拭她的身体。

  内心有些伤感的,毕竟我曾经也喊她姐姐,小时候也曾在她身边转悠着玩,眼前灰青的脸庞不会改变我记忆里那张明媚的笑脸。

  师父进了东屋,拿来褥子铺在满是污水的地上,跟我一起将刘青萍抬起来,放到褥子上。

  前前后后忙碌了二十多分钟,换了好几盆水,刘青萍身上黏黏的汗渍才被大致擦去,师父又叮嘱道,尸体上每一个沟壑都不要忽略。

  这让我感觉有点难为情,只能在心里默念:这不是猥亵,这不是猥亵,这不是猥亵……

  待擦拭完身体,师父又去拿来个硬枕头,让刘青萍的上身微微抬起来,让我替她清理头发,梳好并盘起。

  过会儿,等刘二嘎看见浪费了褥子和枕头,还不知道会心疼成什么样子!

  最后终于为她换上了红裙子,师父让我抱起她,放到西屋的床上。

  一般来说人一旦死去,身体会变得格外沉,这是气息断绝的缘故。但此时刘青萍的身体非但不重,还很柔软,我可以轻易地把她抱了起来。

  将她放到床上后,师父又让我往刘青萍的脸上擦了些润肤露和口红,我顿时觉得自己像是殡仪馆的入殓师。

  “小生,让死者体面的离开,也是积德,对你有好处的。”师父道。

  我当然清楚师父用心良苦,点点头,只是可惜了我身上的衣服,回去后都要丢掉了。再有下次,一定要准备些一次性的塑料衣服和手套,嗯,还有消毒水。

  然而,师父接下来的安排,让我又迷糊了。

  师父让我脱鞋上床,跨蹲在刘青萍的身体两侧,拉住她的双手,闭上眼睛。

  还说,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要睁眼,也不要动。

  “师父,什么意思啊?”我不解问。

  “没有其他法子了。”师父没有解释,只是摇摇头。

  师父一定是为了我好!

  我照做,闭上眼睛,很快就闻到烧纸的味道,应该是师父点燃了符箓,紧跟着耳边传来了晦涩的咒语。

  突然!我感觉双手一紧,竟然被人给握住了,是刘青萍!?

  先前她的手就是冰凉僵硬的,此刻越发像两个冰块,让我不禁打了个寒颤。

  我只觉嗓子发涩,心脏仿佛要从喉咙里跳出来一样。

  事情还不算完,随着师父不断念诵咒语,我感觉刘青萍已经缓缓坐起来,距离我的脸不足五公分,鼻间传来润肤露的味道。

  师父想要干什么?难道要复活她不成?

  脑子猛然晕了一下,我差点就瘫在她身上,好在只是瞬间,很快就清醒了。

  如果不是师傅就在身边,此刻我一定跳下床就跑,能跑多远跑多远。

  等师父咒语念诵完毕,刘青萍躺了下去,握着我的双手也松开了,而我额头的汗水,也不停溅落在她的红裙子上。

  “小生,下来吧!”

  师父的话,宛如天籁之音,我连忙睁开眼睛跳下床,此刻,刘青萍并无异样,一动不动,还是一具尸体。

  “胆子还是不够,多锻炼。”师父道。

  哼,师父您老人家说得轻巧,出现这种状况,不害怕才怪,这分明就是诈尸!

  我穿上鞋子,师父让我拿被子给刘青萍盖上,将贴在她额头的符箓扯下来烧掉,这才带我出了门。

  地面湿乎乎的,刚才下过两场下雨,此时,雨过天晴,明晃晃的太阳已经从云层里露了出来。

  刘二嘎跑进屋内,发出一声尖叫,跟着就冲了出来。

  他甩着汗水,脸色难看的追上来问:“青云道长,你怎么让孩子穿红裙子!”

  “这是她的想法。”师父冷冷道。

  “孩子都死了,还有什么想法!哪有穿红裙子下葬的,不吉利。”刘二嘎抱怨道。

  “你不信我,自己去换吧。”师父的脚步并没有停止。

  “我,我信!道长,还有其他我要做的吗?只求这个孩子早点托生个好人家!”

  刘二嘎胆子都要吓破了,看着他那张惊恐的脸,我心里又鄙夷又解恨,他是怕刘青萍回来找亲爹算账吧!

  “每七天烧一次纸,七七四十九天,魂魄才能安静。”

  “一定照办!”

  刘二嘎点头如捣蒜,师父却看都不看他,一直向前走。

  返回道观后,我去泉边洗了澡,换上套干净的衣服,原来的那套直接扔到外面。

  这一趟只收了刘二嘎五百块,但却糟蹋了套衣服,等于少赚了一百。

  师父让我继续练功,独自回房去了,死去的刘青萍为何能坐起来,他并没有打算解释。

  晚上,我练功完毕后躺下睡觉,总觉得身边躺着个人,后来睡得死,倒也没醒过来。

  第二天,师父问我:“小生,昨晚睡得怎么样?”

  “别提了,可能让刘青萍吓着了,总觉得身边有人。”

  “呵呵,这就对了!”

  师父竟然笑了,我头皮一麻,瞬间想到一种可能,颤声问道:“师父,您不会把她的鬼魂带回来了吧?”

  不!师父摆摆手,“我把她的尸狗魄,转移到你的身上,所以你才会感觉到她的存在,只是借来用用,不必害怕。”

  我大感震惊,匪夷所思,我,我体内有了一条刘青萍的尸狗魄!

  “师父,有这个必要吗?”我眼睛瞪得溜圆。

  “非常有必要,今后夜间入睡时遇到危险,她会出现叫醒你。”

  哦!

  答应这声时,我眼睛瞪得溜圆,不是自己的东西使用起来就是不方便。

  我现在也明白了,师父把刘青萍收拾得干干净净,就是为了今后她突然出现,我看到了也不至于太不适应。

  唉,早知道这样,就不该让她穿红裙子。

  红裙子,很醒目。

  我暗自庆幸,没让她披散着头发,否则冷不丁冒出来,那才叫吓死人不偿命。

  “小生,没有尸狗魄,你就开不了天眼。说来也是你的运气,刘青萍刚死,尸狗魄尚未离去。而且她家人又不敢替她收尸,我才能有机会跟她借来一用。”师父又说。

  “师父,怎么开天眼?”我很感兴趣。

  “醒目水已经清洗了很多天,又补上了尸狗魄,今天正逢丙丁火旺日,应该能进行了。”师父掐着手指道。

  原来师父不辞辛苦地采药,让我每天用符水洗眼睛,是为了开天眼,他对一切都早有安排。

  这才是从小把我拉扯大的亲师父!

  关于天眼的作用,我从《青衣神相》上了解下,主要用于望气!

  人有气色,可断吉凶。

  山水有灵气,可选择风水宝地。

  鬼魂是阴气,看到可以避其害。

  当然,天眼的层次不同,能看到内容也不同,好像也有升级一说。

  师父招呼我,来到道观的一间密室,这里没有窗,空空荡荡,只有五平米,头顶一盏昏黄的电灯。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