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4章 替死者更衣

更新时间:2018-09-07 18:21:33 作者:闲云 字数:2087

师父沉默了下,这才说道:“善恶有报,自有天道,小生,我们不要将自己的感情强掺杂进去,走吧!”

  “师父,你要带我一起去?”我有些意外。

  说实话,我很想出去转转,整天呆在道观里,闷得都快要发霉了,可我认识刘青萍,又有些不想见她的遗容。

  “去吧,也好帮衬师父。”

  我没有二话,点头答应,不过师父没让我穿道袍,我想,可能我不是主角吧!

  按照农村的旧习俗,死去的未嫁女儿是不能进祖坟的,尤其是这种夭折的,通常随便找个的地方埋了,不立坟头。

  不过,火化推广了这么多年,任何人都没有特权,必须要走火葬场的流程,化为一盒骨灰。

  师父回屋换上道袍,并没有让我背上罗盘包,因为不需要看坟地风水,刘青萍将来会埋在哪里,恐怕也只有刘二嘎才知道,或者在小溪边,或者某块大石的下方。

  我们师徒二人离开了道观,就在下山的时候,原本万里的晴空,已经被大片的乌云遮蔽,虽然还没有下雨,但却让人感觉沉闷压抑。

  刘二嘎的家,就住在村东头,此,家里静悄悄的,大门紧闭,也没有悬挂纸钱。

  女儿喝农药自杀,传出去并不光彩,刘二嘎大概跟谁也没说,打算等着师父处理完之后,立刻联系火葬场拉走。

  刚到门口,脸色蜡黄的刘二嘎就在柴房里跑了出来,打开了大门。

  这个怂包,连屋子都不敢回,他的妻子和儿子,也一定去了其它地方躲了起来。

  “青云道长,拜托了!”

  刘二嘎深深鞠躬,一向吝啬的他,竟然也拿出了三百块钱,师父也没客气,让我收下。

  “西屋有衣服,还请帮着换上。”刘二嘎又颤声说道。

  “刘二嘎,别过分啊!”我不乐意了,给死人还衣服,向来是亲属的活,哪有轮到外人操作的,多晦气!

  “情况特殊了点,孩他娘不敢回来,要不,再加二百?”刘二嘎又犹犹豫豫地从兜里掏出两张皱巴巴的红票子。

  “好吧!我们会给你女儿换好衣服的。”师父答应了。

  我哼了一声,将刘二嘎手里的票子夺了过去,瞪了他一眼,这才跟着师父走进屋内。

  从小就跟着师父出去做法事,我见过的死人很多,对比并不害怕。当然,张根柱是特例,毕竟少有像他死得那么诡异和恐怖的。

  现在的我,胆子更大了,不但见过鬼老太,还见过赫赫大名的勾魂。

  “咦,你不进来啊?”走到门口,我却发现刘二嘎缩着身子还在院子里,喊了他一声。

  “闺女走了,我,我这当爹的心里难受。”刘二嘎抹了把脸,一手水迹,不过不是眼泪,是汗。

  “你也好意思说自己当爹的。”我唾弃了一口,跟着师父进了屋。

  屋内依然弥漫着农药味,我看见刘青萍就躺在客厅的水泥地上,身体扭成了麻花状,左手死死拽着衣服,右手则掐在脖子上。

  看情形,当时的她异常痛苦,强烈的想要吐出来,也许那个时候,她已经后悔了吧。

  再看那张曾经漂亮的脸蛋,已经扭曲变形,眼睛圆睁着,黑眼球翻了上去,只剩下瘆人的眼白,嘴巴大张着,吐了一地的白色泡沫。

  我的眼睛湿润了,并未感到恐怖,却很可怜她,心中暗自祈祷,希望青萍姐来世能去个好人家,拥有自由的婚姻。

  师父面沉似水,他先是取出一张符,贴在刘青萍的额头上,这个流程我熟悉,是镇住亡灵,不要出来吓人。

  “小生,找一把剪刀,再给这孩子找一套体面衣裳来。”师父吩咐。

  我立刻去了西屋,这也是刘青萍的闺房,收拾得很干净,床单铺得异常平整。墙上贴着明星海报,桌子上摆着杂志,有一本还是翻开的状态。

  唉,刘青萍临死前还在看书,可惜了,她那小气的父亲,并没有给她读高中的机会。

  一张镶嵌在镜框里的照片,勾住了我的目光,正是刘青萍和石小玥的合影,两人站在村口的大槐树下,牵着手,笑容灿烂。

  照片上的日期是去年夏天,我犹豫了三秒种,还是伸手把相框连同照片,一起塞进随身的挎包里。

  把它留在这里,也只会被刘二嘎当成遗物给烧了!

  在墙壁的衣橱里,我看到刘青萍不多的衣服,其中还有一件红裙子,下摆有一圈白色的花边。

  亡者不挂红,这是规矩。但我厌恶刘二嘎,故意选择了这件裙子,就是要给他强烈的视觉冲击,别以为假嚎两嗓子,再打自己几巴掌,就能脱罪了。

  从抽屉里找到剪刀,我拿着红裙子走出屋子,意外的是,熟知规矩的师父,对红裙子并不反对,居然还满意地点点头。

  “孩子,给你换件衣服再走,生而痛苦,死后安乐,不要再留恋这个世间。”

  师父高声说道,这是给外面的刘二嘎听的。跟着,师父蹲下来,贴在刘青萍的耳边,嘴唇蠕动,像是小声说话,又像是在念咒语。

  片刻后,师父站起身来,安排我将刘青萍的身体捋平,死者也要有死者的尊严。

  我听话的照做,很奇怪,经过师父的处理后,刘青萍原本僵硬的身体,变得柔软起来,那只掐在脖子上的手,很轻易就拿了下来,放在身体的一侧。

  我还看见,刘青萍那睁开的眼睛,黑眼球已经翻回来了,只是瞳孔早就扩散了,更像是个黑洞。

  我替她合上眼皮,又托着她的下巴,将嘴巴合拢,现在她看起来就像只是睡着了一样。

  将刘青萍的身体放平,我开始用剪刀除去她的衣服,她不知道出了多少汗,衣服紧紧的贴在身上,需要用力才能扯掉。

  只剩下三点,我看向师父,犹豫着要不要继续动手,师父了然道:“都剪掉吧,再端盆水,给她好好擦擦。”

  我拿着剪刀,将刘青萍身上仅存的三点也都除去,她的身材很好,只是此刻,因为喝农药的缘故,呈现出蜡黄色,没有了生者的光泽。

  说实话,没人会对一具女尸心存邪念,除非是变态。

  只是有一点我不太理解,师父对死去的刘青萍,似乎照顾得格外用心。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