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3章 喝农药

更新时间:2018-09-07 18:21:17 作者:闲云 字数:2064

每隔几天,师父就去山下的靠山村买菜,有时也会到青云山上,不辞辛苦地采集草药,但不管怎样,天黑之时,他总会回到我身边。

  这表明,师父依然对索魂使者不放心,唯恐我在夜晚发生意外。

  师父将一些我不认识的草药,熬成了黏糊状的黑色液体,用来画符,继而再把符烧掉,等符灰融入水中,让我拿去清洗眼睛,每天早午晚三次。

  “师父,这东西洗眼睛有什么用处?”我问道。

  “若是师父外出,你也要每天坚持洗。”

  师父没有回答,我也没坚持问,因为我相信,师父做一切都是为了我好。

  转眼两个月过去了,我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过着与世无争的日子,每天除了练功,就是看书。

  平静的生活,让我心情也安静下来,渐渐走出贷命带来的阴霾。

  这天晚上,我正盘坐练功,随着绵绵不断的气息沉入丹田,突然,感觉丹田汩汩地跳动起来,如同泉眼正在冒水。

  我不明所以,连忙收了功去找师父,汇报身体的异常。

  师父听到后非常开心,他告诉我,这就是真气萌生的特征,道家称之为一阳来复。他让我不要理会感受,继续练功。

  “师父,这是不是标志我筑基成功了?”我兴奋地问道。

  “筑基也分为三个阶段,这是第一阶段,真气出现,易经卦象是山水蒙,只要坚持下去,就会进入第二阶段,打通小周天,第三阶段是打通大周天。”

  师父边说边拿起笔,在纸上画了一张图,关键位置还标上了红色。

  这是一张人体经脉图,线条清晰灵动,人物比例适中,穴位标注准确。

  我不禁竖起了大拇指,之前还不知道,师父的画工这么好,简直是误入道门的一代大画家。

  “所谓小周天,就是用真气打通任督二脉,你看,任脉在前面,督脉在后面脊柱位置,这里是命门穴,尤其重要。”

  师父耐心为我讲解,重点强调命门的重要性,当真气运行到这个位置时,会有刺痛感,不要慌张,也不要用意识去冲破。

  总之,保持好心态,一切自然水到渠成。

  交代完了,师父又拿起桌上的一个桃木小人,仔细端详,抓起画符的笔,又放下了,摇头道:“唉,老了,总也画不成。”

  “师父,等我学到本事帮你。”我拍了拍胸脯。

  “回去练功吧!师父等着呢。”师父欣慰地笑了。

  师父对桃木小人情有独钟,每天刻一个,晚上就在上面绘制奇怪的符箓,但似乎总不成功,第二天总能在柴堆里发现。

  七天后,我在练功的时候,发觉丹田内的真气发生了转移,沿着脊柱缓缓上升,卡在命门穴前。

  不过不是刺痛感,而是剧痛!应该跟我腰部的旧伤有关。

  我咬紧牙关,努力将意识从命门穴移开,由着真气自行运转,反复折腾了一个晚上,真气终于顺利地通过了命门。

  又过了两个晚上,任督二脉被真气彻底贯通,这种感觉非常奇妙,一种说不出的舒适感,好像身上的每一个毛孔都张开了,都在呼吸一样。

  我向师父报告了消息,他开心的一个劲地点头,一会称赞我是个修道的天才,一会又说都是玄女娘娘保佑。

  为了庆贺,我特异多炒了两个菜,师父也拿出一瓶珍藏的果酒,我们一老一少,高高兴兴地坐在石桌旁吃喝起来。

  “小生,凡事有一弊也有一利,你丢了尸狗魄,却没有梦境困扰,睡眠踏实,反而有利于练功。”师父道。

  “都是师父的悉心栽培。”我感恩地敬了师父一杯。

  其实我很希望能做梦,即使是在梦中跟石小玥牵手,也是一种美好,可是因为贷命,我连做梦的权力都被他们剥夺了。

  我们正说着话,传来急促的敲门声,师父放下酒杯,过去开了门。

  一名四十出头的男人,蓬头垢面,跌跌撞撞地冲了进来,噗通一声跪倒在师父面前,哽咽道:“青云道长,我,我闺女她死了,求求您帮忙处理下。”

  这人我认识,靠山村出了名的小气鬼,人送外号刘二嘎,真名反而没人记得,他女儿名叫刘青萍,比我大五岁,人长得挺漂亮,笑起来有两个可爱的小酒窝。

  每次碰到刘青萍,她总是远远地跟我打招呼,记得小时候,她还给我塞过糖块。

  “青萍姐死了,怎么回事儿?”我很惊讶,还有些伤感。

  “唉,都怪我,不该为了点钱,总是拦着她,我混蛋啊!”刘二嘎抽了自己几巴掌,响声很清脆。

  听刘二嘎讲,女儿爱上了邻村的一个穷小伙,他家里穷得只有三间草房。他们夫妇坚决不同意,若是收不到彩礼,女儿岂不是白养了?更何况,前几年他们还添了个儿子,总要攒些家底给儿子娶媳妇。

  女儿这边又非嫁不可,寻死觅活闹了很长时间,夫妇二人为了怕女儿跑了,就把她锁在家里,甚至把窗户都在外面钉上了。

  今天上午,在田里干活的刘二嘎,总觉得心绪不宁,于是中途回了一趟家。

  屋内的一幕,可把刘二嘎吓坏了,小儿子正趴在姐姐身上大哭,女儿刘青萍嘴角流着白色的泡沫,身体抽搐变形,已经死透了。

  除草剂的瓶子扔在一边,屋内散发着浓浓的农药味,刘二嘎痛苦地喊了几声女儿,见没有动静,连忙将儿子抱走了。

  “造孽啊!”听刘二嘎讲完,师父长叹一声。

  刘青萍正是如花般的年龄,就这样喝农药死了,让人扼腕。

  “道长,您一定帮忙啊,青萍她的眼睛还睁着。”刘二嘎继续哀求道。

  死不瞑目,因为,心有不甘!

  从某种程度上讲,刘二嘎就是逼死女儿的凶手,怕女儿化作怨鬼报复,他这才不顾外面贴着的告示,冲进道观来向师父求助。

  “你先回去吧,过会儿我去处理下。”师父答应道。

  “谢谢道长!”

  刘二嘎咚咚磕了两个头,这才跑出去,鞋子掉了一只,回来又捡起来穿上。

  “师父,这事儿我们不该管,刘二嘎咎由自取,最好被鬼缠上。”我多嘴道。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