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2章 相忘于江湖

更新时间:2018-09-07 18:20:56 作者:闲云 字数:2056

师父没解释,反而激动地说起了九天玄女娘娘,这位上古女神,呼风唤雨,神通广大,曾帮助黄帝战胜了蚩尤,又以慈悲之心,将道术从上界带下来。

  宗门开创者青玄真人,自称是九天玄女的弟子,还看过无字天书,所以,造玄门从古至今,只供奉这一位神灵。

  我喜欢听这种神话故事,让师父多讲一些,师父很满意我这种求知的态度,继续述说,玄女娘娘带来一部奇书《奇门遁甲》,不同现在的版本,上面写了很多关于相术、风水、符箓、咒语、法阵等。

  有后人将玄女娘娘尊称为风水圣姑!

  夜深了!

  师父将几道符箓贴在我的窗户和门上,又找来一张小床,搬到我的屋里,说要跟我同住,以防意外情况的发生。

  我心中感动不已,在这个世界上,只有师父对我的爱,才是无私的。

  虽然邱丽没说,但我也清楚,我将贷命师的秘密告诉了师父,也属于合同违约,按照上面的说法,必死!

  况且,我的问题更严重,先是透支贷命,又在反抗中,几乎伤了勾魂,索魂使者绝不会轻易善罢甘休。

  青云观位置偏僻,到了晚上,除了风过丛林的声音,其余的什么也听不到。

  师父累了一天,躺在小床上很快就睡着了,我则盘坐在自己的床上,双掌交叠于小腹,闭上眼睛,调整呼吸,缓缓将气息沉入丹田处。

  开始,我还觉得自己挺有范,大师都是这幅样子,如如不动,胸怀宇宙。可是,还没十几分钟后,我就觉得苦不堪言。

  盘坐的双腿先是发麻,继而转成疼痛,而腰间的痛感更为清晰,好像断掉了一样。

  更难以克服的是纷纷扰扰的杂念,眼前总是飘过出张根柱死去的样子,惊恐、绝望、无助。还有石小玥,她站在公交站台,白裙飘飘,形单影只,哀切地望着坐车离去的我。

  汗水不时滴落,我咬牙坚持着,不知道过了多久,一股寒气悄然从窗外渗了进来,转眼围住了我,我不禁打了个冷颤。我还隐隐听到,院子里有阴阴的笑声,飘乎乎越来越近。

  “小生,不要睁眼,也不要动。”

  师父即使睡梦中也保持着警觉,闻声立刻醒来,叮嘱我一句后,起身出了门。

  有谈话的声音,却听不清内容,应该是离我远了,无疑就是有人来了,勾魂使者吗?

  师父怎么还跟他聊天?

  我的心一直悬着,很担心师父的安全。

  但出去也是给师父添乱,我只好忍着没动,继续盘坐调息,却始终心绪不宁。忽然,寒气顿消,不一会,我感觉师父推门进来,也不说话,又躺在小床上睡下。

  “师父,是索魂来了吗?”我忍不住问。

  “专心练功。”

  师父只回了我四个字,跟着就发出了鼾声,动静还挺大。我感觉有些不对头,从小到大,这还是头一次听到师父打鼾,一直以来他的屋里总是那么安静。

  第二天上午,我伸着懒腰走出小屋,师父正在打扫庭院,背影看上去有些驼背,听到声音,他转过头来,面容显得很憔悴,鬓角的白发更多了。

  师父看了我一眼把扫帚放在一边,走进厨房里,将早已做好的饭菜端了出来,我一边吃饭,一边忍不住说道:“师父,你好像……”

  “放心吧,师父死不了,我寿元九十,还能活十几年。”师父打断了我的话。

  我没再问,乖乖吃了饭,就在院子里铺上垫子,继续盘膝打坐。

  别人每天静坐三个小时,而我要争取每天能静坐八小时,靠时间的积累,多赶些进度,早日筑基。

  有时也会浮想联翩,如果上学要能这么用功,什么大学都能考上,也不用去贷命。

  师父出门了,还在外面锁上道观,不让人进来打扰我。到了中午,他回来了,还买了两捆青菜,一些鸡蛋和肉。

  师父平时里饮食清淡,从不碰荤腥,却从未要求我跟着吃素。小时候,我最喜欢跟师父出去做法事,不但可以开眼界,还能吃顿大餐。

  我心疼师父,建议道:“师父,还有一张召灵符,不如,我们换十万块钱吧!”

  “不,留着那张召灵符,好好研究下。”师父摆摆手,叹道:“师父手里还有钱,本来是攒着给你上大学的学费,现在用不到了。”

  提到上大学,我不禁有些伤感,外面的世界很精彩,而我,一念之差,彻底失去了机会,被困在这小小的道观里。

  我接过肉,找来一口锅煮了,还放上调料和盐,这些活我从小就做,倒也轻车熟路。

  吃过午饭,师父给了我一本线装竖版书,名字叫《青衣神相》,里面还有许多插图,他让我在练功的空闲,仔细阅读,最好能背诵下来,留着备用。

  通篇都是繁体字,却难不倒我,从小跟着师父,耳濡目染,别说繁体字,篆书我也基本都认识。

  晚上,师父没跟我同住,还说索魂使者不会再来了,他也要回去静修。

  练功到半夜,我到底没忍住,打开了手机。

  几十条石小玥发来的信息,全都是询问我去了哪里,最后一条信息,还是五分钟前发来了。

  这么晚了,她怎么还不睡,休息不好,会影响考大学的。

  “小玥,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我回道观了,不考大学了,祝你成功。”

  给她回了条短信,我立刻关了机,泪水差点夺眶而出,连忙用被子蒙住了头,发出了一声不甘的低吼。

  她一定在不停地给我打手机,或许,正哭得梨花带雨吧!

  第二天,师父写了个告示,贴在道观外,内容是:道观内部修整,暂不待客。

  这么一来,道观也就没了香火钱,只能靠吃老本了。但我知道,这是师父不惜代价,要为我创造一个无干扰的练功环境。

  我除了勤奋练功,别无选择,空闲时就看那本《青衣神相》,自从那晚师父见了那位莫名神秘的访客后,索魂使者手下的勾魂再也没来过。

  当然,因为丢了尸狗魄,如果他趁我睡着的时候过来,我也不会知道。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