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1章 缺失难补

更新时间:2018-09-07 18:20:17 作者:闲云 字数:2313

“小生,你丢了一条尸狗。”师父道。

  “死狗?”

  师父恼火地抬起巴掌,我连忙捂住脑门陪笑着向后躲了躲,命是暂时保住了,但总觉得怪怪的,好像脑子变得迟钝,听不懂师父说话什么意思。

  师父怎么忍心打我,将手放下,重重叹了一口气,“你丢失了魂魄中的一条魄,名字就叫尸狗。”

  我大感震惊,嘴巴张得老大,没想到这次灵魂出窍,还留下了后遗症。

  常言道一失足成千古恨,我他妈真后悔,不该一时冲动去贷命,为自己惹来了无穷的烦恼。

  人有三魂七魄,合称为魂魄,道家讲,三魂为胎光、爽灵和幽精,名称很古怪,而七魄的名称更另类,分别叫做尸狗、伏矢、雀阴、吞贼、非毒、除秽和臭肺。

  老百姓常说,某人丢了魂,还有两个词形容这种状态,失魂落魄,魂不守舍。

  师父告诉我,他通过天眼发现,我丢失的正是七魄中第一魄,尸狗。情况比丢魂要轻,虽不至于迷糊,胡言乱语,但尸狗魄对一个人而言,也是必不可缺的。

  尸狗魄负责看管肉身,人一旦少了这条魄,夜间入睡时或者身在幽闭的环境里,会失去对外界的自发警觉。

  师父分析,这条尸狗魄并非灵魂出窍时丢失的,而是源自于那份贷命合同,但凡签合同的人,尸狗魄都会被强行拿走,永久质押。

  过分!太过分了!这分明就是霸王条款,欺诈合同!

  我突然回忆起来,刚签完贷命合同时,有种巨大的眩晕感,似乎有东西从身体里被抽走了。后来的那些天,睡得跟死狗一样,没听到室友的任何动静,原来是丢了尸狗。

  唉,绕口令都学会了。

  “通常情况下,丢失的魂或者魄,都不会距离肉身太远,而你这条尸狗魄,附近一丝痕迹都没有。唉,只怕很难找回来。”师父叹了口气。

  “一定在邱丽那里!”我握紧了拳头,不由自主地朝着桌面捶了一下。

  师父摆摆手,示意我稍安勿躁,“她只是最为初级的贷命师,没这个本事,一定在源头处,用特殊的器皿进行储存和管理。”

  这完全没有公平可言,明明嘴上说是公平交易,但却给贷命者留下巨大的隐患。白白丢了十年寿元,又错失上大学和恋人漫步名校的机会,我的心中升起浓浓的杀意,“早晚有一天,我要彻底把他们都灭掉!”

  “先保住自己吧。”

  师父的提醒让我又冷静下来,考虑这些,尚且为时过早,贷命师到底是什么样的组织,依然是个谜,目前我也只是见过邱丽而已。

  我目前的首要任务,是必须先自救,只有两年寿命,时间短,任务重,不容懈怠,也不能心存侥幸。

  没有别的选择,我只能加入造玄门!

  一代千年宗门,到了师父这一代,就只剩下他一个人了,而我作为继承者,却又是这个德行。

  祖师爷若泉下有知,也会感到凄凉无奈吧。

  入门需要仪式感,师父还是认真准备正式拜师的事宜。他虽然把我当成儿子,但也要遵守祖训,必要的流程不能少。

  我在道观内的一处泉眼边,用清凉的泉水认认真真洗了个澡,再换上一套干净的衣服,这便是沐浴更衣,以示虔诚。

  师父又找来一件崭新的道袍让我套上,道袍不知道在箱子里放了多少年,有股樟脑球的味道,浅黄色绸缎垂过膝盖,上面印着些黑色的八卦图。

  我不喜欢道袍,虽然在外界看来,带着股仙气,但这种款式跟时代格格不入,倒像是从古代过来的老古董。

  说句难听的,现如今看到这种穿着的人,大家基本会把他跟骗子划上等号。

  师父说,仪式过后,平日里不用穿道袍,留着出去做法事的时候再用,我怀疑,他是怕我弄脏了,布料质量很差,估计洗几次就烂了。

  准备妥当,我跟在师父的后面,迈着虔诚而凝重的脚步,进入玄女大殿。他的中心位置上,放着一块白布,正方形,中间一个黑圈,我看着有点想笑,师父却说,这象征着天圆地方。

  “叩拜玄女,诵祷文!”师父朗声道。

  我颠颠地上了三炷香,回来跪在黑圈中,大礼参拜,然后按照师父递给我的纸条,高声念诵起来。

  “玄女元君,普化十方;祷无不应,求无不通;三教之内,六合之中,造命者吉,害命者凶;伏望至真,速降灵场;电掣风行,疾如雷霆;急急如律令!”

  心理作用吧,在念诵的过程中,我觉得身上顿时充满了力量,犹如得到玄女娘娘庇佑一般。

  妖魔鬼怪,魑魅魍魉,玄女一到,通通滚蛋!哦,这两句是我自己杜撰的,在心里默念。

  啪嗒!

  有东西落地的声音,跟着,一个小球滚落在我面前,旋转了几圈才停住。这东西我认识,玄女娘娘面前托盘里的一颗泥塑的珠子。

  珠子跟盘子是一体的,一共有三颗,怎么会无缘无故脱离出来一颗,而且,刚才也没地震啊?

  “师父,玄女娘娘的雕像该修了吧?”

  我试探问,师父却面色凝重,一言不发,这让我更心虚了。难道是是刚才心态不够端正,让玄女娘娘生气了?

  好半晌,啊!师父发出一声惊呼,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过来跟我一起叩拜,无比虔诚激动,“弟子青云,恭迎玄女娘娘真灵降临!”

  我被搞糊涂了,师父这是唱的哪一出?但看师父一丝不苟的样子,我也不敢问。

  拜完了玄女娘娘,师父正襟危坐,我又向他叩头,从此,我正式加入造玄门,成为第十八代嫡传弟子。

  师父还给我取了个道号,玄生,我对这个名字很满意,比俗家名字酷。

  仪式完毕,回到院子坐下时,夕阳已经染红了天际,晚风带着清凉,我巴巴地望着师父,期待着只属于宗门传承者的赏赐。

  会是什么?纯金的令牌,强大的法器,或者,几张厉害的符箓?

  结果非常失望,没有,什么都没有!

  师父喝了一杯我倒的凉茶,缓缓开口道:“小生,从今日开始,不能再偷懒了,加入造玄门的第一步,炼气!”

  “我也不敢偷懒。”我嘟囔道。

  “绵绵若存,抱朴守一,气沉丹田,百日筑基。”师父念出了四句口诀,并且进一步解释。

  盘膝打坐,摒弃杂念,调整呼吸到最细,将气息沉入丹田,每日三小时,如果顺利的话,百日便会有真气产生,称之为筑基。

  师父正色讲,没有炼气筑基这个前提,万般法术皆是空谈!

  “师父放心,我会勤奋练功的,争取早一天学到您的本事。”我拍着胸脯道,这也是为了我自己。

  师父满意地点点头,起身去做饭。

  吃晚饭的时候,我还是不禁好奇地试探师傅,刚才珠子为何落地?真灵降临又是什么?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