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0章 只剩两年寿命

更新时间:2018-09-07 18:20:31 作者:闲云 字数:2147

“那女子说得应该没错,基础的十年寿命,贷出去是不能赎回的。”师父无奈地摇摇头。

  “看来,我还能活两年。”我很沮丧,什么都没得到,却浪费十年时光。

  “为师最大的愿望,莫过于你平平安安度过一生,可最终事与愿违。或许,这就是天意吧。”师父面色凝重。

  “师父,我不懂你的意思。”

  “世间万物,阴阳相克,一念善一念恶,能贷命,也可以,造命!”

  师父的鼓励让我重新燃起希望,两年时间虽然不长,但也会有很多机会造命,让寿元延长下去。

  但是,这也意味着,我的学生时代提前结束了。

  只剩两年光阴,我必须要先拯救自己,否则,根本就不会有未来。

  我虽然暂时逃脱了死亡,但却不能离开青云观,必将错过高考,错过我那个最爱的女孩儿。

  就在这时,门铃急促地响了起来,我和师父一同来到道观门前,打开了大门。

  门外站着一名性感的女子,紧身的超短裙,露出雪白的大腿,七公分的细高跟。

  一看到她,我怒火中烧,随手将门边的木棒操了起来。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贷命师邱丽!

  “林生,放下东西,攻击贷命师,跟猥亵同罪,必死!”邱丽提醒道。

  “小生,你攻击不了她。”师父吩咐道。

  我不甘地扔了木棒,指着她道:“你来干什么,难道把我害得还不够惨吗?”

  “哼,你是自找的。”邱丽冷哼一声,从随身的包里,取出了一份合同,“你赎回了十年寿元,必须补一份合同。”

  “又想骗我!”

  “信不信随你,不签这份协议,索魂使者还是会继续派手下来追杀你。”邱丽道。

  师父眉头紧皱,将那份合同接了过来,很仔细地看了一遍,递给我说:“小生,签了吧!”

  赎命合同,纸张跟贷命合同一样,都带着一股血腥味,合同内容很简单,消耗召灵符一张,赎回十年寿命。

  邱丽又从小挎包里取出笔和印台,我在赎回人的位置上,签上了名字,并且按上了鲜红的手印。

  这时,她收起合同,露出一抹微笑,问道:“林生,你知道为什么我一直开车追你?”

  “你想杀我。”我咬牙道。

  “贷命师并不都是坏人,我们做的是公平生意,你情我愿,签字无悔。你差点弄伤勾魂,一旦被抓走,是要遭受酷刑的。我当时只想告诉你,用召灵符可以赎回十年寿命,先躲一躲,可你这小子,手机关机,怎么都打不通。”邱丽道。

  “哼,说得可真动听,你还不是派出鬼老太,想要拖住我。”

  “那是索魂使者派出的,对了,她在名册上消失了,魂魄应该也被抹掉了。看吧,这就是好人的下场。”

  邱丽耸耸肩,扭着腰就要走,忽然又回头道:“林生,这两年抓紧享受吧,日子一到,酷刑还是逃不掉。”

  我真想冲过去,一脚把她踢下山,师父拉住了我,关上了道观大门。

  “这女子是半灵之体,普通人若是攻击她,自己反而会受伤。”师父解释道。

  “什么是半灵之体?”我打听道。

  “简单说,就是肉身被打造过,百邪不侵,百病不生,除了法器,寻常东西不能伤,她能看出寿元,应该还被开过天眼。”师父解释道。

  “是不是就永远不死了?”

  “不,半灵之体也有寿命,多超过百岁,我猜,每签署一个贷命合同,她都会增加寿元,拥有更多上升的机会。”

  师父去烧水泡茶,他还有很多事情要跟我谈。

  我回到小屋内,翻出手机,打开之后,果然看见了邱丽昨天发来的短信,内容正是可以用召灵符赎回寿命。

  我有些茫然,一时竟分不清她到底是好是坏,也许,好坏的界限本就不那么清晰。

  还有两条短信,是石小玥发给我的,关切地询问我去了哪里,怎么没有上课?

  我没有给她回信息,又把手机给关了。

  阳光明媚,微风徐徐,时到今日,我才体会到生命的可贵。

  我们师徒二人坐在院内石桌边,一边喝着清茶,一边聊着天。

  师父跟我说起了很多我之前并不知道的事情。

  我们这处青云观,规模虽然很小,但来头不小,隶属于造玄门,名字听起来高端大气,由祖师青玄真人开创,宗门已有千年以上的历史。

  造玄门辉煌的时候,拥有天下几百座道观,香火钱根本花不完,但随着时代发展,到底还是没落了,只剩下了师父这一脉,流落到青云山。

  因为对徒弟的天资要求非常苛刻,师父也没能找到传承者,我因为被师父收养,勉强算是师父唯一的传人。

  其实在我心里,师父就是唯一的亲人,就像父亲一样。

  师父说,他能够进入造玄门,是因为从小就能看见鬼魂,自带天眼。

  而我,资质平庸,只能活到三十岁,师父没想让我出人头地,便想用那道珍贵的瞒天符,遮蔽寿元缺陷,让我平凡而又快乐地渡过一生。

  “唉,这都是天数,正所谓树欲静而风不止。”师父叹了口气。

  我也跟着叹气,之前我一心想要走出靠山村,从没想过要当道士,可造化弄人,只有这样才能续命。

  给师父倒上茶,我幽幽道:“师父,我这种情况,也只能加入造玄门了吧?”

  “别无他法。”师父点点头,又说:“我们这个门派,跟别的门派不同,虽然也有仙法,但是更注重通过相术、风水、占卜和符箓等,为人改命,也称造命,有道是,命由己造,相由心生。”

  这是我第二次听到“造命”这个词,好像跟“贷命”的意义正好相反,不禁又问:“师父,邱丽那伙人是贷命师,我们是不是可以称作造命师?”

  师父笑了,爱怜地看着我,“不错,是有这个说法。小生,从现在开始努力吧,成为造命师,为人也为己。贷命师绝不是凭空出现的,等师父多找找祖师们留下的书籍,或许能发现些线索,从源头铲除他们。”

  “师父,我们有必要跟他们结成死仇吗?”我不解地问。

  贷命师差点害死我不假,但我想,天下之大,绝不会只有邱丽一名贷命师,怎么管得过来?

  私心上讲,我仅仅只想拯救自己。

  然而,师父对此的解释,又把我给惊住了,情况远比想象得更复杂。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