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9章 灵魂出窍

更新时间:2018-08-06 17:36:58 作者:闲云 字数:2130

眼前一黑,我彻底昏迷了,意识被拖入到一个无比黑暗的世界里。

  黑暗似乎很漫长,却又非常短暂,时间的概念已经不存在了。

  我飘在空中,看到了一个灰蒙蒙的世界,地上躺着另一个我,双目紧闭,气息全无,似乎已经死去了。

  这就是灵魂出窍吧?

  我想靠近地上的那个我,却好像被一层看不见的屏障给挡住了,始终保持着距离。

  师父一边呼喊着我的名字,一边吃力地将那个我抱起来,朝着道观奔跑。

  他已经七十岁了,才跑了几十步便累得大口喘气,额角渗出了豆大的汗珠。

  而死去的我,看起来感觉比他还要苍老!

  我失去了情绪,没有感动,没有伤心,只是静静地看着,飘在空中,一路跟随。

  终于,师父艰难地将我的身体抱进道观,来到香火供奉的玄女殿,将我放在高大的玄女神像下方,他用手拄着腿,喘息了好大一阵子,才缓过来。

  “小生,我养了你十八年,绝不会让你死!”

  师父低声嗫嚅,眼中噙着泪水,他打开神像下方的抽屉,取出一个方盒,打开,里面躺着一根根闪亮的银针。

  就在这时,师父皱紧眉头,好像察觉到什么,转头朝着大殿门口望去。

  我也看见了,正是那个长着牛角的怪物,它骤然现身在大厅中,手里还拿着个长长的黑色锁链。

  “妖孽,玄女大殿也敢作恶,滚出去。”

  师父愤怒地折断一根正在燃烧的香火,朝着怪物抛了过去,怪物闪身躲开,血红的眼睛却一直死死盯着我飘在空中的魂魄。

  我知道,它想用那个锁链将我绑走,从此被贷命师奴役,可我只能就这样看着,连躲避都做不到。

  师父一边抛着香火,阻止怪物靠近,一边取出银针,快速刺入我躯壳上的重要穴道。

  很快,一盒银针就用完了,我的身体看起来很像是个刺猬。

  “小生,听师父的话,回来吧!”

  师父高喊,接着,口中念出了晦涩的咒语。

  我开始飘向自己的躯体,那具躯体带来的痛苦感还在,我竟然升起一丝犹豫,现在的状态会不会更加自由。

  怪物显得很急迫,努力向空中的我靠近,师父干脆将剩下的香火全部折断,再度抛向了它。

  怪物只得躲开,而此时师父的咒语也念诵完毕,一股力量将我从空中拖拽下来,重新融入到那具躯壳之中。

  就这样,我被师父从死亡边缘拉了回来,微微张开嘴巴,吐出了一口浊气。

  耳边隐隐传来怪物不甘的咆哮声,还有师父口中不断念诵的咒语,在两种声音的交织下,我又昏迷了过去。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我躺在熟悉的小床上,窗外的阳光照射进来,洒在我身上,暖融融的,很舒服。

  回想这短短几天所经历的一切,宛如一场可怕的噩梦,直到此刻,我也无法确认自己是否真得活着。

  银针已经被取下来,我才挪动了一下身子,汗水马上就沁了出来,每个关节都在刺痛。

  吱呀!

  门开了,师父走了进来,端着一碗热汤,他靠在我身边,用汤匙一口口给我喂下。

  我一边喝汤,一边落泪,师父叹息说:“小生,别哭了,你有运气,再晚回来几分钟,师父也救不了你。”

  “师父,我对不起你。”

  “唉,不说这些。”师父摇摇头,将碗放下,又问:“跟师父说说,怎么就把寿元弄没了,还被勾魂给缠上?”

  我把整个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签署了贷命合同,还是二十年,我指了指衣兜,师父伸手进去,从里面掏出了那两张召灵符。

  “你竟然欠了冥界八年的寿元。”师父面色凝重。

  “师父,我真的只能活到三十岁?”我问。

  “是!”师父点头,又说:“我让你随身带着的不是平安符,而是祖师留下的瞒天符,它能遮蔽你的真实寿元,不被冥界所发现,让你可以平安活到九十八岁。”

  这是逆天之举,师父待我恩重如山,可我却被懒惰和贪婪的本性给辜负了,我凄然的问:“师父,这么说,我还是会死?”

  “我昨晚用拘魂咒,强行将你的魂魄带了回来,却只有一天的功效。”师父道。

  “师父,只能来世再报答你的养育之恩了。”我起身想要跪拜,可身体却虚弱地爬不起来。

  师父眼眶湿了,扶着我躺好:“唉,本来我还有一颗续命丹,可以让你再延续一个月的寿命,但是,你欠了八年,补不上,远远补不上啊!”

  “师父,你就用个法术,把我的魂魄打散吧,我不想当贷命师的奴仆。”我坚定地说,心中恨透了邱丽这伙人。

  师父半晌没接话,在思考解救我的方法,良久,他的眼睛亮了,又让我把签订贷命合同的过程说了一遍。

  “小生,尝试一下,在召灵符写上,林生赎回十年寿元。”师父说。

  “邱丽没说这个。”

  “你不问,她自然是不会说的。”

  贷命合同上还有漏洞?我错愕不已。

  师父找来毛笔和墨汁,扶着我半靠在床头,我颤抖着手,在召灵符的背后,写上“林生赎回十年寿元”,然后,就把这张符给烧了。

  符箓燃尽,彻底化为气息消散,我当下只觉得一阵巨大的眩晕感袭来,又昏了过去。

  再度醒来时,已经是下午,我感觉身体很轻松,下床走了两步,看到了桌上的镜子,里面映出的那张脸,不再苍老,又恢复到十八岁的样子。

  这一变化,让我开心无比,急忙走出屋子,远远地看见,师父正弯着腰在菜地里除草,身形显得有些佝偻。

  “师父,我好了。”

  我一边呼喊着,一边跑过去,师父回头看见我,放下手里的锄头,露出了释然的笑容。

  事实证明,师父猜测得没错,召灵符就有赎回寿元的功能,邱丽却刻意隐瞒了这一项,只有将贷命凭证传递给下一人,她才会揭开这个秘密。

  当然,如果贷命者不问,她是绝对不会说的,等召灵符用光了,就根本谈不到赎回寿元这回事。

  说到底,贷命师还是利用人性欲望的弱点,有意设下圈套。

  幸好,我没把召灵符给扔了,或者毁掉。

  “师父,还有一张召灵符,我是不是可以把贷出去的寿元,全部都收回来?”我兴奋地问。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