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7章 逃离校园

更新时间:2018-09-07 18:18:39 作者:闲云 字数:2421

邱丽的诅咒就在耳边,我将以跳楼的方式终结生命。

  我住的宿舍是二楼,理论上讲,跳下去也没事儿,最多扭伤脚踝。

  但是先前张根柱的莫名惨死,让我不敢掉以轻心,保命要紧,以后都不能在高处待着,我急忙起身往外走!

  来不及了!

  还没等我拉开宿舍门,就觉得一股巨力迎面而来,我只觉得双脚瞬间离地,身体直接飞起来,狠狠撞在了窗台上。

  腰像是撞断了一样,疼得我顾不得呼吸,还不等我反应过来,吱呀一声,身后的窗子就被打开了。

  我整个人再度被巨力拽起,扔在了窗口处,就在我转头朝下看了一眼,吓得不禁发出一声大叫。

  没道理!

  二楼的高度,如今看起来,却好似有百米高,令人一阵眩晕。

  生死关头,我没命似的用双手死死扳住窗框,咬牙坚持不让身体滑落。

  骤然,我的眼前浮现了一个怪物,通体漆黑,筋骨突出,胳膊腿很短,穿着一件紧身鳞片状的黑衣,宛如夜叉。

  那张脸,异常丑陋和恐怖,头上顶着一对惨白的牛角,青面獠牙,血红的眼睛咕噜转,闪耀着死亡的光芒。

  它的左手握着一柄漆黑的三股叉,一言不发,毫不客气地朝着我的胸口刺了下来,速度快如闪电。

  我要死了!

  我辜负了师父十八年的养育之恩!

  悲哀的念头刚闪过,我的胸口处猛然射出一道白光,三股叉瞬间被冲成了扭曲状,接着,将牛角怪物也给从冲飞了出去。

  那怪物站在门口,血红的眼珠,惊疑不定地瞪着我!

  突然,它的身影消散了,而笼罩在我身上的巨力,也一并随风而去。

  我费力地从窗台上挪下来,忍着腰疼,步伐踉跄地走向宿舍门口,那里挂着一面镜子,恰好照出我现在的样子。

  是谁?镜子里是谁?

  难道是我,可,可这是我吗?!

  灰白枯槁的头发,眼角和嘴角低垂,耳朵干枯,脸颊遍布老年斑,下巴上还冒出了短短的白胡茬!

  我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证明镜中人就是我,身上还穿着印有安平高中字样的校服,可人却已经有了年迈老者的神态!

  我的脑子乱得像一团浆糊,不,我不能等死,必须马上离开这里!

  刚才,我已经清晰地感受到,那道将怪物击退的白光,就是师父给我的平安符上发出的。

  我要回去找师父,也许,只有他才能救我。

  我拉开门走出宿舍,步履蹒跚地下楼,身体充斥着虚弱感,脚下像是踩着棉花,腰部还在发出持续不断的疼痛,不知道它是不是真的断了。

  一名低年级的同学正好上楼,看到了苟延残喘的我,蛮有爱心地搀扶着我下了楼。

  “谢谢!”

  我道了声谢,却把自己和他都吓了一跳。

  因为,耳中听到的声音很苍老,像极了八十岁以上的老人。

  我不明白,自己为何变成这幅老迈垂死的样子,当然,也来不及细想,只有尽快逃离此地,才有生存下去的机会。

  在校门口,我恰好遇到了石小玥和女同学逛街回来。

  我赶紧低下头,不想让她看到我现在的样子,可她却不知为何一眼就认出是我,惊讶地捂住了可爱的小嘴巴!

  小玥,我曾经那么喜欢你。

  想到这里,我微微一怔,衰老的何止身体和容颜,还有我热烈的青春情感。

  我没敢跟她说话,努力让脚步快起来,来到二路公交站台。

  石小玥跟同学打了声招呼,狐疑地向我走来,似乎是想要搞清楚状况。

  恰好此时,一辆二路公交车行驶过来,我直接上了车,刷卡的声音却让司机愣住了,“嘀,学生卡!”

  也许是看我老得连腰都直不起来,司机也没计较。

  一名十岁左右的男孩看到我立刻站起来,又迟疑地坐下,然后又站起来,此刻他心里一定很纠结,该不该给穿校服的白头发老爷爷让座?

  “谢谢你。”

  我还是在小男孩的座位上坐下来,因为,我的腰痛正在蔓延,我怕自己坚持不到下车就活活疼死了。

  车窗外伫立的石小玥,美丽的大眼睛愣愣看着我,一眨都不眨。

  酸楚涌上心头,我只是眼角潮湿,这衰老的眼睛连泪水都没有了。

  小玥,你一定要幸福。

  我变老了,只能走了,什么考大学,跟石小玥牵手,都成了梦幻泡影。

  永别了我的爱!

  手机响了,老眼昏花的我,看不清上面的数字,但提示音是特别设置过的,是石小玥打来的,我还是没敢接。

  之后,又一个电话打来,不敢看是谁,我直接挂断,干脆关了机。

  光明路站台,我下了车,坐在候车凳上,等着通往兴旺镇的客车。

  这时,我才朝着胸口摸去,将藏在内兜里的平安符拿了出来,上面的纹路已经越来越模糊了。

  生死一刻,平安符抵挡攻击的时候,也消耗了上面的法力,不知道它还能不能保护我。

  重新放好平安符没多久,一辆小客车开了过来,安平市通往兴旺镇,一天有五次。

  见我招手,客车停下,腰疼更严重了,我吃力地上了车,交上车费后却发现已经客满,没了座位。

  “哪里染的爷爷灰啊,还挺个性的!”一个小伙子好奇的打量我。

  贷命送的,我心里这么腹诽,但腰疼剧烈,只好用苍老的声音问道:“大哥,能不能给让个座?”

  呦!小伙子惊呆了,想竖大拇指夸我装得像,又总觉哪里不对,就那么干杵着。我只好塞了五块钱给他,这小子这才开心让座。

  客车一路向前,终于驶出了安平市,但我的心却一直还悬着,邱丽说过,无论逃到天涯海角,也会被索魂使者无情追杀。

  我不知道宿舍里见到的怪物是不是索魂使者,但已经足够让人吓破胆了。

  也许,张根柱就是被吓破胆才死去的吧!

  四个小时后,客车进入了兴旺镇,这时已经是下午五点多,我还要换车去靠山村,然后再走二里山路,才能到达青云观。

  不巧的是,要过一个小时才有去靠山村的小面包。

  更要命的是,这个时间如果没有乘客,小面包最后一班就会自动取消,或者等人数差不多才发车。

  夜色已经降临,我真的不能等了,摸摸兜里的钱,有些不情愿得打了一辆出租车,车费就要三十块钱。

  我连打开车门的力气都没有了,还是女司机斜过身子帮忙的。

  女司机三十出头,黑黑壮壮的很结实,她看了眼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我,“老爷子,你这么一把年纪,走路都颤乎,怎么还出来啊?”

  “想小孙女了,去市里看看她。”

  “呵呵,您老倒是没有重男轻女的思想。”女司机笑了,又问:“我经常跑靠山村,你姓什么啊?”

  “姓邱,我孙女叫邱丽。”我满怀恶趣味地说。

  “好像有点印象。”

  女司机点头,她这么说,就是根本不知道。事实上,靠山村也没有姓邱的人家。

  突然,我从后视镜里看见后面来了一辆红色的轿车,车牌是安平市的,开车的好像也是位女司机。

  一种不祥之感从心头升起,我连忙催促道:“师傅,全速开车,我再给你加二十块钱。”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