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5章 不可亵渎

更新时间:2018-07-23 15:23:54 作者:闲云 字数:2153

我不寒而栗,贷命?这分明就是夺命!

  齐芳老师还找出报纸给我看,让我继续受教育。

  一个整版刊登了朱老师的光辉事迹,照片上那个穿着红坎肩微笑的佝偻老太太,就是我昨晚见到的样子。

  出了办公室,我神情有些恍惚,早饭没吃,中午也没吃几口,现在居然还不饿。

  晚上,我翻来覆去睡不着,心里只有一个念头,等考上百川大学后,绝不再去接触可怕的贷命师。

  考大学等于打了包票,我也没了学习的劲头,只是象征性地看书,但饭却越吃越少。

  时间一天天过去,同学们都变得很憔悴,他们是为了高考冲刺,而我却是在担心送来高考试题的又是什么鬼。

  “林生,来游泳馆看风景吧!我请客。”

  星期六,一周没上学的张根柱来了电话,邀请我出去玩。

  游泳馆是他最喜欢的地方之一,美其名曰减肥塑身,其实是为了看到穿泳衣的美女。

  我正好无所事事,又没有学习压力,答应一声,立刻出了校门,坐上二路公交车,赶往体育馆。

  很巧,开车的司机大哥,正是那晚遇到的,他竟然也认出了我。

  “小兄弟,真谢谢你啊,那法子真好使,开夜车也不怕了。”

  司机大哥笑着指了指胸前挂着的一截柳枝,还絮絮叨叨说,要不闹鬼的话,开夜车也有好处,乘客少,干活也轻快,待遇比白天还多!

  安平高中是起点站,车上只有我一名乘客,我不见外地打听,“司机大哥,那晚,你真的看见了红坎肩的老太太坐车?”

  “那还有假,她就坐在最后一排,问也不说话。关键是,我不知道她什么时候上来的,当时我就跟掉进冰窖里一样,一两天才缓过劲来,不是见鬼是什么!”

  回忆起那天的事情,司机大哥依然心有余悸。

  俗话说,没有无缘无故的恨。

  听师父说,正常人也不会无缘无故见鬼,除了高人还有两种情况,一是身体极度虚弱,或者,跟鬼之间有恩怨。

  我觉得,这位司机即便随身带着雄黄水泡的柳枝,也未必能彻底解决问题。

  “那老太太是我们学校退休的老教师,捐资助学模范,不幸出了车祸。”我提醒道。

  “好人更不该出来吓唬人了是吧!”司机大哥还是没听明白。

  “你回去好好想想,有没有跟她有过矛盾,最好去拜祭一下她。”

  司机大哥不禁抖了一下,“你的意思是,她还会坐我的车?”

  “我不知道!”

  陆续有乘客上来,司机大哥没再说这个话题,体育馆到了,我溜溜达达下了车,司机大哥突然刹住公交车,跟着也下来了。

  他的神情有点紧张,叫住我小声问:“小兄弟,我想起来一件事。我家吧,条件很一般,为了省点钱,找关系冒充困难户,孩子上学领过资助。你说,会不会花的就是那老太太捐的钱?”

  “不好说,但有些便宜是不能占的,还回去也心安理得。”

  “对,对,平生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司机大哥不住点头,重新回到公交车上。

  进入体育馆,张根柱正在大厅里等着我。

  他穿了一套崭新的浅蓝色西装,还系着一条红领带,看起来很成熟,也很阳光。

  有钱人的生活羡慕不来,张根柱考了好成绩,父母应该又给了他不少奖励,包括零花钱。否则怎么会请我来这么贵的地方游泳,一次要三十块钱呢!

  “林生,今天就痛快玩,一切费用我报销。”张根柱笑道。

  “哼,你倒是大方,我可是给了你十年寿命!”我点拨道。

  “先不说这个,扫兴。”

  张根柱明白我的意思,笑呵呵地到前台买了两张泳票,还捎带给我买了条高级泳裤,外加两瓶八块钱的运动饮料。

  我对此很满意,这小子花钱倒是从不小气。

  我俩勾肩搭背进入更衣室,换上泳裤后,放松地坐在了泳池边的靠椅上。

  游泳不重要,关键是看景,目测泳池里至少有十条美人鱼,两个穿着三点式泳衣的正在仰泳,而刚上来的那位美女,穿的则是露背的那种。

  看见张根柱一眨不眨的眼神,美女傲然地走过去,飘来一句话,“毛都没长齐,也学得这么不老实。”

  我忍不住大笑,张根柱却一脸得意:“装什么成熟,老子已经有女人了!”

  “谁啊?”我惊讶地问。

  到了我们这个年纪,都有搞对象的想法,但最多就是拉拉手,不敢跨过这个限度,听起来,他像是经验丰富。

  “嘿嘿,丽姐啊,陪了我三个晚上!”张根柱得意地竖起三根手指头。

  “丽姐?!她不是对你没那个意思吗?”

  我几乎惊爆眼球,虽然之前怀疑过他们的关系,但自从见过邱丽,并且知道她贷命师的身份后,我就认定张根柱不过是她的客户之一,仅此而已。

  “由不得她,我用了一张召灵符,写上她的名字,真好使,她当晚就来了。”张根柱还有些后悔,“我就该写七天,十天,天数写少了。”

  我惊出一身冷汗,不是因为召灵符的神奇效果,而是贷命合同上写得很清楚,使用召灵符亵渎贷命师,必死!

  “柱子,你胆子也太大了,这是违约行为,不要命了啊!”

  “吓唬人,我还不是活得挺好。”张根柱不以为然,仰脖喝饮料。

  确实没看出他有什么不同,精神抖擞,意气风发。

  反倒是我,总觉得身体有些发虚,原来五十米泳池能游几个来回,现在看,能浮起来就不错了。

  “柱子,你也见到鬼了吧?”我问,既然都贷了命,又是好朋友,交流一下应该没问题。

  “什么鬼?”张根柱一脸疑惑。

  “就是那个穿红坎肩的老太太。”

  “听不懂!”

  我把那晚的事情简单说了下,张根柱很惊讶,随后说出的话,气得我差点就想打电话过去骂邱丽一顿。

  张根柱说,上次月考,他用了那张体验符,是白天。半个小时后,来了个快递员,送来个文件袋,里面装的就是附带答案的整套试卷。

  有点邪门的是,只过了一天,试卷上的字就模糊了,最后变成了白纸。

  我断定,邱丽就是对张根柱有感情,这明显是区别对待,他考题快递上门,一切在阳光下进行,而我却要见鬼!

  “林生,说正事儿,找到下家了吗?”张根柱认真地问。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