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章 神秘丽姐

更新时间:2018-07-23 15:21:04 作者:闲云 字数:2443

接下来一次月考,我在班级排名二十九,比上次提高了五名,已经很不容易了,这可是我发愤图强的成果。

  然而,凭空却杀出一匹肥硕油腻的黑马,张根柱考了全班第三!

  距离第二名石小玥,成绩只差了一分!

  整个班级和学校都轰动了,老师和同学们无论如何也想不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学渣如何能迅速变成学霸?

  为此学校还特意调查了张根柱,但他坚持说是通过刻苦学习得来的成绩,还说自己因此都熬成了熊猫眼。

  浪子回头金不换?

  扯淡!

  我和张根柱的关系很铁,非常了解他什么德行,一看书就哈欠连天,旷课逃学无所不为。

  他能上重点高中,是家里使了钱的。

  所以,我认定他一定是用了什么隐蔽的抄袭手段,而这恰恰也是我急需的!

  只要能考上百川大学,跟石小玥在一起,我也可以冒险。

  在宿舍后面的小树林里,我找到了张根柱,他正躲在这里偷着抽烟,吞云吐雾,一脸陶醉。

  向他要了支烟点上,我推了他一把,笑嘻嘻地问道:“柱子,这里没别人,分享下,怎么抄成第三的?”

  “我没抄!”张根柱梗着脖子犟嘴,还指了指他的黑眼圈。

  “别蒙我了,你这是熬夜看片累的!”

  我毫不客气地直接点破,张根柱见状挠着脑袋嘿嘿笑,等于是默认了。

  他不住校,不必遵守学校十点熄灯的规矩,他家里我去过,也曾一起躲在小屋里,看过那种令人气血上涌的电影。

  “我爸说了,要是考不上大学就必须去工地干活,还得从底层做起,你看我像是搬砖的人吗?”

  “所以你就开始研究怎么抄?不简单,连老师都没查出来,快教教我。”

  我扔掉张根柱叼在嘴里的烟头,殷勤地又要了根新的帮他点上,还陪着笑脸捶肩。

  “抄抄抄!你猪脑子,坐我前面的小眼镜考了十五名,后面的活词典十一名,左右离得远,也都是几十名的烂成绩,我还能抄个第三出来?”

  张根柱鄙夷地朝我的脸上喷了个烟圈,却把我给喷清醒了。

  是啊,除非他抄第一名或者第二名的卷子,但他没有优异的作弊环境。

  “你的眼睛有透视功能啦?”

  “切,我熬夜看片眼都快瞎了,还透视。”

  “要不就灵魂出窍,飘到小玥那里偷看答案。”

  噗!张根柱被我逗笑了,“我这脑子,照着写还没全写对呢!哦,我灵魂出去了,死的那会儿,你帮我填的卷子?”

  “好哥们儿,看在假期你一犯错,我就把你收留在青云观的份上,告诉我吧。”

  在我软硬兼施下,张根柱的心理防线终于崩塌了,承认考试作弊,却不是打小抄,而是得到了高人帮助,提前知道了考题!

  “你贿赂老师?”

  我差点惊掉下巴但也很失望,月考成绩好没用,关键是高考,学校老师是不可能知道高考试题的。

  “跟老师没关系,而且高考的试题我也一样能提前知道,很遗憾,不能分享给你。你要是真感兴趣,我可以介绍你去见那位高人,但他是有条件的。”张根柱认真道。

  “什么条件?钱吗?”

  我下意识摸摸裤兜,底气也不足了,靠着道观微薄香火读书的人,提钱必须不自信。

  “不能说。不过不是钱,每个人都有,去就知道了。”

  “那就好办,给我介绍下。”

  张根柱拿出手机,拨了个电话,点头哈腰地称呼丽姐,简单介绍了我的情况,很快就挂了。

  “丽姐答应了。”

  “丽姐是谁?”

  “你认识的,那天看电影一块坐午夜公交的那位。”张根柱这次没隐瞒。

  竟然是那位短裙美女,我带着点艳羡地问:“你不会真跟她那个……”

  “唉,倒是想啊。不过什么都没有,就是一起喝了杯茶。”张根柱连连摆手,又补充了一句,“不过她可真迷人,想起来晚上就睡不着。”

  “嘿嘿,你这口味还真特别。”我笑着调侃。

  “林生,别再问了。丽姐身份不凡,你拿着这张名片,今晚十二点,在学校南面的八路车公交站台等着,会有车接你去见她。记住,必须一个人。”

  土黄色的名片,很土气,没有联系方式和地址,只是中间有个不认识的大字,暗红色。

  大字的周围密布着细细的纹路,看起来很像是符文,凑近还隐隐传来一股腥气,不禁让人怀疑这个字是用鲜血写成的。

  我记起那女人的烈焰红唇,以及她在公交车上说的话,似乎带着股邪性,是个不好惹的。

  但是一想到我跟石小玥的未来,我还是下定决心,必须去见见这位张根柱心目中的女神。

  晚上十一点半,我悄悄溜出宿舍,先到水房里洗了脸,喷了点廉价香水,这才从围墙的那个豁口,来到了马路上。

  昏黄的路灯下,我沿着马路向南走了二十分钟才找到八路公交站台,坐在候车凳上,点起一支烟。

  在这座小县城里,晚上只有二路公交环线,而且不会在这里停。这个时间点,出租车都很少见,街道上格外安静,只有树丛里蚊子的嗡嗡声。

  我不断看着手机上的时间,当屏幕数字蹦到四个零的时候,一辆半旧的小面包踩着点开了过来,土黄色,没有车牌。

  小面包停在我的跟前,车窗落下,露出一张男人的脸,看起来四十多岁,脸上都是肉疙瘩,额头上爬着一道狰狞的刀疤。

  八岁以下的孩子都能被这模样吓哭,十八岁的我看到也是心里咯噔一下。

  “出示信物,才可以上车。”刀疤男面无表情地瓮声道。

  我扔了烟头,递过去那张名片,他扫了眼,直接给收了,向后伸胳膊打开了车门。

  “上来吧!”

  车内很旧,座椅布泛黄,我迷信地坐在中间那一排。

  刀疤男关上车门后,立刻发动了车子,车窗玻璃脏得看不清外面的景象,车内倒是亮着一盏很暗的小灯。

  我摸了摸胸口,那里有师父亲手绘制的平安符,说是可以百邪不侵,逢凶化吉。

  非常奇怪的是,车子前方的景物竟然渐渐变得模糊不清,好像蒙上了一层雾气。

  车速并不快,而且异常平稳,没有丝毫颠簸,让人有种飘在空中的错觉。

  十分钟后,车子停下,刀疤男让我下车,指指不远处道:“那里就有你要找的人,我在这里等你。”

  路上我心里还很忐忑,现在反而安稳了。

  这是栋灯火通明的二层小楼,古色古香,楼前的牌匾写着“清风茶楼”四个字,隐约还能看见楼上喝茶的客人。

  只是这个茶楼的位置很偏僻,周围只有一些破落的民宅,不知道什么样的贵客才会来这里。

  我正走向茶楼,一个红色的身影从里面迎了出来,正是张根柱口中的丽姐,依旧是火辣妖娆的打扮,她站在门口,笑着朝我招手。

  “林生,真有缘分啊!”

  “丽姐!给您添麻烦了。”

  “不用客气,各取所需。”

  丽姐带着我进入茶楼,来到二楼的一个房间里,那里有张宽大的漆红色办公桌,上面放着个半米高,长着牛角的怪兽铜制摆件。

  这东西看起来眼熟,我一时间没想起来在哪里见过,心里隐隐有不安升起。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