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三观受到猛烈冲击

更新时间:2018-10-11 17:51:51 作者:风过无恒 字数:2049

我不知道20多年前,卓先生与那位是如何办理结婚证的。如今,我和他在排队。

  距中午12点还有20分钟,民政局窗口处有两列排队的人。

  一列很长,一列很短,我想也不想排在很长那列队伍后面。

  这不怪我,排在这一列的人说说笑笑,喜笑颜开,而另一列稍短的队伍,却是沉默着,说话的人很少。

  “乖乖等我。”卓先生揉了下我的脑袋,朝队伍最前方走去。

  片刻后,他走回来,沉默的拉我去了另一队稍短的队伍。

  “怎么了?”我双手勾在他的脖子上,踮着脚,呼吸喷在他的唇上。

  “那一列是离婚的,这列才是结婚。”他低声道。

  我……

  我承认,这一刻,我的三观受到猛烈冲击。

  这年头,为嘛结婚的人一点喜色也无,反而是离婚的人,一个比一个开心?那一对对即将分道扬镳的人,聊得如同多年知己好友。

  我想起钱钟书的《围城》:“城外的人想进去,城内的人想出来。”

  可看这里的情形,我只感觉城内的人想出去,可没感觉城外的人多想进去,当然,除了我和卓先生。

  “你说这是为什么?”我小声问。

  “一边是爬出坟墓,一边是走进坟墓,当然是爬出坟墓的人更开心。”卓先生说。

  “那我们呢?”我佯装不开心,居然把婚姻比喻成坟墓,该打。

  “我们不同,无论地狱还是天堂,有你足矣。”他说着,在我额上落下一吻。

  我喜欢他的吻。

  落在额头上时,我感受到的是满满的宠溺纵容;落在唇角时,我感受到的是怜爱与珍惜;而当他激吻时,则是疯狂的占有。

  我双手环在他的腰间,余光中,许多人看我们。

  才懒得管他们,微微诧异也好,对老夫少妻的鄙视也罢,在我心里,我这是秀恩爱,是虐狗。

  再说,人的一生,若活在不相干人的目光中,多累。

  “这里没提前打招呼?”之前两个地方都是VIP待遇,到这里就乖乖排队。

  他摇头:“这个流程应你我乖乖走完,做尘世间的普通夫妇。”

  “好。”我心头依旧甜蜜。

  这男人,究竟是什么时候get到说甜言蜜的能力的,我还记得当初我们刚在一起的时候,我不赴他约,他就警告我:“姜珂,从本质上讲,我是商人。”

  如果换做现在,我若不赴他约,说不定他会专门开车送我去赴其他约。

  从这个程度上说,我把他吃得死死的。

  我环住他的腰,脑袋靠他胸膛,有点小得意。

  我听见他胸膛发出的闷笑,愉悦的。

  民政局工作人员办事超快,十多分钟后轮到我们,飞快填表,拍照,再拿到我梦寐以求的红本本,不过几分钟事。

  “卓先生,卓夫人,恭喜你们。”当工作人员把红本本递给我们时,说了这么句。

  这是第一次有人叫我卓夫人,巨大的喜悦从心间蔓延开来,我笑得……必定连眼睛都看不见了。

  他揉我脑袋:“开心成这样?”

  “是啊!”我看着他笑,唇角高高上扬,“你不开心吗?”

  “我当然也开心。”他将我揉至怀里,“早知道就早点带你来了!”

  “对啊,都怪你!害得我等了这么久,生怕你另结新欢!”我拉着他,喜滋滋往停车场走去。

  “充满危机感,害怕对方另结新欢的不应该是我吗?”卓先生笑问。

  “你不懂。”我一句话敷衍他,才不要告诉他,他其实有魅力的很,若真甩出个征婚启事,应征的女人能排一个营。

  再上车后,我就不看他了,就盯着我们的红本本,似要把红本本上每一个字刻入大脑。

  还有那张照片,照片上的我笑得可真夸张啊!

  仿佛得到全世界的珍宝。

  “把上面的字再读一次给我听听……”卓先生说。

  于是,我一字一句读给他。

  一次不够,再读一次,再读一次……

  明明每个字都已镌刻在脑海,可就是忍不住,短短一段话,清晰明了的意思,读出来给人一种口齿生香的感觉。

  .

  回家的路不再赶时间,卓先生唇角噙着笑,将车停在车库,拉着我走进小别墅。

  别墅里钟点工都知道我们今天做啥去了,这会儿一排站在客厅,见我们进门,起身躬身,呈30度角。

  “先生,太太,你们回来了!”

  太太……

  这是除卓夫人外,我收获的第二个称呼,我笑得合不拢嘴。

  这群人真是太有眼色了!

  若是古代,若我是主子,必定大喊一声“赏”,倒是卓先生,他喜笑颜开:“难得有喜事,待会儿给你们发红包,一起高兴下。”

  “谢谢先生!”众人再答。

  “先生,太太,午饭已经做好了,现在用吗?”负责做饭的阿姨请示。

  “稍等一下,我上去放个东西。”我扬扬手上红本本,蹬蹬蹬上楼去了。

  卓先生跟在我后面。

  我郑重把红本本放进保险柜,这是我最珍贵的东西。

  然后,卓先生吻了上来。

  我不知道他这个吻忍了多久,灼热的气息,一瞬将我包裹。

  他的力气大,手上稍稍带劲,我和他就跌到床上。

  我在下,他在上。

  他的眸中是幽蓝的火焰,几分克制,更多的是迷乱。

  “这是我们第一次婚内做。”他吻我唇,明明很急,却又小心翼翼。

  “别急别急!”我脑子里有比不纯洁事更重要的事,居然从他身体下面逃出来,喜滋滋打开装在袋子里的首饰盒。

  很自觉自己给自己戴上,再把他那枚拿出来,走到床边套他无名指上。

  “别人都是婚礼才戴。”他笑。

  “不要在意那种细节,我们是有本本的人!”我把两只戴婚戒的手放一起。

  璀璨的钻石,闪亮的铂金,纤细的手指,骨节分明的大手,我怎么看怎么喜欢。

  我这个肉食动物,这一刻觉得精神恋爱也很重要,仿佛就这样看着就很满足。

  “真好看!真配!以后不许取下了!洗澡睡觉都不许取下。”我抬头,看见他笑意盈盈的脸,眸中除了宠溺,再没其他。

  这是……欲.望褪去,恢复理智?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