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总是惹我哭

更新时间:2018-10-11 17:50:49 作者:风过无恒 字数:2117

做老板秘书兼情人,不,是未婚妻,有一个天大的好处。

  老板不上班的时候,我也可以不上班,还可以假装和老板出差去了。

  从小镇回来的第二天。

  上午,卓先生将转户口余下的事交给宋秘书,宋秘书是他生活秘书,处理这些事情游刃有余。

  而我,则陪他出去……

  逛店。

  一共只有两个店,第一个店是金店。

  “我们到这里来做什么?”我明知故问。

  “买结婚戒指。”他握我的手,十指相扣,跨步走进店内。

  璀璨的光将柜台里黄金铂金钻石照耀得光彩夺目。

  “我已经有一个戒指了。”我晃了晃手,前几天才戴上去的,还没戴热乎。

  “哪能一样?”他侧头,笑道,“那是求婚戒指,今日是结婚戒指。”

  “会不会太浪费?”我这个虚伪的人,明明想要得不得了,偏偏还要做出勤俭持家的模样。

  他愣了一下,带着我转了个圈,果断道:“那就不要了!”

  “哎哎哎!”我急了,一只手拖着他不够,另一只手也加进来,环抱着他的胳膊,两条腿死活迈不动。

  他扬眉看我。

  我们旁边是职业装的金店销售人员,笑容可掬,微微躬身。

  “既然……已经走到这里,就看看呗!”我觉得可丢脸了。

  可若就这样离开,又不甘心,“再说,我还没给你买结婚戒指,没道理就我套住,你不套住。”

  他一下就笑了,目光朝旁边销售人员看去。

  销售人员亦笑,做了个“请”的手势:“卓先生,姜小姐,这边请——”

  我囧囧,心里疑惑极了:这位怎么知道我姓姜?还有,卓先生有这么出名吗?

  我朝卓先生看,卓先生只笑,假装不知道我在看他。

  撇嘴,跟着他们走进贵宾室。

  “姜小姐喜欢什么款?”销售人员笑问。

  “都拿出来看看?”我本想说要钻石大的,想到刚拖卓先生留下用的理由,忙道,“今天的重点是给他选。”

  “我明白了,那就是对戒!”销售人员不等我确定,一句“两位请稍等”,转身离开。

  “她怎么知道我姓姜?”我贴着卓先生,小声问,“还知道你姓卓?你经常光顾这里吗?”我可没收到许多这家店的饰品。

  “你手上那枚是这里的。”卓先生朝我左手中指看去。

  这个理由,我不接受!

  卓先生不是那么大嘴巴的人,不至于买个戒指还给销售人员巴拉他女票的姓氏。

  我刚要反驳,只见销售人员已端着两个黑丝绒托盘进来,每个托盘上都放着七八对对戒。

  女款清一色铂金钻石,钻石被几个小爪子托起,有的周围一圈碎钻,众星拱月的样子,男款相对简单,铂金的指环,有的镶嵌着钻石,有的没有。

  “看看有没有你喜欢的。”卓先生问。

  我眼睛扫过一圈,一眼选中钻石最大那个!

  捂脸,就是这样俗。

  “试试?”卓先生开口相邀。

  不知是不是错觉,我觉得卓先生和销售人员一瞬笑容更甚。

  销售人员笑容灿烂我特能理解,毕竟我选的是最大最贵的,可卓先生这么开心做什么?

  没发现这一枚除了钻石大,根本谈不上其他设计之美吗?

  这简直是在嘲讽我审美有待提高。

  不过作为俗人,我决定——

  忍了!

  纤细的手指,硕大的钻石,戒圈诡异的和我手指一模一样大,无比贴合,仿若订制。

  “很好看。”卓先生微笑着。

  “真的吗?”我取下戒指,再换了其他几枚,其他的戒圈基本比我手指大一圈,钻石怎么看都没有刚刚那枚闪亮。

  “姜小姐,我觉得还是第一枚和您最配,那颗钻石不光大,等级还特高,全城找不到第二颗与之相配。”销售小姐说。

  我心动不已,随意问了下价,价格高达六位数。

  “太贵了!”“就那枚吧!”

  我和卓先生同时开口,我恋恋不舍,他爽快笃定。

  我看他,他指着墙上广告。

  广告上写:钻石恒久远,一颗永流传。

  “营销手段而已,我就是做这个的。”刚进公司的时候,我最初就在策划部。

  关于婚戒,我虽想要个钻石大的闪的,可心里预期也就是5、6万的样子,现在的价格是翻了一倍。

  “没关系。”卓先生笑,“钱在银行也就是个数字,这枚戒指你戴着很好看。”

  我想起亦舒的《喜宝》。

  那个女子最终嫁给现实,她指间有一枚硕大无比的钻石戒指,因为太重,经常歪向一边。

  富足,寂寞。

  “在想什么?”卓先生问。

  “《喜宝》。”我说了两个字。

  像他这样的大商人,即便是儒商,应该也不会看小言情。

  然,他居然看过——

  他一手托住我的后脑勺,微微倾身,在我额上落下一吻。

  “你和她不同,你我真心相爱。”他说,然后催促,“现在轮到你给我选了。”

  男士的婚戒都很简单。

  我抓着他的手,一枚枚戒指试。

  我很纠结,就卓先生的气质,不适合上面镶钻石的,哪怕再简洁。

  可,他刚给我买了个超大钻石的戒指,我若给他选个素白金的,会不会显得太小气?

  我最终选出两枚,一枚有钻的,一枚没钻的,一会儿给他试试有钻的,一会儿给他试试没钻的。

  他一点不急,只好整以暇看着我纠着眉头,犹豫不决。

  “你喜欢哪个?”最终,我抬头,将决定权交给他。

  “你呢?”他问。

  “我觉得你戴这个好看点。”我拿起那枚超简单的白金戒指。

  “那就这个了!”他半点犹豫也无,接过戒指,递给销售人员,“替我们装起来!”

  “是。”销售人员亦笑,“姜小姐和卓先生眼光果然出奇一致。”

  我一下抓住重点:“怎么说?”

  销售人员重新把两枚戒指放在一起,摆在我面前:“这两枚本来就是一对,卓先生许久以前就已定下,戒圈也按照两位手指大小改过,戒指内侧还有你们的姓氏。他怕您不喜欢,便带您再来挑一次。”

  我心下一颤,忙拿起戒指,朝内侧看去。

  只见女士戒指内侧有极小一行“Z&J”,男士戒指内侧是“J&Z”。

  我鼻子一酸,眼睛不争气的湿了。

  一拳头捶在卓先生肩上,再扑到他怀里,下巴放他肩上。

  这个讨厌的男人,总是惹我哭……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